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专家 > 盛世良

盛世良 返回

丝绸之路经济带巩固中俄战略协作

文/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盛世良


借助中俄之间完善的铁路和公路口岸,建设草原“丝绸之路”和钢铁“丝绸之路”,南到珠三角,中到长三角,北到俄罗斯,都可以与满洲里共享“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红利


一年前,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马上引起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的广泛兴趣。

俄罗斯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起先有疑虑,担心它会影响欧亚经济联盟,干扰俄罗斯主导的后苏联空间经济一体化,抢了横贯西伯利亚的欧亚大陆桥的生意。

普京总统高瞻远瞩,今年2月在索契会见习近平主席时,表示支持“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欢迎中国公司参与俄罗斯远东开发,希望贝阿铁路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现代化同新的“丝绸之路”协调发展。

各大经济体都向两边辐射

当前,世界各大力量中心都提出新的对外经济战略,以本国为核心,左右开弓,两翼拓展,改善本国处境,扩大全球影响,争夺经济话语权。

美国实施“两洋战略”,通过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向亚太和欧洲拓展经济和政治影响。这两个经济贸易安排都有强烈的排他性和政治色彩,TPP把中国和俄罗斯排除在外,TTIP压根儿就没有考虑俄罗斯。

欧洲向西呼应美国的TTIP,向东在北约东扩独联体受阻后,由欧盟出面搞“东方伙伴计划”,已经成功地拉前苏联地区西部6国中的4国疏离俄罗斯,倒向西方,最近的例子就是乌克兰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议。

俄罗斯东西兼顾。在西面,力求维持和扩大同欧盟的贸易和技术合作,同时阻止独联体国家“西倾”,在东面,加紧开发远东。近来,俄罗斯有个别政治家想借中日关系恶化的机会,以解决南千岛群岛领土争端为诱饵,吸引日本资金、技术和人才,发展高科技产业,推动经济转型,振兴远东。然而,日本追随美国参与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打破了这一梦想。

俄罗斯把加快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发展定位为21世纪优先发展方向。开发远东喊了几百年,这次动真格的了。远东地区启动“超前发展规划”,选出23个“优先发展区”;提出《远东和后贝加尔地区卢布专项纲要》,一年投资和引资9000亿卢布,合270亿美元。根据规划,到2025年,远东和贝加尔地区GDP将增长1.5倍,在本国经济中所占比重将从现在的8.5%,上升到10.2%,人口将从1040万增加到1240万。2020年吸收中国投资将增长6倍。

俄罗斯不仅东西兼顾,而且南北并重。向南,经济上要面向亚太,发展同中、韩和东盟国家的经济合作;向北,抓住气候转暖的难得机遇,开发北极资源,强化北冰洋航道的使用。俄罗斯不论向东还是向南发展,都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要节点。

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与这些经济体向两边扩展、左右开工有区别。一是辐射面也许更广一些,其他几个都是向东向西,“一带一路”是四面八方广交朋友,扩大经济合作。二是包容性、创新性、长远性相当明显,“一带一路”不是具体的组织,所以不存在吸收成员的问题、不让谁加入的问题,而是谁都可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范围更广,甚至可以与上述几个经济体的向两边辐射结合起来,虽然美国把中国暂时排除在TPP之外,中国提倡包容,如果愿意,TPP也可以与“一带一路”的构想合作。

 “钢铁丝绸之路”缩短中俄距离

2013年夏,中国外交部主管部门领导在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设想时,曾邀请专家学者参与研讨。当时我们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优先领域定位为欧亚大联通和投资贸易便利化,把新疆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最直接的参与者、推动者和受益者,把中亚定位为优先地区。从去年起,我国各地,特别是中西部内陆地区,都争先恐后地拥向西北,唯恐在争取出口市场、物流通道、产业转移对象方面落后于人。由此看来,重点是向西发展,向北发展似乎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丝绸之路”本来就有4条:沙漠“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外国东北和内蒙的满洲里地区是“沙漠丝绸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由此可迤逦到达地中海,直通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现在,中俄、中欧之间的货运成倍增长,借助中俄之间完善的铁路和公路口岸,重开“草原丝绸之路”,顺理成章。

满洲里是我国对俄罗斯最大的陆路口岸,承担着中俄65%的陆路货物运输量。2013年,中俄铁路货运增长7%,共运送40.78万个集装箱。今年第一季度,货运量又增长8%。满洲里口岸过货量去年突破3000万吨。

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货运额巨大,2013年达到3930亿欧元。海运便宜,但太慢;空运快,但太贵。铁路货运兼有两者的长处,优势明显。“渝新欧”货列开通后,18天跑完1万多公里,跨越7 个时区和多国国界,每个集装箱运输成本才9000美元!

更合算的是2013年9月30日成功首发的 “苏满欧”货运专列,从苏州经过满洲里到俄罗斯和欧洲。今年3月起每月开3列,7月起增加到每周一列,全年计划开40列。这条通道启用至今,累计发送集装箱货值达4.6亿元。

“苏满欧”班列有5大优势:

一是运价优势。由于中俄铁路部门都下调运费或提供优惠,幅度达到运价的两三成,目前“苏满欧”班列每个集装箱每公里运费仅为6美分,略高于海运,远低于“渝新欧”等班列。

二是时间优势。“苏满欧”班列全程13~15天,比“渝新欧”少4天,比海运少25~35天。

三是安全优势。班列主要途经政局稳定的俄罗斯,得到了普京的好朋友、俄罗斯铁路公司总裁亚库宁的亲自关怀,比中亚各国查验次数少,货物损毁风险低,安全系数高。

四是货源优势。班列以苏州为起点,可以把上海和长三角等发达地区的高新技术、高附加值产品运往欧洲,实现了国内生产市场和国外消费市场的快速对接。

五是通关优势。班列沿线铁路网发达、运输能力强,满洲里口岸综合过货能力和换装优势明显。

中俄之间除了“苏满欧”班列,还开通了“中俄班列”。

通过这条“草原丝绸之路”和“钢铁丝绸之路”,南到珠三角、中到长三角,北到俄罗斯,都可以与满洲里共享“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红利。

坏事变成好事

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演变,国际形势对中俄发展合作,包括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就是中国人经常说的坏事变成好事。

8月初,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升级。俄国人近90%不在乎制裁,72%的人支持对西方实施反制裁。8月7日,俄罗斯公布反制措施:禁止进口美欧产的部分农产品、原材料及食品。8月初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升级,俄罗斯也实行对西方的制裁。

在俄罗斯看来,制裁“好得很”,既暴露了西方朋友的真面目,又能趁机解决进口替代问题,振兴本国的农业和食品工业,降低食品价格,还可以顺势加强跟发展中经济体互利合作。美国西方对俄制裁促使中俄双方加大相互的战略倚重。俄罗斯6月的民调表明,近年来,俄罗斯对中国的态度明显好转,40%的俄罗斯人认为中国是友好国家。在俄罗斯友好国家排行榜上,白俄罗斯排第一,中国的排名今年首次超过俄罗斯的盟国亚美尼亚和哈萨克斯坦。对美国好感的人只占18%,而一年前是50%。对欧盟有恶感的人则从一年前的3%上升到22%。

人心相通,互信增强,经济合作的阻力就“土崩瓦解”。

俄欢迎中国参与铁路建设

俄罗斯物流落后,物流费用在GDP中占20%~24%,而发达国家仅占10%。随着中俄班列车次增加,俄罗斯铁路的薄弱环节日益显现。28%的铁路桥“年过百岁”,机车平均已使用27年,磨损率近70%,货车磨损率40%。西伯利亚大铁路集中了全国通过能力最低路段的绝大部分,同贝阿铁路一起,现代化改造需要165亿美元。俄罗斯把东部地区的铁路建设和投资看作战略项目,过去由于互信不足,谢绝中国投资,现在欢迎中国参与。

中国有专家建议,把绥满线“嵌入”俄罗斯欧亚大陆桥,拓展国际运输新通道。货物从俄罗斯西部沿西伯利亚大铁路过赤塔向东南,经中国满洲里、哈尔滨和绥芬河,再返回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等港口,海运到日本的日本新泻和韩国的釜山。同样,俄罗斯滨海边疆区以及日本和韩国的货物也可以抄这条近路迅速送到后贝加尔地区,缩短运输距离840公里。

俄罗斯有专家提出,如果运输量够大,可以考虑在绥满线标轨外侧85毫米处加铺一条铁轨,让俄罗斯的宽轨列车无须换轮对,直接穿行中国东北。

其次,就是共同打破美元的霸权地位,中俄以及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加强财政金融合作,扩大本币结算,削弱了美国的独占地位,俄罗斯从美国的借款贷款余额去年1季度是1.4亿美元,今年1季度4400万美元,差不多就减少了1亿美元,相反从中国吸收的资金,今年因为俄罗斯石油公司,天然气工业公司这些大企业吸收资金131.6亿美元,去年同期只有3200万美元,在俄罗斯企业的借款数额当中,中国已经跃居第一了。

还有旅游业,俄罗斯也开始把目光转向中国。受政治局势影响,美国赴俄游客几乎绝迹,欧盟游客减半。莫斯科市政府与旅行社、酒店一起制订扩大中国客源的计划,俄罗斯旅行社招聘更多汉语导游。

还有借助中国服务器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俄准备更加积极地采购中国服务器、复杂电信设备和数据存储系统。这将有助降低对如今在国家采购中占主导地位的美国设备的依赖。俄还希望向中国出售软件。

中国开始向俄提供通信设备。比如,俄电信运营商梅加丰电信公司6月初与中国华为公司签了数百亿卢布的合同,向后者购买用于建设2G、3G和LTE网络的设备。俄国家电信运营商俄罗斯电信公司与华为签了在萨哈林-马加丹-堪察加铺设水下通信光缆的合同,价值8300万美元。索契冬奥会的通信网使用的是华为的设备。很多俄软件公司在中国落地,与中国服务器、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设备生产商的合作,将给俄软件公司带来巨大收益。

中国和俄罗斯互为唯一真正的全面战略伙伴,两国在地缘安全上互为战略依托,在应对周边诸多挑战时,省却了后顾之忧。"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和俄罗斯的国际处境,深化了两国的战略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