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赵柯:如何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

赵柯:如何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



欧洲精英阶层希望能够出现政治英雄,推动举步维艰的欧洲联合事业,拯救重重危机之中的欧洲,恢复昔日的荣光


文|赵柯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  副教授



欧洲需要英雄。按照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说法,就是“重建一种政治英雄主义”,这样才能“唤醒沉睡的欧洲”。的确,近年来欧洲似乎成为了全球政治舞台上“被遗忘大陆”,存在感越来越弱。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以及英国脱欧等“大事件”接踵而至,使得欧洲就像是游走在高空钢丝上的孤独行者,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以至于欧洲每次能够吸引国际社会目光的,往往都是在那些几乎要失去平衡的惊险时刻,人们纷纷停下脚步,屏住呼吸,抬头观望,虽然手里捏了一把汗,心里却也会默默念到:这次该掉下来了吧。

这种尴尬的情景让高傲的欧洲人感到无比憋闷。要知道早在进入新世纪之初,欧洲人是特别自我感觉良好的,2003年发布了欧盟第一份全球安全战略文件,这份文件的名字就充满着乐观主义精神,叫做“一个更加美好世界中的安全欧洲”,当时欧洲人认为自己“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繁荣、安全和自由”,是“稳定之锚”;十几年过去了,欧洲人突然发现一切都变了,世界非但没有“更美好”,反而自身处在一个“更具对抗性”,并且险象环生的世界中。

正是这种巨大的反差和失落,让“重建欧洲”、“欧洲合众国”、“欧洲雄心”成为今天欧洲精英阶层热衷谈论的话题,希望能够出现政治英雄,推动举步维艰的欧洲联合事业,拯救重重危机之中的欧洲,恢复昔日的荣光。那么如何才能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呢?

要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一定要读一读美国比较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的成名作——《千面英雄》,这本书就是一部现代版的“英雄炼成指南”。乔治·卢卡斯当年在创作《星球大战》的剧本时,写了几遍都不成功,在毫无头绪的丧气之际偶然读到《千面英雄》,他一下灵光乍现,感叹“这就是我想要的,也是我一直在做的”,然后就有“尤达大师”、“绝地武士”等深入人心的英雄形象。坎贝尔通过对大量东、西方神话的比较研究,从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的规律:所有的神话尽管内容千差万别,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英雄。那些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神话中出现的英雄虽然在表面上各不相同,但其成长轨迹和开创“万世伟业”的内在逻辑却惊人一致。不同文化中的英雄实际上是同一个,只不过是被不同的文明塑造出了千姿百态的面貌而已。

坎贝尔的研究发现,成为英雄需要三个步骤:第一,或是误打误撞,或是内心召唤,英雄的前身——一个原本无名之辈离开家乡,开始了神奇的冒险之旅;第二,历经磨难,获得了传奇般的力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第三,英雄归来,与众人分享自己的收获。按照这个标准,有两个人具有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的潜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默克尔在进入政坛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物理学家,相貌平平,也籍籍无名,与政坛相隔甚远,谁也没有想到她能最终成为“欧洲最有权势的女人”;而马克龙在当选总统前担任政府公职仅4年,在崇尚资历的法国政坛缺乏深厚的根基和显赫的政绩,经过半年的竞选,竟然把众多政坛老将淘汰出局。

马克龙和默克尔显然都满足了“英雄三部曲”中的第一步,俩人的不同在于:默克尔基本也完成了第二步,在应对欧洲所遭遇的系列危机中,表现得可圈可点,可以说算是经受住了考验,也由此收获了巨大的声望和权力。但在第三幕“英雄归来”中,默克尔则显得保守、固执,对欧洲的未来缺乏想象力,没有远大理想,只是想守住既有的成果,而不愿与欧洲其他国家“分享”德国的“胜利”,在不少欧洲政治精英看来默克尔缺少了“英雄气概”;马克龙则相反,没有经历第二幕“英雄受难”,他的政治能力和执政水平并没有得到检验,上台短短几个月更不可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也就没有像默克尔一样“获得了传奇般的力量”。但马克龙跳过第二幕直接进入第三幕,上演“英雄归来”,处处表现他的“欧洲雄心”,高调宣扬他的“欧洲重建计划”,这为他赢得了不少喝彩。但问题是,一个没有“传奇般力量”的英雄拿什么去与众人分享呢?

这就是当前欧洲困境的根源:有两个“不完整”的英雄,但缺乏一个“完整”的英雄。欧洲联合事业的基石是由德、法两个国家奠定的,二战后,为了避免德法再次发生战争,两国决定各自出让自己在煤、钢两个产业领域的管辖权,建立煤钢联营,这种相互的妥协和退让成就了今天的欧洲联盟。在那个时候,德、法两国的领导人也并非是“完整”的英雄,法国领导人经常被嘲笑“好高骛远”,总是试图不劳而获,直接在第三幕扮演“英雄归来”,喜欢在台前出尽风头。而对于德国领导人而言,出于战争的罪责,让成为英雄变成了连想不都敢想的的事情,只能远远地注视,但对欧洲一体化真金白银地投入,让德国成为欧洲联合事业中众人皆知的无名英雄。当时德、法的相互成全让欧洲有了一个“完整”的英雄,今天德、法两位“不完整”英雄之间的相互不兼容反而让欧洲陷入了“英雄困境”。

欧洲如何才能走出“英雄困境”呢?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马库斯·布伦纳梅尔(MarkusBrunnermeier)和欧洲经济史教授哈罗德·詹姆斯 (Harold James)以及巴黎政治大学的经济学副教授、前法国中央银行副行长让-皮埃尔·兰多(Jean-Pierre Landau)三人在2016年出版的著作《欧元思想之争》提供了有益的的思考。他们认为首先,欧洲在寻找金融危机解决办法的艰苦过程中,欧盟内部的权力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欧洲一体化的主导权已经从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转移到德法这两个很难有共同语言的大国手中。同时欧元危机也在欧洲大陆引发了一场关于经济哲学的思想之争,这场争端是欧洲南部和北部之间的理念之争,尤其是在作为北部代表的德国和作为南部代表的法国之间。

北方的观点是是强调宏观经济政策要遵循市场规则,体现出严谨性和一致性,进而才能对市场主体形成约束,避免道德风险;而南方的重点则认为经济政策要充分考虑市场中的不确定性和非对称风险,要有灵活性何适应性,不能刻板保守,并且面对市场中出现的新情况要进行政策创新。比如“经济治理”,对德国来说,意味着通过激励和惩罚,朝向一个共同遵循的市场秩序;而在法国,它意味着实施促进经济发展的各种措施。同样,德国人把欧元作为欧洲原有的固定汇率机制的改良版本,是以德国马克为蓝本而建立起来的,因而理所当然要遵循马克时期以稳定为先的货币文化,而法国人则把欧元视为崭新的全球货币,以及实施更有效的凯恩斯主义刺激政策的渠道。另外,对于债务增长是好还是坏?是对发展的良性推动还是对资源的肆意挥霍?德、法更是分歧严重。

要推进欧洲财政一体化,摆脱欧洲的困境,三位作者的建议是建立“经济思想联盟”,首先要调和欧洲南北方经济哲学的分歧。这能够成功吗?对此他们持乐观态度,因为他们在梳理了德、法经济思想的演变历史后发现,今天德、法各自所坚持的观点并非是亘古不变的,双方在历史上都曾支持过对方的经济思想。三位作者认为,经济思想不是永恒的,它们会改变,尤其是在危机时期。

回到本文的主题,默克尔或者马克龙能够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吗?坎贝尔说,成为英雄所经历的危险旅程不是为了获得,而是为了重新获得;不是为了发现,而是为了重新发现。英雄历尽艰辛所寻找的“传奇般力量”一直存在于他的心中。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自己的英雄,需要做的就是去认识它,使它呈现出生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真正能够成为拯救欧洲的英雄的,是不同欧盟成员国里的每一个欧洲人,他们需要弥合分歧,相互成全,找到共同的那一位英雄。(编辑:杨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