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本期观察:农业合作 义利兼收

本期观察:农业合作 义利兼收

|观察|

 

解决吃饭问题:“一带一路”中的农业合作


文I  许成之


“农业”这个词不是个性感词汇。农产品也不是普通消费者所关注的产品。但是,农业这个产业对我们极其重要。其重要性如同空气:你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是缺乏时可能带来严峻的问题。试想,今天的国人,有多少人关注到世界上还有数个国家正在闹饥荒?又有哪位年轻人有过饥荒的体验?

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我们成功的农业发展。作为一个传统农业大国,我们有着朴素的“民以食为天”传统理念。

对于“一带一路”合作而言,“民以食为天”恰恰是大多数国家农业发展的首要考量。中亚、南亚、东南亚、非洲、中东欧等是目前“一带一路”合作对象国集中的地区。这些地区的国家农业往往并不发达,有些甚至依然面对贫困和饥饿的挑战,粮食安全仍然是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有些国家,在农田水利、农业生产技术等方面,迫切需要获得帮助和发展。

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中国在农业发展上成功克服了自身面临的挑战,解决了美国学者莱斯特·布朗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来的《谁来养活中国》的问题。我们不但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还在农业发展上获得了巨大的进步。用专业的语言来说,我们“在杂交水稻、特色小作物、热带作物、设施农业、中小型农机装备、农兽药生产、水产养殖及动植物疫病防控、饲料生产、土壤改良等领域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农业技术和产业体系”(见本期文章《农业国际合作:“一带一路”建设新亮点》)。

这一优势带给一些合作伙伴实实在在的帮助。譬如,在与柬埔寨的合作中 – 根据中粮集团董事长赵双连的说法 – “经过中方农业科技指导,柬埔寨稻谷总产、单产极大提高、加工产能增加,同时带了烘干、仓储、物流设施系统的建设,切实为柬埔寨稻米行业从业者带来了福祉。”还比如,中方企业在吉尔吉斯坦投资开发“亚洲之星”农业产业合作区,将中国科研机构研发的玉米品种育种成功,并推广给当地农民大范围种植。中国的高产玉米品牌让当地农户大受裨益:以前在最好的年景,每公顷也只能生产4吨左右,如今每公顷能产十几吨。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内消费市场也在蓬勃发展,对农产品的需求也在快速不断增加。这一需求为很多农业生产国提供了良机。根据俄罗斯海关数据,2016年前9个月,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食品比上年同期增长22%。同时,2016年中国也成为俄罗斯食品的最大进口国。在面临欧洲和美国经济制裁的情况下,俄罗斯对华农产品出口的大幅增长有效缓解了部分经济压力。

中亚国家也在抓住机会,努力增加对华农产品的出口。譬如,世界第六大粮食出口国哈萨克斯坦在2010年首次开始向中国出口小麦。随着“一带一路”中欧班列的建设和发展,更多的哈萨克斯坦小麦更加便利地出口到中国。同时,哈萨克斯坦也很快会向中国市场销售蜂蜜、羊肉等农产品。

对于非洲而言,农业合作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非洲70%人口是农业人口,农业对非洲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贡献率高达30%。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在2017年的今天,尼日利亚、南苏丹、索马里等国家都面临粮食不足的挑战,甚至饥荒的威胁。

一位非洲学者说,作为一个传统农业国家,中国用全世界9%的耕地和6%的淡水资源,却成功养育了20%的世界人口。这一农业发展模式值得整个非洲大陆效仿。

因此,“一带一路”农业合作可以说是超越了经济发展的话题。对于一些国家来说,这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大战略,是吃饱肚子的现实问题。




VOICES 1

新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图景正在形成。它包括中国的新丝绸之路、亚洲与欧洲之间北极航线使用的增多以及太空飞船发射降落场的发展。与此同时,全球供应链、历史悠久的贸易协议和军事联盟被重新评估。对于新图景最关键的是,美国不再重视跨大西洋联盟体系和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承诺。


——斯科特·B·麦克唐纳  美国史密斯研究与评级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6月8日,斯科特·B·麦克唐纳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美国缩减的地缘政治影响力》。

麦克唐纳断定,特朗普5月份对欧洲和中东的出访,反映了美国正在回到一战后的不接触思维——远离欧洲的毁灭性冲突、革命起义和经济麻烦,转向商业并与世界保持一定距离。伟大的跨大西洋政策协调试验所鼓励的西方统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将回到民族国家的实力与利益。

麦克唐纳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观点反映了欧洲与美国关系恶化的实质。默克尔在“困难的”七国集团峰会后承认,地缘政治图景正在发生变化。她说:“德国可以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我在过去这几天里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们欧洲人真的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麦克唐纳的核心观点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今已经成为在全世界展开的游戏。这对全球经济和市场具有双重意义。首先,全球政治体系正在变得多极化,在历史上,这往往意味着更加不稳定。美国支持的减少、俄罗斯在东方更积极地行动、中国在东欧新建立的存在和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使欧洲成为地缘政治热点区域。欧洲还面临内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的问题。

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旨在把中国与欧洲和印度次大陆及东非联系起来。如果成功的话,中国将把欧亚大陆变成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当然也会变成跨大西洋经济圈的对手。

第二个因素是,政治让经济决策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这是因为,必须与更多复杂的外部变量和内部分歧作斗争,这些分歧反映了政治制度无能的一面,即难以应对技术带来的破坏性影响和国民经济赢家和输家之间更鲜明的对立。

经济决策受政治的干扰在美国比在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明显。北京、布鲁塞尔、柏林、巴黎、伦敦和东京的领导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真正的风险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向赤裸裸的强权政治倒退,这样的倒退曾导致了两场世界大战。

 

 VOICES 2

全球范围对中国丝绸之路的反应和初步的研究结果,倾向于要么注重其地缘政治影响——“游戏玩家”,要么注重其可能带来发展方面的结果,亦称“交易者”。

——肯尼思·拉波扎  美国《福布斯》杂志特约记者


5月16日该杂志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中国的丝绸之路项目显示,俄罗斯需要中国大大超过需要美国》,文章引用了亚历山大·库利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2016年10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的这个结论。

文章说,游戏玩家推测,丝绸之路的影响使中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得到加强,并提升了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尤其是在依赖它进行融资和贸易的地区作用。

另一方面,交易者则充分意识到欧亚大陆国家的落后状况,视之为一个新兴市场。属于前苏联的穆斯林国家在基础设施方面严重落后,但拥有未开发的资源。

拉波扎写道,“一带一路”倡议,亦称新丝绸之路,并没有穿越俄罗斯国土,但的确抵达莫斯科,因为丝绸之路的很大部分都在曾经飘扬苏联国旗的土地上迤逦通过。俄罗斯可以从丝绸之路上获得的利益超过美国,即使不是由于地理位置,也是由于美国不愿意支持亚投行。

欧洲绝非中国扩张计划的粉丝。5月15日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欧盟成员国拒绝参与中国的丝绸之路计划,因为它不包括对透明度、国际劳工和环境安全标准的承诺。

不过,美国公司不会错过赚钱的机会。它们在全球基础设施开发方面有着悠久而成功的业绩,并准备参与“一带一路”项目。


VOICES 3

目前,中国和日本正在对“一带一路”沿线的港口使用权展开直接竞争,包括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以及缅甸的迪拉瓦港。

 ——米娜·波尔曼


米娜·波尔曼,6月14日在外交学者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日本是否会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波尔曼注意到,6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一个有关亚洲未来的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说,日本准备在特定条件下与“一带一路”倡议合作。

日本当然更倾向于基于美国传统地位的地区秩序,所以对“一带一路”倡议心存戒备。波尔曼说:“当前,日本的处境非常微妙。一方面,日本担心中国的经济霸权;另一方面,在美国承诺开始动摇的情况下,日本需要改善对华关系。”

 

VOICES 4

很多征兆都预示着世界正在走进一个全新的混乱空间。全球政治格局处于分裂阶段,欧亚核心地带周围的边缘地带的地缘政治态势持续紧张。实际上,谁掌控边缘地带,谁就掌控了世界全局。


 ——西班牙《起义报》


西班牙《起义报》6月10日刊登一篇无署名文章,题为《危机、战争和21世纪的地缘政治》。

文章说,资本主义在形式上是民族性的,但在内容上却是世界性的。社会冲突已经冲破边境,资本的全球化也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当前局势急需从地缘政治角度展开分析。

普通人可以不关心地缘政治,但地缘政治却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只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衰落的资本主义。在当前的历史趋势之下,依然怀有建设资本主义的妄想似乎并不明智。

 

VOICES 5

“一带一路”计划,是中国一次在半个地球范围内对其经济影响力的巨大施展,是中国人对数十个国家产生影响力的一个积极平台。


 ——彼得·哈尔彻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国际版编辑


5月16日,彼得·哈尔彻在该报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世界领导权已经从美国转移到中国了吗?》,这样表示。

文章写道,中国领导人宣称,“一带一路”这个宏伟的、富有远见卓识的基础设施概念是一项“世纪工程”。

这项计划包括一条跨越陆地的“带”和一条跨越海洋的“路”。在陆地上,北京的目标是通过中亚将中国的内陆地区与欧洲联系起来,这条路线被称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在海上,北京计划建设一条“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过一个港口和铁路体系将中国的华南地区与东南亚联系起来。最终投资规模估计在1万亿美元到4万亿美元不等。如果实现,这可能是自罗马帝国以来最大的国际基础设施项目。

哈尔彻坚信,越来越清楚的是,中国拥有一个制定规则的历史性机遇,而且不仅仅是制定贸易规则,而是大得多的范畴。突然之间,全球领导者成为一个可供竞争的机会。中国正试图抓住这一机遇,尚不清楚其能否取得成功。但中国的民族主义过于狭隘,世界更有可能会经历一个没有一位明确的领导者阶段,而不是进入一个由中国充当领导者的时代。




 

封面文章 Cover Stories

农业合作义利兼收

《农业国际合作可义利兼收》

文 | 刘志颐

《愿景与行动》提出,着重加强农业政策、投资、贸易、科技和民间交流等方面的合作,统筹推进“外经、外贸、外事”协同发展,

为加强“一带一路”农业国际合作指明了方向

《从农业开始展开广泛合作》

文 | 苏更·拉哈尔佐(H.E. Mr. Soegeng Rahardjo)/印尼驻华大使

《农业是中吉合作的优先领域》

文 | 阿扎马特·乌谢诺夫(Господин Азамат Усенов)/吉尔吉斯驻华大使

《伙伴 创新 减少农村贫困》

文 | 马文森(Dr Vincent Martin)/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

《“国际粮商”的利益共同体实践》

——专访中粮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赵双连

文 | 周洋

《在塔吉克斯坦建构棉花产业链》

——专访新疆利华棉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齐海

文 | 周洋

《聚龙集团:用产业打造事业共同体》

文 | 周洋

《“传帮带”示范成果》

文 | 陈华林


环球观察 Global View

《失灵与衰败:当代西方民主的新特点》

——专访新疆利华棉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齐海

文 | 宋鲁郑

《全球背景下的俄中关系》

文 |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Timofei Bordachev)


国别 Country

《“一带一路”: 白中合作新纽带》

文 | 鲁德·基里尔·瓦连其诺维奇(Господин Рудый Кирилл Валентинович)/白俄罗斯驻华大使

《亚美尼亚:为外资提供法律及政策保障》

文 | 亚美尼亚共和国经济发展与投资部


区域 Region

《四川企业如何走好“一带一路”》

文 | 石建昌


产业·金融 Industy and Finance

《让“债券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文 | 张楠  林勇明

《中伊产能合作新机遇》

文 | 方正  周睿杰


PPP 观察 Observation of PPP

《轨道交通PPP项目典型机制设计》

文 | 肖靓  牛嘉

《PPP“蛋糕”巨大 民企需苦练内功》

文 | 吴亚平


丝路数据 Belts and Roads in Numbers

《海上丝路指数(5月)》

文 | 宁波航运交易所



|CONTENTS|


Cover Stories

Agricultural Cooperation Justice Meets Interests

“Interests Meet Justice in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on”

by Liu Zhiyi

“Agriculture, A Starting Point for Enhanced Cooperation”

by H.E. Mr. Soegeng Rahardjo

“Agriculture: the Priority in Kyrgyzstan-China Cooperation”

by H.E. Mr. Azamat Usenov

“FAO and China, Fruitful Past and Prosperous Future”

by Dr Vincent Martin

“An "International Grain Trader's" Pursuit of Community of Shared Interests”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Zhao Shuanglian, Chairman and Party Secretary of COFCO

by Zhou Yang

“Establishing Cotton Industry Chain in Tajikistan”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Chairman Zhang Qihai of XinjiangLihua Cotton Industry Co. Ltd

by Zhou Yang

“Julong Group: Agricultural Investment Leads to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by Zhou Yang

“Model of "Teach, Help and Guide" Practice”

by Chen Hualin


Global View

“Malfunction and Decline:New Trends of Contemporary Western Democracies”

by Song Luzheng

“Russia and China Relations in the Global Context”

by Timofei Bordachev


Country

“New Link between Belarus and China: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

by H.E. Dr. Rudy Kiryl

“Investment climate and opportunities in Armenia ”

by Minist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s of the Republic of Armenia


Region

“How Sichuan's Enterprises Seize the Belt and Road Opportunities ”

by Shi Jianchang


Industy and Finance

“Let ‘Bond Connect’ Better Serve the Real Economy ”

by Zhang Nan   Lin Yongming

“New Opportunity in China-Iran Cooperation over Industrial Capacity”

by Fang Zheng  Zhou Ruijie


Observation of PP

“Typical Mechanism Design in Rail Transit PPP Projects ”

by Xiao Liang  Niu Jia

“The Cake of PPP Is Huge But Private Enterprises Need Do More”

by Wu Yaping


Belts and Roads in Numbers

“Index of Maritime Silk Road(May) ”

by Ningbo Shipping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