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专家 > 韩旭东

韩旭东 返回

丝路中国梦的历史选择

文/国防大学战略部教授  韩旭东


一个国家单独发展成世界强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大国群发展成世界强国集群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构建新“丝路”所代表的和平合作发展模式是中国实现“中国梦”的历史选择


“一带一路”是中国深化改革和开放的新举措,对世界发展从现有国际秩序平稳向国际新秩序转变将发挥积极的作用。对中国而言,构建新“丝路”是中国实现“中国梦”的历史选择。

第一,我们正处于一个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通过研究,我认为在人类社会发展演变进程中,世界性的战争经历了这样3个时代。第一时代,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之间的冲突和战争形成的第一次世界性战争时代;第二时代是西方强国进行全球性的殖民活动所带来的世界性殖民战争时代。当今,世界又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这个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就是以技术博弈为中心的战争时代。它已经去除了地理范围界限,以整个地球为视角,在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展开了博弈。第一个世界性战争时代,主要以掠夺财富为特点;第二个世界性战争时代,西方殖民列强主要是通过宗教、武力、经济掠夺建立势力范围。随着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的到来,战争为经济服务的地位正在下降。美国从海湾战争开始到现在已经打了多次战争,从这些冷战后局部战争所产生的经济效果来看并不理想,也就是说并不如第二次世界性战争对经济所发挥的作用强烈。我认为再使用战争手段来发展经济和提高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的时代已经过去。非战争手段包括和平手段、军事威慑手段等。其中,和平手段将发挥主要作用,军事威慑手段将发挥辅助性手段的作用。在第三次世界性战争时代里,国家的发展将更主要是使用和平手段。“一带一路”从本质上讲是和平手段。这正是我们追求和平的一种选择。

第二,中国发展成大国的时代环境正在发生变化。纵观近代以来,有9个人们认可的世界性的强国,从葡萄牙、西班牙到苏联、日本、美国等等。我们发现,这9个世界性的强国在发展过程中,都是后起者通过军事手段打败守成者成为了强国。而且,每一个强国崛起过程中,几乎没有邻国可以与之竞争。当今,中国因要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而饱受关注。但是,中国选择的发展之路与历史上强国的发展之路将有所不同。中国主张不以战争手段来发展成为强国。这是根据时代特点所得出的一个结论。这个时代的特点不是世界性的殖民时代,而是处于第三次世界性战争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一个国家不可能再通过战争崛起为世界性强国。这是不现实的。另外,中国周边有俄罗斯、日本、印度、美国这些都想发展成世界强国的国家力量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须采取和平手段才能够发展起来。基于此,我们不难发现,当今世界单一国家发展成世界强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大国群发展成世界强国集群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中国也必须和平发展。

第三,国家间的竞争内涵发生了变化。在殖民战争时代,国家间的竞争是通过在地理上划分势力范围来实现的。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竞争仍是世界上殖民战争的延续。海湾战争的爆发意味着新的战争时代已经到来。在新的战争时代,随着全球化不断深化,各国的经济都在向全球蔓延,各国国家利益的融合不断扩大,融合速度不断加快。各国之间的竞争不再局限于某个地理范围而是在整个地球范围内进行竞争。如果再使用战争手段来进行发展也并不现实。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利益不断向海外拓展,这种拓展的突出特点就是向全球延伸。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可能使用军事手段在全球范围内维护这种利益的安全,只有通过和平手段支撑这些利益的安全。

第四,中国与其他大国发展强国的历史条件不同。有些观点认为中国要以战争手段或者通过战争重新走其他国家的老路来发展成为强国。我认为,这是一条死路,持这些观点的人需要对中国的传统进行深刻认识以后再作进一步的结论。中国与其他大国发展强国的历史条件不同。中国作为一个农耕大国,自古以来都是以农耕经济作为立国之本。这一点决定了中国积极主张维护和平。另外,中国是东亚地区惟一的一个大国,构建了“朝贡体系”。中国不需要战争手段来维护大国的地位,这一传统仍然深深影响着中华民族的子孙,尤其是中国现在的执政者。所以说,从历史传统上来看,中国不可能通过战争手段来实现大国的崛起。

第五,新“丝路”是中国在和平发展过程中采取的一个新的发展形式。这个新的发展形式意味着和平与合作。它借用了一个历史名词,其内涵在新时代又有了新的发展。和平与合作的发展并不意味着使用战争,但是,没有战争也并不意味着就是和平的,和平并不意味着安全,也是充满着各种威胁的。因此,在推进新“丝路”过程中,我们也不可能不发展中国的军力。非战争手段也并不意味着不使用军力。威慑是一种非战争手段,但要使威慑达到效果,必须以强大的军力作支撑。在和平发展道路上,中国的军力始终应该作为经济发展的后盾,支撑“一带一路”的构建和深化。

中国所面临的形势是十分严峻的。通过研究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现在的周边安全环境之所以日益复杂,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两个重心深深地压在中国的头上:一个重心就是全球经济重心,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全球的经济重心是从南欧向西欧移动,然后从西欧又向北美移动,从北美又向亚太方向移动,也就是说,全球的经济重心是从东向西移动的。另外,美国的全球称霸战略重心则是从西向东移动的,从西欧向中东,然后由中东向亚太方向移动。现在美国的全球称霸战略重心和世界的经济发展重心都压在了中国周边,也就是亚太地区,导致了中国周边环境前所未有地复杂。这种复杂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

21世纪是海洋世纪。中国正在建设海洋强国,正在“由陆向海”发展。然而,随着美国全球称霸战略重心向亚太方向调整,美国正在亚太地区构建“由海向陆”的空海一体化作战构想。在我国“由陆向海”发展、美国“由海向陆”遏制的形势之下,中国也不得不大力发展军力,以维持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进程中,和平与合作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