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衰落的欧洲前途未卜:俄罗斯又该何去何从?

衰落的欧洲前途未卜:俄罗斯又该何去何从?



虽然近年来,欧盟某些成员国对俄采取过一些敌对措施,但是俄罗斯不应将欧洲看做冤家。相反,俄罗斯应该一如既往地付出努力,与所有欧洲合作伙伴发展和加强关系

 

文|季莫菲·博尔达切夫(Timofei Bordachev)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部主任 翻译I 王晓波  周竞男

 

● 俄欧关系新阶段

● 欧盟式微

● 耐心+行动


欧洲是俄罗斯最重要的邻居和伙伴之一。俄罗斯是欧洲第一人口大国,这一现状在未来几十年里不会改变。历史上,欧洲之于俄罗斯以及其他邻国,或构成威胁,或提供动力和发展渠道。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想与欧洲为邻或结伴,都绝非易事。因为欧洲向来对别国形成威胁,所以与其打交道需保持警惕、运用外交技巧。但是欧洲也孕育了杰出的精神和思想成就。在为人类精神、学术和科技进步做出贡献的国家中,唯有中国能与之比肩。

20世纪后半叶进行的欧洲一体化为全世界树立了榜样。它证明主权国家可以使用和平手段解决争议,可以通过合作而非竞争的方式实现各自宏愿。这也是迄今为止此类融合的唯一一个成功案例。欧洲还在俄罗斯进入亚洲并与中国、日本、韩国和其他亚洲和欧亚国家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欧洲是大欧亚大陆(Greater Eurasia)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欧洲国家的广泛参与,俄中合作不可能取得更进一步的发展。

 

俄欧关系新阶段

在欧盟成立的25年时间里,俄罗斯逐渐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在此期间,双方关系的发展可谓跌宕起伏——从20世纪90年代前期双方一致的积极乐观到后期的相看两厌,再从21世纪早期虽看破彼此但仍做最后努力试图挽救这段关系到近几年不断产生分歧和竞争。然而有一点经年不变的是:欧洲一直都是一个强大、相对团结的参与方,它总是积极倡导对话。布鲁塞尔的各个欧盟机构总是一以贯之地推行新计划和新行动、创造谈判平台,全面制定议程。1990年代初期,正是欧盟,提议与俄罗斯签署《俄罗斯-欧盟伙伴关系与合作协定》;2005年,又是欧盟,提出与俄罗斯打造4大“共同空间”;2009年,还是欧盟,与俄签署了《欧俄现代化伙伴关系倡议》。俄罗斯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欧盟的提议点头或是摇头。

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俄罗斯面对的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议程。在未来的10〜15年时间里,俄罗斯将无法再依靠欧洲或在与欧合作中扮演从属角色。恰恰相反,现在应该由莫斯科方面在互惠基础上给欧盟国家和机构提出政治、经济项目和倡议。对于俄罗斯来说,实现这个转变就跟欧洲在过去20年里努力保持强势地位一样颇具挑战性。

这些变化从本质上来说基本属于欧洲内部的变化。在过去的10〜12年里,欧洲时运不济,接连遭遇危机。首先是2005〜2008年的宪法危机,紧随其后的是2008年开始的经济和货币危机, 然后就是2015〜2016年因为难民潮引发的“团结危机”。每一波危机都令欧洲在制度层面取得些许改进,但同时,危机也削弱了欧洲一体化的权利和能量,动摇了欧洲人对集体行动可行性和优越性的信心。必须承认,欧盟现在的状况是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罹患”“欧洲硬化症”(Eurosclerosis)以来最差的。它现在遭遇的危机不仅仅是系统性的,更是事关欧盟存亡的大问题。

与此同时,在经济层面, 欧盟仍然是世界上除了美国和中国的最重要国际事务参与者。俄罗斯虽然军事力量强大,但是短期内还无法在经济发展上取得同等地位。欧盟国家中如德国、荷兰、奥地利以及一些中欧和北欧国家经济发展取得了惊人成果。欧洲依然是最受青睐的投资和贸易合作伙伴。但是,欧盟坚持实行统一的规章制度,这一点也制造了不少障碍。于是,有些国家就设法规避欧盟机构的介入和实施标准,比如说经济相对落后的东欧国家转而与中国发展投资伙伴关系——目前双方建立了“16+1合作”(11个中东欧国家,5个巴尔干国家加中国),而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在这其中就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不过,可以肯定地说,欧洲经济的整体状况还是不错的。

 

欧盟式微

欧洲的经济成就无法弥补它在政治方面的式微。即便有的欧盟国家在全球经济中表现强劲,也起着重要作用,越来越多的观察家还是认为欧洲和欧盟整体已经成为“欧亚病夫”(“sick man of Eurasia”)。这主要是因为泛欧洲机构和集体决策机制遭到相对削弱以及欧盟对内对外吸引力空前丧失的原因。欧盟成员国对于欧洲一体化的兴趣越来越小——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很难说这些欧洲国家一旦脱离了严格的一体化机制,是否还会负责任地采取行动。也正因如此,俄罗斯对于欧盟的支持就显得尤为可贵。同时俄罗斯还应密切关注欧盟成员国的发展,与之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欧盟这个体系可供利益攸关方进行谈判、协调利益以及秘密解决一体化进程中的技术性问题。这个体系的形成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然而现在,它的地位岌岌可危。欧洲国家举行公投已是家常便饭,每一次公投都涉及某国与欧洲未来的关系。更值得警惕的是,欧盟这个机构和合作框架遭遇的危机已经损害了欧洲的团结。20世纪80年代早期至2005年期间,欧洲一体化进展顺利,彼时的欧盟就等同于欧洲,欧洲国家领导人也都积极推行这个理念。而现在,当欧盟处于半瘫痪之际,许多人认为整个欧洲的日子都被连带着不好过了。虽然欧盟国家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仍然在全球经济和政治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但是它们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依然有限,这与它们为欧洲一体化进程做出的牺牲不无关系。

美国的国内政治当然也会对欧盟产生较大影响——尤其是新上任的美国总统似乎难以认识欧盟的重要性,甚至可能对其完全不感兴趣。换句话说,就是美国新任领导人的世界观里没有欧盟这块版图。欧盟一直想要寻求建立一个以柏林和华盛顿为中心的世界秩序,即一个横跨大西洋两岸、本质上由美国主导文化、经济和军事、同时德国也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区域,可现在看来这个愿景要落空了。《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这一重要政治项目的谈判已经被无限期推迟。虽然《协定》里涉及经济方面的条款可以通过欧盟和加拿大签署的一个贸易协议来实施,(但仍无法改变大局)。

英国脱欧是欧洲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位列俄罗斯、德国和法国之后的欧洲最大国家之一——大不列颠共和国即将离开欧盟,这势必会改变欧盟内部的实力平衡。今后在欧盟内部就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对一个日益强大和坚定的德国起到制衡作用了。下一届法国政府想要重启纡尊降贵的法-德一体化进程也会困难重重。即使在2017年春季法国总统选举中胜出的是一个温和派候选人,他/她也不得不采纳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宣扬的部分理念和口号。这就会使加强欧洲一体化这个任务难上加难。远的不说,就说解决目前欧盟面临的最棘手的政治问题——从中东和非洲涌入欧洲的大规模移民潮这个问题,前景就会更加渺茫。要知道,移民问题对于欧洲国家和社会多方面都构成了挑战,且目前尚不清楚欧盟能否齐心协力应对挑战。

鉴于目前存在的诸多不确定因素,这一次,欧洲“越经历危机越团结”的法则恐怕要失效了。的确,欧洲正在遭遇危机,但是欧盟却难以重振实力、有效解决成员国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因此,就世界上的主要国家和欧洲邻国如何看待欧洲及其面临的问题这一话题进行辩论,就显得尤为迫切。目前,美国的立场已经十分明晰,而俄罗斯、中国、伊朗以及其他几个关键的欧亚大国尚未表明各自态度。也许,它们应该更为坦诚地说明打算如何与一个不景气的欧洲建立关系。

 

耐心+行动

利用欧盟遭遇内忧困扰之际,俄罗斯可能会试图在欧盟国家和机构间挑起对立——特别是因为俄罗斯这么做完全有它的正当理由。它不过是在报复欧盟在2013〜2014年的那个冬季在乌克兰危机中的所作所为——欧盟采取了一系列针对俄罗斯的行动,其中包括对克里米亚和几乎所有的俄罗斯公司进行经济制裁。事实上,即使说现在俄罗斯官员已经在和欧盟内部某些反建制的激进党派进行接触,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俄罗斯不应该急于插手欧洲事务,特别是考虑到此类干涉从来没有成功过。虽然近年来欧盟以及某些欧盟成员国对俄罗斯采取了一些敌对措施,但是俄罗斯不应将欧洲看做冤家仇人。相反,俄罗斯应该一如既往地付出努力,与所有欧洲合作伙伴发展和加强关系。欧洲的强大源于它的多样化,而俄罗斯针对欧洲这个“旧大陆”的策略也应该多样化一点——我们在2016年春瓦尔代俱乐部发表的论文中就试着论述过该策略的基本宗旨。现阶段,欧洲正忙于应付内部危机,而明确俄罗斯应该如何处理与欧洲的关系是极为重要的。俄罗斯能够给它的欧洲邻国们提供什么样的政治和经济方案?可以预见,在未来的3〜5年里,欧盟的行动会受到若干因素的制约。在此期间,提升俄罗斯与欧盟以及各个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大有可为。为此,俄罗斯需要显示足够的耐心,并且尽可能多地提供合作倡议。

俄罗斯应该着手制定积极主动的欧洲战略了。这个战略既要有坚定的原则,又要在所有可能的合作领域提供开放的议程。但是无论如何,俄罗斯都不能坐等欧盟作为一个机构对其倡议做出回应。应该制定具体的方案,针对特定的合作伙伴。这个合作伙伴可以是欧洲各个机构、政府、私营公司、商业协会,也可以是民间社团。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应该避免招致欧盟或其陈旧的官僚机构的敌意。

正在进行的俄欧行业对话不应终止,而应进行改良以满足现阶段的需求。遗憾的是,到2014年为止,这些对话几乎都变成了欧盟委员会与俄罗斯政府之间的纯技术性讨论。也许现在正是俄罗斯调整这些对话的好时机,应该让能源、运输、投资和金融等行业里真正的市场玩家成为对话中心。这些调整应该与俄罗斯以及欧亚经济联盟(EAEU)与中国的关系相协调。

俄罗斯也许还应该和至少一部分欧盟国家重新开启旅游免签谈判。政府层面的磋商应该立即就开始——与此同时,要考虑具体国家在对俄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事件上的立场。事实上,免签旅游也许有助于消除近年来俄欧之间产生的成见和猜忌。在针对衰落的欧洲制定的这个新战略计划中,俄罗斯还要决定欧盟各个机构应该发挥什么作用——虽然恢复欧盟委员会与俄罗斯的关系还面临重重壁垒,但是俄罗斯也不能完全无视欧盟各个机构。俄罗斯应该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伙伴一道,设计并提交给欧盟一条新的欧亚经济联盟-欧盟对话路线图——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两国可对此路线图做出重要贡献。政治家和(国际事务)专家们在与中国和其他亚洲合作伙伴进行对话时,也应该将与欧洲有关的事务一并考虑在内。

 

相关链接

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 The Valdai Discussion Club

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成立于2004年,因为第一次会议在瓦尔代湖附近召开而得名。创办单位包括俄罗斯新闻社、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莫斯科新闻报》(The Moscow News)《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社和《Russia Profile》杂志社。

“瓦尔代”俱乐部的专题辩论会每年在俄罗斯举行一次,讨论的议题主要涉及经济、政治、国际关系领域,重点探讨俄罗斯经济、政治状况以及俄罗斯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作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目的就是加强俄罗斯同外国学者、政治家、记者等精英分子的对话,推动对俄罗斯及世界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进程的独立、客观分析。

该俱乐部自2004年成立起已举办了13次专题辩论会。

 

欧亚经济联盟 EAEU –Eurasion EconomicUnion

欧亚经济联盟是区域一体化组织,在一定程度上和欧盟相类似。联盟成员国为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5国。

2014年5月29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3国总统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签署《关于欧亚经济联盟的条约》。2015年1月1日,欧亚经济联盟正式启动运行,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为联盟创始成员国。当年1月2日,亚美尼亚加入联盟,8月12日吉尔吉斯斯坦加入联盟。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4年在莫斯科大学提出“欧亚联盟”的设想。于是,相关国家签署了这个条约,致力于建立一个贸易集团。后来,一些官员、学者呼吁进一步建立包括货币、政治、军事、文化等在内的联盟,但是没有被相关国家接受。

欧亚经济联盟成立初衷旨在消除盟内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实现货物、服务、资本和劳动力自由流动,实行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建立一体化的超国家联合体。

欧亚经济联盟代表着一个拥有1.83亿人的统一市场和大约4万亿美元的经济体。

 

《俄罗斯-欧盟伙伴关系与合作协定》Russia-EU Agreement on Partnership and Cooperation

1994年6月24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与欧盟领导人在希腊科孚岛签署了为期10年的《伙伴关系与合作协定》。经俄罗斯国家杜马和欧盟各成员国议会批准后,该协定于1997年12月正式生效。这一协议作为指导性文件,推动双方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根据《伙伴关系与合作协定》,自1998年起,欧盟-俄罗斯首脑会议每半年举行一次。

该协定于2007年年底期满,但因缔结新协定的谈判无法启动,双方同意原协定仍然有效。

 

俄罗斯-欧盟“四大共同空间协议” Russia-EU Four Common Spaces

2003年5月,俄欧双方就同意举行谈判建立四个“共同空间”:环境和能源合作的经济空间,自由、安全和司法合作空间,外部安全合作空间以及科技、教育和文化合作空间。这四个“共同空间”是通向欧俄战略伙伴关系“路线图”的主要内容,但双方进行了多年谈判未见成果。

 

俄欧现代化伙伴关系 Russia-EU Partnership for Modernization

2010年6月1日,俄、欧在第25次峰会上宣布启动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最早提出的“现代化伙伴关系倡议”。会后双发发表的联合声明说,作为长期战略伙伴,俄欧致力于“增加双边贸易和投资、促进世界经济自由化和增强竞争力”,将在“平衡的民主和法制基础上共同寻找应对现今挑战的方法”。2010年12月初,在布鲁塞尔峰会上,俄、欧领导人具体探讨了落实现代化伙伴关系的议题。

俄欧现代化伙伴关系建立的背景是俄罗斯推动经济现代化以及外交要服务于经济这样的认知。对俄罗斯来说,欧洲是实现现代化进程的主要推动力。

 

欧洲宪法危机

2004年6月1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欧洲首脑会议上,欧盟25国领导人一致通过历时3年制定的《欧洲宪法条约》,这是欧盟从经济共同体迈向政治共同体关键性的一步,成为欧洲一体化历史进程中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

然而,2005年5月29日和6月2日《欧洲宪法条约》分别在法国和荷兰的全民公决中遭到否决,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被称为欧洲宪法危机。

 

2008年经济危机

2007〜2009年环球金融危机,又称世界金融危机、次贷危机、信用危机,更于2008年起名为金融海啸及华尔街海啸等,是一场在2007年8月9日开始浮现的金融危机。自美国次级房屋信贷危机爆发后,投资者开始对按揭证券的价值失去信心,引发流动性危机。即使多国中央银行多次向金融市场注入巨额资金,也无法阻止这场金融危机的爆发。直到2008年9月9日,这场金融危机开始失控,并导致多个相当大型的金融机构倒闭或被政府接管。

2008年经济危机对西方发达国家影响巨大,包括欧盟。即使到今天,一些欧盟成员国依然没有完全摆脱危机带来的影响,处于挣扎状态。

 

英国脱欧

北京时间2016年6月24日,英国就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投,投票区计票最终结果显示,51.9%的民众选择支持脱离欧盟。英国将不再属于欧盟成员国。英国成为首个投票脱离欧盟的国家。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盟。

英国脱欧意味着对欧洲一体化努力的巨大打击,甚至可能推动更多的欧盟成员国“脱欧”。英国脱欧后与欧盟关系如何开展还处于未知当中,需要展开复杂的脱欧谈判。

英国脱欧被认为是发达国家反对自由贸易、民粹主义、逆全球化政治势力兴起的标志。其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被视作该股政治势力的进一步发展。


(本刊根据公开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