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专家 > 彭光谦

彭光谦 返回

复兴丝路文明促进共同繁荣

文/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  彭光谦


构建全球开放合作新格局,提升全球开放合作新境界,必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世界共同发展、人类共同进步的新机遇

“一带一路”是源远流长的中华优秀文化在当代的传承与发展,是新时期中国对人类文明的又一次伟大贡献。

“一带一路”目前有很多称谓,有称作“新丝路战略”,还有称为“双丝路战略”,无论怎样称呼,我想这都是一项立意高远、超越时空、具有丰富的时代内涵和时代价值的伟大战略构想。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中国先民就以华美的丝绸、精致的瓷器等先进的农耕文明的结晶为载体,以中华民族的博大胸怀和令人惊叹的智慧与胆略,开辟了绵延万里的古“丝绸之路”,从此开启了不同文明之间的经济、政治、文化交往,成就了一条辉耀千古的贸易和文明之路。茫茫戈壁中“使者相望,商旅不绝”的阵阵驼铃;密林深处,茶马古道,马帮踏下的深深足迹;大洋之上郑和航船传递的“协和万邦”的和平理念,对东西方文明的沟通写下了光彩照人的诗篇。

古“丝绸之路”的伟业并未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湮没。面对全球化日益深入发展的新形势,世界各国日益成为一个命运紧紧相连的“地球村”,中国以当代新的物质文明为载体,再次提出开辟新“丝绸之路”的宏伟构想,赋予“丝绸之路”以新的时代内涵。新“丝绸之路”的提出,赋予人类文明以新的生机,促进世界政治生态的健康发展和世界经济版图的重绘,成为推动新世纪人类进步和共同发展的新动力。

“一带一路”是一种全新的地缘战略观,是对近代历史上各种地缘战略的超越与升华。

自从地理大发现以来,世界交往的范围日益扩大,交通工具的发展,也使世界的联系日益便捷与频繁。在国家间的互动中,各种战略思潮比肩而出,其中曾经引领风骚,对近代历史有过重大影响的是各种流派的地缘战略构想,包括大陆学派、海洋学派、边缘学派等等。大陆学派主张先占领大陆,而后以大陆为依托向海洋扩张;海洋学派则主张先夺取制海权,进而控制大陆;边缘学派则认为如欲控制世界,必须先控制欧亚大陆,而要控制欧亚大陆必须先控制欧亚大陆东西两大边缘地带。这些学派无论是先陆地后海洋,还是先海洋后陆地;不管是先中心,后边缘,抑或反之;尽管论调各异,但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以控制世界为出发点,以扩大海外领地和势力范围为目的,把巧取豪夺、攫取他人的利益为己有作为不变的信条。

当今有些国家忽而强调把战略重心放在西边,忽而强调把战略重心转移到东边,平衡他国,无疑也是这种战略思维的反映。其基本特征就是以军事优势、金融优势、话语优势为支撑,巩固与扩张本国的特殊利益,维护其特权地位。无论使用何种动听的辞藻修饰,都无法掩盖其强权思维、零和思维、丛林思维、冷战思维、对抗思维的本质。这显然是与当代社会联系越来越紧密、共同利益越来越相互交织、文明程度日益提高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的。

“一带一路”与曾经盛行一时、如今在有些地方仍然被一些人奉为圭臬的旧的地缘战略思维不同,他强调的是各种文明的大交流与大交融,是各国政治上的相互平等与相互尊重,是各种经济体之间的互补互利互惠,是全球视野的大格局、大气度、大胸襟,是一种融合思维、共富思维、平等思维、是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共同进步的思维。

这里没有势力范围之争,没有主导权之争,没有凌驾他人之上的特殊利益。这是一种符合人类共同利益,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全新的地缘战略思维。因而从他一诞生,就显示了他的巨大感召力、感染力和凝聚力,一开始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和相关国家的积极响应。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交融而丰富。“一带一路”立足现实,着眼未来;立足中国,放眼世界;承载新使命,孕育新生机,激扬新活力。它是中国的机会,更是世界的机会。

 “一带一路”覆盖世界40多个国家,总人口超过40亿,经济总量超过20万亿美元。“一带一路”海陆相通,东西相望,南北相连,经纬交织,无缝对接,地缘毗邻优势、经济互补优势不断转化为务实合作优势、持续增长优势,不仅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同时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建构全球开放合作新格局,提升全球开放合作新境界,必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世界共同发展、人类共同进步的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