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本期观察:加纳 可以闪亮登场吗

本期观察:加纳 可以闪亮登场吗

加纳 可以闪亮登场吗


几内亚湾北岸神秘的长方形与一带一路联姻才是关键利益


文 I 本刊总顾问  赵昌会


本期报道的重点国别是加纳——非常适得其所。

如果你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熟知加纳,那么,20年后的今天再去首都阿克拉,你大概不会有久违的感觉,因为几乎一切如故。

这意味着,关注和研究撒哈拉以南非洲,对于域外人士而言,加纳差不多是一个独特的标本。一定程度上说,可以称之为“加纳之谜”。

一是人口。如果套用西方学者和世行专家的说法,加纳无疑是“未富先老”。加纳现有人口2800万,国内生产总值430亿美元,人均收入1200多美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则为4265美元。它继南非之后,人口规模大体接近峰值。实际上,自20023月那次普查结果发布以来,人口增速就已经平缓下来,年均增速在2%上下徘徊。

二是物产。加纳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肥沃的耕地、森林、黄金、钻石、锰、铝矾土、石油和巨大的水力资源。沿海盛产名贵的金枪鱼。宝塔形菠萝为加纳特产,甜而不腻,为热带水果珍品。可可产量位居世界前列,与科特迪瓦互为伯仲。黄金和钻石的开采量位居非洲前列。黄金、石油、可可和木材为四大出口产品,其中,黄金出口值经常占总出口值的40%以上,2016年为44.5%,完全当得起“黄金海岸”的名号。

三是政策环境。未来时期,在2017-2021年预测期内,据分析,加纳稳定的主要风险将基本来自激烈唇枪舌剑式的党派政治图景(highly acrimonious party-political landscape),尤其是在财政管理问题上。在加纳政坛上,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总统领导的新爱国党(New Patriotic Party, NPP199262日成立,以知识界精英为骨干)政府尚属治国理政的新手,它在201717日宣誓就职时,做出了极其雄心勃勃的工业化计划承诺。我们相信,它应当不会将精力浪费在纠缠于强劲的政治对手全国民主大会党(National Democratic Congress, NDC1992610日成立)。

四是政治成果,或者说政治与经济关系的历史作用。多年来,起码冷战结束以来,加纳一直享有“稳定与和平国度”的美名,民主制稳如泰山,政治制度少有挑战。与有些不断发生冲突、动荡甚至政变的非洲国家迥异,加纳人深爱自己的政治民主化和经济私有化方式,恪守宪政秩序。难怪,加纳历来被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和西方国家视为“金童”。

问题是,加纳195736日独立时,远远富于马来西亚、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