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专家 > 向松祚

向松祚 返回

金融机构快速增加 真实经济却持续恶化

文/向松祚


对于虚拟经济与真实经济之间相背离的这种现象,我认为,这是来自于国际货币体系主导中央银行业务模式。因此,需要从国际货币角度来理解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

我们看到,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货币,但经济增长速度却仍然很低,货币和金融指标增长率远快于真实经济指标的增长率。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包括中国,到处都是金融系统,到处都是银行,但是真正的增长率在哪里?更糟糕的现象是,在金融机构快速增加的同时,真实经济在持续恶化。

有几个指标可以用来描述扩张的货币和金融部门。首先就是全球外汇储备,这是全球基础货币的主要部分,但不是全部。现在全球外汇储备(包括中国)已经达到了13万亿美元。出于何种原因?为何要打造如此多的货币?我们是否用得到?如此多的货币,会对实体经济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其他的指标主要来自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全球金融衍生品市场规模、全球对冲基金的规模和数量以及主要国家基金债务占全球GDP的比重等,此外还有全球债权市场汇率波动、股票 价格商品价格和数量等。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如此巨大的货币量和外汇储量,目前实际的贸易量是低于这样的量和水平的。

可以用几个指标来描述现在显著放缓的实体经济,实际GDP增长率、失业率、财政收入增长、企业的利润增长、实际的个人可支配收入指标。这其中最重要和最有趣的现象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所有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都明显减速,无一例外。

以美国和日本为例。日本经济增长最快的阶段是在1950年~1973年,从1973年开始就大幅放缓。这个现象,没有人能够预测到,包括在内的很多经济学家。此外更重要的指标就是实际个人可支配收入,事实证明,美国的量化宽松,并没有提高实际收入的增长,从而也没能够有效地刺激消费的增长。

当然,导致经济放缓的原因还有失业率等很多其他的因素,如果一一进行相关的分析,都将得到类似的结论,欧洲陷入二次衰落,美国和德国的复苏也非常缓慢。

如何来解释这些现象?我们看到的的业务模式是什么?

从国际货币的角度来了解和理解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要从两方面入手,其中央行的业务模式充满玄机。

国际货币历史的关键问题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国际货币体系开始无锚货币。这是无锚货币的国际体系从根本上改变了各国中央银行的业务模式。

这种中央银行的基本业务模式是什么?通胀目标、汇率目标、利率货币、货币供应量等,且所有的模式都在不断地变化,而且都会受到无锚货币的影响。有这样两种方式可以让无锚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发生改变:一是扩大国际基础货币,二是浮动汇率。客观地说所有国家的央行都没有办法影响根本的危机或者是经济基本面,我认为央行应该发挥的作用就是参与到所有的市场中,进行市场中一些包括利率和汇率的调整,而不是来影响和决定汇率和利率。

同时无锚货币的国际货币体系,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极低的利率水平,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国家以及其他国家都出现了负利率的难题或者是困境,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出现了超低利率以及通胀这样的问题。

超低的利率破坏基本的资源和信贷的市场资源配置机制,从而损害了真实经济中的资本投入。过去30年整个金融资产的增长率是5.5%,但实际经济却是平均2.5%。如何来解释这种现象?

过剩的流动性和超低利率阻止了对有毒资产和不良公司的淘汰。过去是说大而不倒,而现在的概念可以说是小而不倒。

问题的出路在那里?第一个出路,创建多体系的国际储备货币,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以及各国中央银行被动累计的外汇储备货币,生活在多元、竞争的时代,在今后10年间我们很难达成共识。我们需要一个稳定和强劲的欧元来促进区域货币和金融合作,这些是我们需要做的,或者是一个出路。当然还有区域层面的货币和金融方面的合作,退有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第二个出路,这或许是不太充分或者很难实现的出路,就是创建多边协议来稳定主要国家之间的汇率。汇率是造成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欧元区、美国、日本、英国、中国会有新的汇率的版本,当然,我们会有一种新的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版本,而他的出现取决于美元兑欧元的汇率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