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海外投资 > 中国企业如何应对特朗普新政

中国企业如何应对特朗普新政


针对美国新政府的对内对外政策倾向,中国企业应该积极调整全球商品生产和投资布局,充分利用中美两国和第三国法律以及各种多边双边条约,合法规避各项贸易、投资等壁垒措施,有效保护和扩大自己的合法利益

 

文|王海滨 中国中化集团

 

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虽然他上任的时间还很短,行事常出人意表,但特朗普的鲜明个性和基本政治倾向还是能为我们预判特朗普政府今后几年的政策提供一些指引。而我国企业需要为如何与特朗普政府共处做好准备,做足功课。

 

特朗普内政将以创造就业为核心

尽管特朗普是非典型共和党人,做事方式常不循华盛顿的常规,但是其政治主张仍然大致符合共和党的传统治国理念:减税、小政府、大社会、放松政府管制。减税、简政是特朗普政府国内政策的核心。

首先,特朗普政府要大幅减税。其中对企业,计划将企业所得税率从35%大幅降低至15%左右,对基础设施建设提供税收减免,等等。这会降低企业税负,扩大企业的盈利空间。

其次,放松政府管制。特朗普政府提出,过去管制严重伤害了美国的经济活力,仅在2015年一年,政府实施的各类规制就在全美造成高达两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特朗普提出要放松环境保护等各类政府管制。目前,特朗普政府暂停实施新的政府规制,并正评估既有的规制、规定,“扼杀工作机会(job-killing)”的政府规定将被废除。比如,为应对全球变暖,奥巴马政府曾出台规定,计划处罚在生产和运输油气时排放甲烷的企业。但是,特朗普上台后,甲烷排放政策的命运岌岌可危。2017年2月初,美国众议院开始酝酿推翻奥巴马政府的甲烷排放控制政策,若众、参两院通过且特朗普最终签字,遏制甲烷排放的政策将被剔除出相应的法案,政府对温室气体排放的监管力度也将大大削弱。如果特朗普执政时期,环境保护、劳动保护和社会福利等方面的一些政府规制被取消,短期内会明显降低美国企业的经营成本。

再次,特朗普对振兴美国能源业表现出很高热情。特朗普政府推出“美国第一能源计划”,“致力于让辛勤工作的美国人减少能源花费,大力开发美国能源资源,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特朗普将“致力于消除《气候行动计划》(Climate Action Plan)和《清洁水法案》(Clean Water Act)等有害和不必要的政策。取消这些限制将在今后7年内让美国工人的收入增加30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会拥抱页岩油气革命,让上百万美国人得到工作,分享繁荣,会利用估值高达50万亿美元的页岩、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特别是美国人民拥有的联邦土地上的储量。将用能源业挣的钱来重建道路、学校、桥梁和公共基础设施⋯⋯将拥抱清洁煤技术,并复兴煤炭行业”。

又次,特朗普政府计划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在2016年11月9日的胜选演说中,特朗普提出:“我们将修复内陆城市,并重建高速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学校和医院。我们将重建基础设施,并且更重要的是,这些重建项目会给数百万人带来工作。”为重建基础设施,特朗普政府计划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税收优惠。

增加就业是特朗普竞选期间最具蛊惑力的口号,而能否增加大量就业岗位也是决定他能否在2020年连任的关键因素。因此,就业将始终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关注。特朗普政府提出雄心勃勃的就业增长计划:今后10年内将增加2500万个工作岗位,并同时使美国GDP年均增长4%以上(而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增长将提速1倍以上)。为了增加工作岗位,近期特朗普已约谈了开利(Carrier)、福特、克莱斯勒等公司的领导层,让他们放弃在美国之外的部分投资计划,同时增加在美国国内的就业岗位。


美联储将加速升息

特朗普政府打着“创造就业”的大旗,推行宽松的财政、税收政策,会让美国经济过热的可能性越来越高,而为了预防经济过热,美联储将不得不加快升息步伐,收缩货币政策,以对冲特朗普政府财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已经基本实现充分就业,通货膨胀率稳定走高。美联储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加息压力。在决定是否加息时,美联储最看重就业和通胀数据。近期美国就业数据强劲。1月美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22.7万个,不仅远超预期,而且创近4个月来最高。失业率为4.8%,和2009年约10%的高点相比,已下降了一半还多。特朗普对这些数据表示满意,并称将继续减少税收和监管,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近期美国通胀率持续走高,让美联储受到压力。2015年下半年以来,美国CPI增速明显走高。2017年1月,美国CPI同比增长2.5%,创2012年3月以来最高增速。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后的核心CPI同比增长2.3%,为200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美国的就业数据、通货膨胀率和GDP增速等经济数据,市场普遍预期2017年美联储将加息两至三次,联邦基准利率将从目前0.50%~0.75%的基础上,再提高0.5~0.75个百分点。

美联储的最新重要政策动态是2月14日和15日,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作证时称,在撤出货币宽松政策上等待太久将是不明智之举;如果就业和通胀符合预期,美联储在未来某次会议上加息可能就是适宜的;等待太久可能要求迅猛加息,这样的决策具有破坏性,可能会将美国经济推入衰退。简言之,耶伦告诉市场,美联储很快将再次加息。

2015年和2016年,美联储仅仅各加息了一次。如果今年及以后,美联储真如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那样加快升息,将意味着美国货币政策的趋紧,美元将获得来自美联储的强有力支撑。

 

“地主”将和穷人争抢粮食

特朗普政府外交的一个鲜明特征是,它自降身段,并与其他国家“争食”,不愿意像过去的美国政府惯常地那样对其他国家广施“红包”。

特朗普代表了美国国内因经济全球化“受伤”的群体的利益诉求。在这部分美国人的推动下,特朗普酝酿推行新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民粹主义。在过去的许多年,美国向世界许多国家,尤其是其盟友,免费提供大量公共产品,类似于一个土豪建立了一个红包微信群。但是,时过境迁,现在土豪认为自己家里也没有了余粮,不愿意再天天派发红包,相反转而逼迫群友们发包。

特朗普一上任就签署行政法令,让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从而让奥巴马政府的这一外交成果付之东流。特朗普还提出民主党总统克林顿执政时期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建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区(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让加、墨占了美国的便宜,并宣称将重新谈判NAFTA。如果加、墨拒绝就达成“公平交易”进行会谈,那么特朗普将考虑退出NAFTA。

特朗普和其共和党同僚还在酝酿征收边境调节税(Border Adjustment Tax, BAT)。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Ryan)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凯文·布拉迪(Kevin Brady)主张对其他所有国家征收边境调节税,称特朗普政府的减税计划将使政府财政收入减少,如果征收边境调节税,今后10年美国政府将增收1.2万亿美元,这将能补上减税所导致的收入减少。相反,如果不征收边境调节税,特朗普的减税计划可能难以实施。但是,如果开征此税,特朗普政府也可能会遇到麻烦。欧盟已经提出,将针对美国的边境调节税提议或任何其他人为制造的贸易壁垒做出反击。最近,欧盟高官称,一旦美国开征边境调节税,欧盟就将在世界贸易组织中起诉美国,“如果有人以违反我们利益或违反国际规则的方式行事,那么我们也有自己的机制进行回应。”,据称如果美国在世贸组织中败诉,将遭受每年约3850亿美元的贸易报复。

即使特朗普政府迫于内外压力放弃征收边境调节税,它也可能对中国、墨西哥等个别国家提高关税。特朗普的对华经济外交政策尤其令人警觉。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多次声称要在就任总统的第二天,就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还要向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比针对墨西哥的进口税率(35%)还要更高。虽然到现在为止特朗普还没有兑现这些竞选承诺,但是他对中国的恐吓并没有停止。

特朗普强硬的对华经济外交政策得到其高官的拥护。比如,保守派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领导特朗普新设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他导演的纪录片《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宣称,自从中国2011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数以万计的美国工厂关门,获得政府补贴的中国公司将大量商品倾销到美国市场。纳瓦罗提出,美国需要和中国重新订立贸易规则,惩罚中国政府的汇率操纵行为,打击中国的破坏知识产权现象,不会再容忍中国政府对其国有企业进行补贴,使其获得不应有的竞争优势。

除了纳瓦罗,美国新任贸易代表莱特西泽(Robert Lighthizer)、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都是对华强硬派。

 

中国企业可增加对美直接投资

中国企业需要充分认识到,特朗普是一个很特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的经济、社会政策将与开放包容的美国传统政策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对外经贸政策方面,它不愿意再免费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不喜欢世贸组织和NAFTA等多边贸易组织,不愿意接受贸易逆差。特朗普政府要求其他国家也“出血”,即使最亲密的盟友也不例外。它将大量使用双边方式处理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而减少使用多边手段;它的手段可能会比较强硬,包括会敲打中国等对美国有较大贸易顺差的国家。

针对美国新政府的对内对外政策倾向,中国企业应该积极调整全球商品生产和投资布局,充分利用中美两国和第三国法律以及各种多边双边条约,合法规避各项贸易、投资等壁垒措施,有效保护和扩大自己的合法利益。

中国企业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包括:去美国投资办厂,绕开将升高的美国关税壁垒;扩大对原材料勘探、生产和加工等的投资。

首先,中国企业去美国投资建厂,可以增加美国的就业岗位,这是“就业”总统特朗普非常乐于看到的。对中国企业来说,则可以绕开很可能会升高的美国关税壁垒,并享受美国减税政策带来的红利。而且,在特朗普任内,其扩张性财税政策很可能推涨美元,而美联储的加息可能性越来越大,这使去美国投资办厂的中国公司还可利用美元走强和联邦利率走高获得利差和汇差的收益。

虽然特朗普及其部分要员抱怨中国国企因得到政府支持而获得不应有的竞争优势,但根据特朗普的商人本性,不难判断如果中国国企能够为美国创造很多就业岗位,那么特朗普政府会积极考虑给予它们应有的待遇,保护它们的正当权益。

不过,预计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之间的斗争会更加激烈,政治、社会环境会更加复杂。在美投资的中国企业需要更加重视法律、财务、社群关系、环境保护、劳动保护等风险的防控。

其次,由于特朗普任内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上升,并带动美国对原材料需求的上升,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石油、钢铁等原材料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概率较大。这使投资于资源产品的勘探、开发、加工转换、运输、销售等一系列产业链有较长的升值期以及较大的增值空间。中国企业可以加大对美国资源产业的投资,也可以增加对中国或者第三国原材料产业各链条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