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特朗普和“美国复兴”

特朗普和“美国复兴”



可以预见,特朗普在国际上可能推行较为强硬的外交和军事战略。这将给许多国家带来一些挑战和难题,包括中国。但是,国际格局的基本形势不会因为特朗普的上台发生根本的改变

文|许钦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新闻评论员



似乎是学习了毛主席的“农村包围城市”的作战战略,特朗普挟着小城镇的市民阶层、下层产业工人和乡村居民们在11月的大选中出人意料地击败民主党明星候选人、政治经验丰富的希拉里。

大多数专家学者先是在共和党初选阶段低估了特朗普,又在全国大选阶段错估了这个个性张扬的亿万富翁,犯下致命错误。美国主流媒体更是一败涂地。《新闻周刊》在大选前就印制来新一期杂志,刻意印上“总统夫人“的字样来庆祝希拉里即将到来的胜利,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结果,特朗普大获全胜,编辑部不得不仓皇收回市场上印着大幅希拉里照片的崭新期刊。整个管理层无异于自己给自己掌嘴。

似乎是有鉴于此,大家再也不敢轻易猜测特朗普的发展方向了。特朗普的不可预测和多变以及他的完全局外人身份,给解读特朗普的内政外交带来诸多挑战。

尽管如此,基于特朗普的人事决策和最新的正式政策宣示,我们还是试图从中读出他大致的内政外交走向以飨读者。

 

撕裂的美国

如同英国的意外“脱欧”,特朗普的当选也同样令人震惊,也同样是民粹主义高涨、反全球化趋势在西方发达国家走强的结果。之所以说惊讶,是因为在精英阶层意识到存在的问题时,事情已然发生了。

特朗普的当选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美国政治制度和社会的一些严肃问题。譬如,选举结果揭示了美国普通工人阶层的愤怒和抗议。他们的声音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忧虑少有人关注,他们的关切在媒体上没有体现。在美国前200名媒体中,只有20家媒体支持特朗普,而且很多还带着犹豫、徘徊和模棱两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包括最为知名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都毫无例外地站到希拉里一边,反对特朗普,抛弃了新闻人的客观、公正等基本原则。显然,他们的关注力忽视了那些生活在小城镇的美国人。随着全球化和技术革新,这群人被抛在时代发展的后面,要么没有工作,要么没有好工作,有些人的生活水平甚至不进反退。他们对现状不满,他们渴求改变。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改变。最终,把权力交给一个彻底的局外人。毕竟,这个局外人的胜选本身就意味着对华盛顿固化官僚体系的改变。

除了经济问题,社会议题也是白人这个特朗普的主要支持群体的重要考量因素。根据票数统计,他赢得58%白人的支持。亨廷顿著名的问题“我们是谁”在今天得以彰显。美国的国家特性和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对一些人来说越来越成了一个挑战。如果说,美国的特性表现在盎格鲁-新教文化上,那么,随着移民尤其是拉美裔移民的不断涌入、政治正确话语体系成为新的道德约束、精英阶层得益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成为世界公民,美国的这一国家特性越来越弱。不难理解,当特朗普口若悬河许诺“美国优先”、拒绝穆斯林、驱赶非法移民并在美国南部边界筑墙时,他是如何迎合了那些失落的白人群体的内心感受。

支持希拉里的精英阶层和建制派与支持特朗普的普罗大众和白人右翼,俨然代表着两个美国。如果查看美国地图和选票分布,特朗普赢得美国80% 的郡县,希拉里则在大都市里获得胜利。这种地理层面的城乡差距展示了美国社会的分裂:当精英分子享受地球村时,普通人却可能在为生活挣扎;当上层美国致力于多元化和政治正确时,另一个美国却认为多元化和移民是对白人的威胁,反问“我在自己的国家怎么就要变成少数民族了”?

 

继续撕裂?

撕裂的美国会愈合吗?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似乎如同他竞选之旅,注定充满争议和吵闹。在他赢得大选后,美国全国各地都爆发了抗议活动,反对者高举标牌“你不是我们的总统”。

特朗普的组阁工作还在进行中,但是被提名的几个官员已经备受争议。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曾对伊斯兰教充满敌意,曾经称之为“癌症”;要担任司法部长的塞申斯曾经因为种族主义言论而被驳回担任联邦法官的任命;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被认为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核心人物。这些任命已经让自由派抓狂,未来之路必然有更多的纷争。

反对特朗普的力量不仅仅来自建制派和精英阶层,也会来自他自己的支持者。特朗普在《纽约时报》接受采访时,在许多争议问题上做了退步,有时甚至是180度的转变。《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来到时报的特朗普没什么热情去调查希拉里的电子邮件或克林顿基金会,在全球变暖问题上愿意听取科学家的意见,对水刑表示怀疑,并且毫不犹豫地否定白人民族主义者。他根本没有提到边境墙这回事。”这些表态已经被保守派批评为“食言”,普通支持者也颇为失望。

为了应对经济和就业问题,特朗普表示要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减税,取消对美国页岩气和清洁煤等能源生产的限制,以创造就业和刺激经济发展。他还表示要调查移民工人的签证滥用现象。这说明,他在移民问题上将采取严厉态度。他还对民众不满的游说问题提出改革建议,譬如行政官员离职后5年内不得为利益集团游说且终身不得为外国政府游说等。大致说来,这些措施如果得以有效实施,将帮助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发展,有利于控制华盛顿的腐败问题。

在感恩节前夕,特朗普呼吁美国人民团结一致。他说,现在是超越分歧的时刻。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也承认:“大选带来的紧张关系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

 

2016年11月22日,美国纽约,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离开《纽约时报》大楼时向人群挥手(新华社/路透 )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TPP

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对双边关系。特朗普将会如何进行对华外交?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又将如何影响中国的发展?

正如他在竞选中所承诺的那样,美国不会加入不符合国家利益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不久前,他承诺,上任第一天就要安排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PP)。至此,关于奥巴马政府推动的TPP的所有猜测基本告一段落。

就TPP而言,美国候任总统放弃TPP值得中国欢迎。如果TPP仅仅是一份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那么,在反对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盛行的今天,撕毁TPP将会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但是,TPP远远超越了普通的贸易协定。它是美国对抗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部分。为了抗衡中国崛起,奥巴马政府在亚太地区强化了军事存在,包括在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地设立新的军事基地和加强本地区国家的军事关系。在贸易方面,美国试图通过TPP的实施,巩固美国和本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加强美国在本地区独一无二的领导地位。

美国领导下的TPP其原则之一就是所谓的ABC (Anyone But China),也就是除了中国之外的任何国家。这种刻意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排除在外的做法无益于世界贸易发展,也无益于亚太地区经济融合。

奥巴马本人在敦促美国国会批准TPP时更是直截了当地指出,其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中国书写全球贸易规则。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更是露骨地表示,TPP一旦通过,其重要性如同一艘航空母舰。由此可见TPP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对于中国而言,TPP的失败缓和了战略压力,也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就凭这一点,中国就应该欢迎特朗普入主白宫。同时,中国也不可避免地被推向了维护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进程领军者的位置。在一退一进之间,中国在全球领导地位自然而然得到加强。

如果说特朗普对TPP的否决可以让中国减轻压力的话,他提及的对华贸易和货币政策可能指向相反的方向。特朗普在大选中表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 的关税,并要把中国定性为“货币操纵者”。

但是,中美关系的现状不具备实施这些极端政策的空间。如果没有中国央行的努力,完全依靠市场,人民币的币值实际上要大幅下滑。这种情况下,“货币操纵”的指控并不成立。

对于45% 的关税,一方面法律有难度,另一方面,即使真地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必然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在这场贸易战中,美国获胜的可能性并不大。对此,美国媒体也不止一次指出,美国在贸易战中可能是输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分析也指出,如果对中国和墨西哥发动贸易战,将会把美国现在4.9% 的失业率在2020年大幅增加到近9%。

尽管如此,考虑到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他的政府如果采取一些破坏两国贸易的政策也不会令人感到惊讶,区别只是在于程度和多少而已。依照中国的经济体量和“一带一路”等倡议的稳步实施,美国在经济议题上压制中国的能力将会越来越有限。

 

中美竞争态势将继续

在战略上,中国不可期待特朗普会采取缓和两国关系的举措。如果说中美关系既有合作也有竞争的话,那么竞争方面的引爆点不会因为特朗普的当选而消失或者减弱。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朝核问题等将继续考验两国的外交关系。

特朗普本人除了在经贸问题以外没有太多谈及对华战略。但是,他身边的顾问几乎完全是强硬派。他们包括《百年马拉松》的作者白邦瑞、加州大学教授纳瓦罗和格雷等。到截稿时为止,特朗普所选择的国家安全部门官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司法部长塞申斯和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等,更是被美国媒体称为一群“偏执狂”。

白邦瑞在《百年马拉松》一书痛心“检讨”和“反省”自己三十多年来作为中国问题专家的“觉醒”过程。他认为中国一直准备主宰世界。纳瓦罗是一位主张对华经济强硬的学者。他和格雷发表文章,呼吁“以实力促和平”,颇有冷战时期里根政府对抗苏联的味道。他们批评“亚太再平衡”战略过于软弱,要求强化和扩充美国军事力量。

可以预见,特朗普在国际上可能推行较为强硬的外交和军事战略。这将给许多国家带来一些挑战和难题,包括中国。但是,国际格局的基本形势不会因为特朗普的上台发生根本改变。譬如,即使特朗普和弗林亲近俄罗斯,也难于彻底改变美俄关系的性质,动摇美欧同盟或者放弃乌克兰。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就警告,任何试图重启(“Reset”)对俄关系的做法都是不可接受的。其次,国内稳定、经济振兴才是美国扩军和对外强硬的基础,否则,即使强大如美国,也难免力不从心。

特朗普的上位对美国的内政外交而言都是个历史性事件。对内,美国需要时间接受和消化特朗普现象。对外,国际社会进入了一个以民粹民族主义为特色的不稳定时期。对于中国而言,我们难以左右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但是只要建设一个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公平公正的国家,我们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也没有任何人或者国家可以阻挡得住中国的崛起。

特朗普善变,不可预测,具体的内外政策也许要到他入主白宫后才能逐步展现出来。不管怎样,这是个有意思的时代。历史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