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衰落的欧洲前途未卜:俄罗斯又该何去何从?

衰落的欧洲前途未卜:俄罗斯又该何去何从?



|编者的话|

 

世界战略格局之变

如果说2016年是多个“黑天鹅”诞生之年,那么2017年则是“黑天鹅”起飞之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及其外交内政等将如何影响世界大格局和世界秩序的演变?

前不久的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颇为引人注意,尤其是会议主题:“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直接触及世界局势变化的根本。德国媒体更是坦言,旧的世界秩序可能走向终结。

这大概是“二战”以来西方人第一次质疑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的生命力。国际秩序是否失序也许还充满争议,但是,国际社会正在经历剧烈的政治震荡却是有目共睹。

在震惊美国主流社会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朗普执政前30天不但充满混乱,还让美国社会更加撕裂。他迎合民粹主义、反对全球化、放弃区域自由贸易,遵循“美国第一”的原则,给美国和世界都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欧盟面临着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系列危机。恐怖主义、难民涌入、英国脱欧、多国极右政治势力的崛起,给欧盟带来严峻挑战。即将到来的法国大选,如果极右政党上位,则可能终结欧盟一体化的努力。

美、欧的盟友关系也开始动摇。特朗普的“北约过时”“英国脱欧伟大”“欧盟是德国人的工具”说辞,让欧洲人十分不安。尽管美国副总统、防长和国土安全部长共同前往欧洲进行安抚,声称会大力支持北约,履行防卫承诺,美、欧关系发生变化却是不争的事实。华盛顿继续向欧洲施压,要求提高国防开支。美、欧贸易理念不同,贸易关系可能倒退。

不但美国人等待着下一个脱欧国家出现,我们的俄罗斯观察家也认为,经过一系列危机事件的冲击,“欧洲和欧盟整体上已经成了‘欧亚病夫’”。

纵观世界主要大国,中国享有难得的优势地位。中、俄在2016年隆重庆祝《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5周年,进一步夯实双边关系。2017年,中、俄领导人至少有5次会面机会,包括“一带一路”、金砖、G20峰会等多边和双边场合。

随着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辞职,美、俄关系在特朗普任内缓和的预期大打折扣。弗林事件同时显示,美国国内支持与俄罗斯走近的人数可能少之又少,两国关系短期内改善困难重重。

中、欧关系上,国际局势发展为双方进一步走近提供了外部推动力。美国对全球化失去了兴趣,中国和欧洲成了推动自由贸易的中坚力量;华盛顿对全球气候变化不认同,欧洲必须和北京合作,共同发挥领导作用。

中、美关系上,前景虽然不完全明朗,但是双方都在努力管控分歧。特朗普总统承诺遵守“一个中国”的外交政策,并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友好的电话会谈。尽管他在言辞上依然称中国是“操纵货币的冠军”,新任财政部长努钦却表示,将通过正常流程判定中国是否操纵汇率。

世界各大政治力量此长彼消,纵横捭阖,世界秩序大变局正在我们眼前展开。

 


 

VOICES 1

“一带一路”计划不但涵盖了广袤的地域,而且要穿越脆弱且布满了民族和文化陷阱的文明疆域

——张添财  马来西亚大学中国研究所高级讲师


张添财在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网站1月31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文明断层线可能破坏一个宏伟愿景》。

文章写道,一旦实现,“一带一路”计划将打造出一个规模空前的一体化经济区,有可能对世界1/3的人口产生积极影响,也令经常被拿来与之比较的美国“马歇尔计划”相形见绌。

张添财认为,这个宏伟愿景也许可以被视为“中国梦”被放大和国际化为“亚洲梦”。这既是中国软实力的施展,也是中国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投放,以恢复中国的地区(如果不是全球)主导地位。

他警告说,从一开始,中国与马来西亚——一个以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的交往在最好的情况下也需要跨文化和跨宗教的智慧。中国会选择如何应对全世界的华侨事务特别是马来西亚的华侨事务,仍然是一个微妙的国际外交和政治问题。

总地来说,中国标志性的“一带一路”计划主要是一项经济上的总体规划,但也被注入了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意义和文明领域的影响。

如果成功,这个宏伟愿景可能给整个亚洲乃至其他地区带来一个繁荣与和谐的黄金时代。然而,任何错误都可能产生远处熬出经济领域之外的跨国影响,波及整个地缘政治和文明版图,小小的马来西亚疆域也不例外。

 

 VOICES 2

 我们知道,这是一个15〜20年的项目。每一年,中国都会离蓝水海军的目标近一步。他们的短期目标是成为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最强的海军力量,中期目标是进军印度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官员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宣布,将美国海军的军舰数量增加到350艘(现为280艘——本刊注)。助手们说,此举是为了对抗中国作为一个军事大国的崛起。

路透社北京2月26日电说,中国海军曾仅限于在沿海行动,但是根据中国雄心勃勃的军事现代化计划,中国海军正迅速崛起。

报道说,北京没有对拨多少钱给海军给出过统计分析,2016年官方国防预算数字是9543.5亿元人民币。中国将在3月的人大会议上公布今年的国防预算。地区各国和华盛顿都在密切关注这一数字,以获得中国意图的线索。

 

VOICES 3

对美国的南方邻国们而言,幸运的是,在过去10年中,它们找到了一个新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鉴于与美国的经济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确定,拉丁美洲最好巩固与中国的那些关系,但必须谨慎行事。

 ——凯文·加拉格尔  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

 

2月25日在东京p外交学者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是否会从美国撤出拉美中获益?》

加拉格尔说,与20世纪末不同,拉美人目前有了中国这个额外选项。话虽如此,拉丁美洲仍须见机行事。中国通过向该地区出口价格更低廉的中国制造产品,加剧了该地区许多经济体的去工业化程度。此外,中国对拉丁美洲石油与矿产的需求也加剧了整个地区的环境恶化和社会冲突。

 

VOICES 4

全球化处于危机之中。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专制国家抬头。⋯⋯网络不仅通过广告、定向营销、汽车和公寓的“共享”改变着经济,而且还改变着公共空间和民主本身

 ——尼尔·弗格森  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2月20日发表弗格森的一篇文章,题为《全球网络已经变得不稳定,这很危险》。文章说,今天的世界就像一个即将出现重大故障的巨大网络。如果不理解新信息技术给世界带来的变化,就不可能理解今天的世界。问题在于,世界是如何改变的?答案是,技术已经把巨大权力赋予了所有有关传统等级权力结构的网路。

网络是理解各种政治事件的关键。⋯⋯网络切入了官方的行政管理系统。官方行政管理系统在任何国家都是中枢结构。

现实情况是,全球网络已经变成一种不稳定的结构,这很危险。网络远没有促进平等,而是做了相反的事,因为它让超连通的“超级中心”得以出现。

 

VOICES 5

最大的新生事物其实是旧事物——地缘政治中民族主义的回归

 ——托马斯·赖特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学者

 2月21日,该学会为美国第45任总统发表了一份战略报告,为美国传统外交政策辩护。赖特是报告作者之一。

这份报告长达63页,其中包括37处脚注和多张图表。报告的作者包括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多位高官以及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里根政府官员罗伯特·卡根与该学会学者马丁·因迪克、布鲁斯·琼斯和托马斯·赖特。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月22日发表尤里·弗里德曼的一篇文章,题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美国外交政策建制派为自己辩护》。弗里德曼说,奥巴马的高级顾问本·罗兹曾轻蔑地把美国外交政策建制派——主张在世界建立强硬的美国领导权的美国政府前官员、智库学者和华盛顿的新闻工作者——称为那个“团伙”。现在,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用词更犀利。在竞选总统时,他曾誓言在国际事务方面绝不听取“有着完美履历,却除了政策失败与不断输掉战争的漫长历史之外别无可夸耀的那些人”的意见。

根据弗里德曼叙述,报告认为,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现有的秩序是一种假象”,一切“都掩盖在普世价值和全球体制下”,但“实际上旨在推动美国的主导地位”;美俄中之间新出现的战略竞争是对两种愿景的竞争:一种是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秩序,另一种是“中国主导东亚、俄罗斯主导东中欧、美国主导西半球及西欧”的势力范围体系。

 

VOICES 6

早前,人们总是会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会考虑这么做”。现在,我们能找到一种方式,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或许能够这么做。因此,必须考虑如何确保它只用来做正确的事情,而不会用来做错事。

 ——理查德·海因斯  美国麻州理工学院教授、该院癌症研究所专家、美国国家科学院和医学院专家团报告负责人之一

 

英国《金融时报》2月15日发表该报科学编辑克莱乌·库克森的一篇文章,题为《专家们支持基因“编辑”以抵抗遗传性疾病》(Clive Cookson, “Experts back gene ‘editing’ to fight inherited diseases”, Financial Times,Wednesday 15 February 2017, p.5.)

2月14日星期二,两院专家团与世界各国专家组成的国际科学家小组(international panel)一道发布一份报告,支持利用遗传基因性状对人类基因进行改造的临床试验。对人类卵子、精子和胚胎进行改造——仅是为了预防婴儿在出生时带有导致严重疾病和残疾的基因。

人类基因编辑(genome editing)一直被视为伦理禁区。很多科学家担心,被用来预防基因疾病的技术可能会被用来增强智力或改造体力上适合承担某种特殊任务的人类。

 



 

环球观察 Global View

《特朗普上任30天之乱象》

文 | 克利福德·基拉科菲

《民粹主义在西方引发争论》

文 | 海尔格·策普·拉鲁旭

 

政策趋势 Policies and Trends  

《加强分类引导培育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新动能》

文 | 周建平

《推进区域协调共同发展》

文 | 刘苏社

《直接投资中的资本外流趋势不会长期持续》

文 | 苑生龙

 

聚焦十三五The 13th five-year Plan

《推进能源革命建设现代能源体系》

文 | 何勇健

 

封面文章 Global Watch

《衰落的欧洲前途未卜:俄罗斯又该何去何从?》

文 |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Timofei Bordachev)

虽然近年来,欧盟某些成员国对俄采取过一些敌对措施,但是俄罗斯不应将欧洲看做冤家。相反,俄罗斯应该一如既往地付出努力,与所有欧洲合作伙伴发展和加强关系

 

一带一路论坛   Forum on the Belt andRoad 

《战略对接拓展中乌合作空间》                  

文 | 孙立杰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一带一路”为中捷合作带来新机遇》                  

文 | 马克卿中国驻捷克大使

 

海外投资 Overseas Investment  

《丹麦颇具潜力的创新之国》

文 | 毕冉伟

《中国企业如何应对特朗普新政》

文 | 王海滨

 

产业·企业 Industy and Enterprise

|国企改革|

《我看混合所有制》

文 | 张嘉国


|国企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升投资发展新活力》

文 | 周丽莎  张佳慧


《农业供给侧改革蕴含五大投资机会》

文 | 黄汉权

《2017年中国光电领域呈现十大发展趋势》

文 | 韩允

 

区域·城镇 Region and Urbanization  

《浙江特色小镇发展的创新之路》

文 | 翁建荣

 

PPP观察 Observation ofPPP  

《轨道交通公共服务供给侧管理的创新样本》

文 | 苑宝华  刘利民


方略·实务 Strategy and Practice  

《急需修订<土地管理法>》

文 | 刘慧勇

 


 

|CONTENTS|

 

Global View

“Turmoil in First Thirty Days”

by Clifford A. Kiracofe

“The Populism Debate in the WestThe Revolt of the ‘Deplorables’ ”

by Helga Zepp- LaRouche

 

Policies and Trends  

“Guiding and Cultivating the Transition of Resources Rich Cities”

by Zhou Jianping

“Enhance Regional Coordination for Common Development”

by Liu Sushe

“Capital Flight from Direct Overseas Investment Unlikely to Last”

by Yuan Shenglong

 

The 13th Five-Year Plan

“Energy Revolution: Building A Modern Energy System”

by He Yongjian

 

Global Watch

“Europe’s Decline and Uncertain Future: What Should Russia Do”

by Timofei Bordachev

 

Forum on the Belt and Road  

“Creating Strategic Synergy by Expanding China-Uzbekistan Cooperation”

by Sun Lijie  Chinese Ambassador to Uzbekistan

 

“OBOR Generates New Cooperation for China and Czech ? ”

by Ma Keqing  Chinese Ambassador to Czech

 

Overseas Investment  

“Denmark: A Nation of Innovation”

by Bi Ranwei

“How Chinese Companies Deal with Trumpism? ”

by Wang Haibin

 

Industy and Enterprise

“On The SOE Reform of Mixed Ownership”

by Zhang Jiaguo

“The SOE Reform of Mixed Ownership Injects New Vitality into FurtherInvestment and Growth”

by Zhou Lisha  Zhang Jiahui

“Five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in Agriculture Supply-Side Reform”

by Huang Hanquan

“2017: The Ten Trends of PV Power in China”

by Han Yun

 

Region and Urbanization  

“The Road of Innovation with Small Town Development in Zhejiang”

by Weng Jianrong

 

Observation of PPP  

“Mass Transit: The Model of Innovation in Supply-Side Reform”

by Yuan Baohua  Liu Limin

 

Strategy and Practice  

“The Imperative Amendment to Land Administration Law”

by Liu Huiy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