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孙现朴:“印太”语境下的美印关系

孙现朴:“印太”语境下的美印关系




印度有意组建一个由其主导的中等国家联盟,以此来作为今后美国力量从亚洲撤出的备选方案,以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战略冲击



文|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


近年来“印太”概念频繁见诸报端,逐渐成为了一个各方接受的地缘政治概念,这也反映了地区内国家的战略诉求。作为“印太”地区的两大政治力量,美国和印度关系的发展对“印太”地缘格局演变有重要影响。而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印关系将向何处去,将对地区格局发展施加何种影响,正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时代的美印关系或将延续以往良好的发展势头。执政不久,特朗普就与莫迪进行了电话交流,表示印度是美国处理全球问题的真诚合作伙伴,美印需继续加强在经济和防务等方面的合作。2017年6月,莫迪访问美国与特朗普举行了首次会谈,特朗普强调美印关系从未如此牢固。10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公开演讲中,称要打造“下一个世纪的美印关系”。2018年1月,美国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则提出,支持印度成为“印太”地区的领导者,美印关系对印太地区繁荣稳定至关重要。


迅速升温的美印关系

冷战时期,美印关系发展不畅,但进入21世纪,双边关系迅速升温。2000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印度,双方发表《印美关系:21世纪展望》,强调共有的“民主基因”,把关系定位“天然盟友”。小布什时期,美印在反恐和防务方面进行密切合作,取得重大成果,签署了《民用核能合作协议》。

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提出“再平衡”战略,愈发重视印度在地区战略格局中的地位。2016年6月莫迪访美时,两国联合声明中指出,美国承认印度为“主要防务伙伴”,美国将促进与印度的技术分享,达到等同于最亲密盟友和伙伴的程度。在国防合作协议的推动下,两国军工贸易发展迅猛。在经济领域,随着印度经济迅猛崛起,美国对印度的看法逐渐转变,认为新兴的印度是巨大市场,能为美国公司提供大量的机会。

美印关系发展的新动向

2017年初,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秉持商人逻辑的特朗普认为,国际政治有“交易”的色彩,“取”“予”是国家间交往的核心理念。他不像克林顿、小布什等追求在全世界扩展“美式”民主,强调美国应将主要精力聚焦国内,鼓励地区伙伴发挥更大作用。在此战略认知基础上,一年多来美印关系发展呈现一系列新动向。

首先,联合打击恐怖主义是双方合作的重要内容。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就表现出对极端势力的强烈仇视,宣称美国必须打败恐怖主义。入主白宫后不久,特朗普签署打击恐怖分子的法令。与此同时,南亚是恐怖主义泛滥的重灾区,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常年位列全球恐怖组织伤亡榜单的前列,莫迪政府面临严峻的反恐压力。

从战略目标来看,美印都希望根除中南亚地区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一直以来,印度希望在阿富汗事务上发挥更大作用,担心阿富汗恐怖势力“外溢”影响其国家安全。特朗普政府也希望战略伙伴分担更多责任,美国今后或将支持印度向阿富汗派出军事力量。2017年3月,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访问美国,与马蒂斯、麦克马斯特等举行会谈,双方商讨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加强合作共同面对南亚恐怖主义挑战。马蒂斯高度赞扬印度在维护南亚地区安全方面的贡献,印美明确表示要推进联合防务行动。6月,莫迪访美期间印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双方承诺加强在打击“基地”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方面的合作。

其次,继续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安全合作。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鼓励印度“东进”太平洋,2015年奥巴马访问印度,双方发表《美印在亚太和印度洋地区的联合战略愿景》强调“美印更紧密的伙伴关系对促进亚太和印度洋地区的和平、繁荣、稳定不可或缺”。2016年6月,莫迪访美时,美国给予印度“主要防务伙伴”地位。

⬆当地时间2017年6月26日,印度总理莫迪访问美国(CFP)


特朗普时期,美印在维护“印太”地区安全方面延续了这一良好发展势头。2017年2月,特朗普就任后不久,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与印度时任国防部长帕里卡通话,表示“要持续推进双边防务合作”。3月美国五角大楼还表示,印度是美国防务伙伴的优先选择,是美国维护其亚太利益的战略支轴国家。从近期美印密集互动来看,今后印度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支点作用将愈发突出。

2018年1月,美国新任驻印度大使贾斯特在举行公开演讲时已经明确表示,美印安全关系的升级是保证“印太”地区安全的首要支柱。在安全领域,首先,美印需继续加强海上演习,既要推动双边军演,还要加大在人道救援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其次,双方在防务贸易领域的合作潜力无限,特朗普政府希望提升与印度在武器贸易方面的水平,并推动武器的共同研发和联合生产。第三,双方政府还需致力于加强两国军事人员交流互访。

第三,努力实现经济合作的双赢。近年来印度经济发展形势非常亮眼,经济增长率稳居世界前列。这一方面意味着印度能为美国提供潜在市场,另一方面意味着印度能够从与美国的贸易中获得更多机会和利益。

特朗普上台后对多边合作的方式持消极态度,冀望以双边合作方式就经贸问题展开磋商。在此背景下,美印双方有望展开双边投资贸易协定的磋商。此外,莫迪政府上台后,极为重视科技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相继提出“数字印度”、技能印度”、“智慧城市”等理念;美国是世界上科技最为先进的国家,以科技促进经济发展是美国常借助的手段,美印在上述领域已经开始进行合作。

第四,能源领域的尝试性合作。以往美印合作很少触及能源领域,印度在能源领域的主要合作伙伴多为西亚非洲国家。但是随着美国能源革命的推进、印度工业发展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大,两国开始寻求在能源领域加大合作力度。

美国的能源资源储量位居世界前列,能源开采技术更是世界一流,美印在这两方面有广阔的合作前景。一方面作为能源资源非常匮乏的大国,印度国内在石油、天然气、煤炭、铀资源等方面都有很大的缺口,另一方面为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保护自然环境,印度也需要在清洁化石能源开发、能源储存、再生能源利用等方面提高技术水平。特朗普上台后,双方加速推动能源合作。2017年美国已经向印度开始运送原油,双方进行尝试性合作。此外,美国驻印度大使贾斯特还表示,如果印度有意愿继续提升能源安全水平,美国愿意为印度提供服务保障、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和技术支持等。


美印关系走向与地区安全

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目标是构建基于规则的安全网络,让盟友、伙伴分担更多的责任。印度在印度洋的重要地缘位置,加之蓬勃发展的经济等因素,使之成为美国的重要依赖对象。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仍然将维持在“印太”地区的优先地位作为重要目标。在此进程中,美国一方面希望巩固与日韩等传统盟友的联系,另一方面,还希冀提升与印度等新伙伴的关系,并希望在其盟友和新战略伙伴之间串联,使它们建立更为紧密的安全关系。与此同时,莫迪政府也有与美国政府实现战略协作的意愿。尤其是面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强势崛起,印度认为在其实力相对较弱,无力平衡中国背景下,希望联系其他强国应对中国强势外交带来的压力。目前越来越多的印度精英认为,中印今后在亚洲将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他们强调尽管中印都主张全球多极化,但在亚洲地区中国正在寻求“单极”主导地位,这显然不符合印度的国家利益。印度心目中的亚洲是多极的,中、日、印在地区事务中都要发挥作用。因而,莫迪政府在坚持战略自主的前提下,今后依然会根据实际需要与美国进行密切的战略合作。对有民主国家结盟色彩的美日印澳战略对话或将更加积极,不再避讳谈论此话题。

同时,需要关注的是,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收缩”,印度越来越重视与“印太”地区的中等强国如日本、越南、印尼、澳大利亚等的战略合作。印日澳三边对话已经启动,强调三国在海上安全、反恐和地区互联互通等领域的合作。印度的雄心还不止于此,它有意以此为基础将印尼、越南等纳入其中,组建一个由其主导的中等国家联盟。以此来作为今后美国力量从亚洲撤出的备选方案,以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战略冲击。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能够在地区建立起以印度为首的中等强国联盟,这也完全符合近年来莫迪政府致力于把印度打造为“领导国家”的外交努力。(编辑:杨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