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刘群: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加速

刘群: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加速


在全球化背景下,随着产业链的延伸,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势头日益加快,成为推进经济全球化的重要领域

文|刘群  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战略与防务一室主任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加速


●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加速的根源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方式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发展趋势


国防工业是国民经济中的特殊产业部门,它兼具促进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的双重角色。国防工业国际合作是主权国家之间武器装备研制、转让及其政策协调等活动。在冷战时期,北约、华约两大阵营争夺军事优势,分别在各自的联盟内部推进国防工业国际合作。期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也有小规模的国防工业国际合作,这些合作都不同程度地打上了冷战的烙印。冷战后,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在全球化背景下,随着产业链的延伸,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势头日益加快,成为推进经济全球化的重要领域。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加速的根源

冷战结束后,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各国国防科技水平参差不齐,国际军工合作加速有着复杂而深刻的原因。

实现规模经济。国防工业具有典型的规模经济特征,产量规模越大,单位经济效益越高。新一代武器的研制与生产需要大量资金,这对于各国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原负责人诺曼.奥加斯汀认为,从歼击机这一机种问世开始,新飞机的研制成本每十年增加3倍。根据这一趋势,到2054年之前美国的所有军事预算可能只能研发一个战机型号。国家之间特别是在军事联盟内通过合作生产和共同采购,分担武器装备研制成本,从而节约国防开支,减轻了国防采购的预算压力。

实现优势互补。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在国防科技的各个领域都保持领先地位,发挥各国比较优势,通过国际合作,如采取直接购买、许可证生产、合资、合作、兼并等形式是更为经济的选择。可进一步优化本国国防工业基础。以北约最具代表性,北约国家以各国比较优势为基础,建立内部统一军工市场。在这个市场中,各国按照其最佳生产能力分别为对方开发、生产、支持、提供装备。如此则“浪费性复制”将不再存在,开启了低单价、标准化、通用性的长期装备生产过程,实现了武器装备标准化,联盟内部军火交易增加,装备价格大幅下降,国防开支节约效果显著。  

发挥学习效应。所谓学习经济,指随着累积生产时间、生产的专业化程度、生产经验以及熟练程度等因素的提高,使得生产的单位成本下降。通过学习效应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降低了本国的采办费用,较低的成本又进一步提高了出口的竞争力。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方式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形式非常丰富,随着实践的发展不断创新发展。主要包括:

许可证合作。国防技术许可证合作实质上是基于国防研究与发展的知识产权的国际合作。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为了摆脱军事上的对外依赖,不满足于在军火市场上单纯地购买成品装备,期望在购买武器装备时能更多地引进技术和生产工艺,以便发展自己的国防工业,强化自己的国防工业基础。许可证合作包括生产和贸易两个环节,是生产、贸易一体化。在国际军火市场上,装备购买国在购买装备时,往往要求军火出口国在出口军火的同时,出售国防技术生产许可证。按照技术生产许可证贸易规定,军火出口国要向军火输入国提供有关技术图纸、主要部件和必要的生产设施,由输入国组织生产。而军火出口国允许某些国家建立生产武器装备的许可证生产线,既能稳定国外市场,又可加强对接受国的控制。

联合研制。联合研制是指在国防工业的技术领域,两国或多国对改进旧装备、研究新装备所进行的双边或多边技术合作。合作各方按照专业分工,发挥各自特长和优势,进行优化组合,共同完成某项高新装备的研制开发任务,并按照政府协议或公司合同,生产新型或改进武器装备。联合研制一般必须具备四种条件:合作双方是盟友,关系稳定;技术上互补,各有技术优势,能够取长补短;经济上要互利,研制经费合理分担,研制成果共享,均有利可图;军事上通用,盟国之间平时要进行联合演习,战时要进行联合作战,指挥要实现一体化,装备研制必须制式化和通用化。与联合研制相近的国防工业国际合作方式还有技术转让,技术转让起着推动国防工业技术进步的桥梁作用。

⬆第23届国际国防工业展(新华社外代图片)


合作生产。合作生产指不同国家的国防工业企业在政府的授权许可下,按照预先商定的分工,分别生产某种武器或某种装备的有关零部件,然后通过总装形成完整的产品。通常包括技术上的合作、生产上的合作、协作生产等。技术上的合作是合作诸方共同研发,然后分工生产,在双方商定的市场范围内销售;生产上的双方寻求合作是成本更低、质量更好、工期更短。协作生产是一方提供专业技术、专利或商标使用权,或提供某些关键性设备、部件或特种材料、仪器表等;另一方提供其它条件,如厂房、机器设备、技术力量、管理力量、劳动力等,双方共同完成生产任务。合作生产有利于各国扬长避短,在国防工业国际合作中找到自己位置,发挥优势,克服不足,实现政治军事经济利益最大化。国防工业合作成为北约防务一体化的重要抓手。例如,为了研制第五代飞机——联合打击战斗机(JSF),美国成立了国际财团。除主导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外,还包括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普&惠公司、艾利逊公司、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和不列颠航空航天公司。美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荷兰、土耳其、澳大利亚、挪威和丹麦联合为计划拨款。

军火贸易。由于武器装备订货有限,国内市场较小,许多国家想保持较强的国防工业能力,都高度重视出口。举办大型武器装备展是提升武器知名度和促进俄罗斯武器出口的重要方式。法国政府在制定新的武器装备发展计划时已把出口潜力考虑在内,要求政府在必要时给予政治上的支持,为其出口创造有利条件,甚至以政府间协议的方式促成出口合同的签订;要求军队在推销、签约和执行合同的各个阶段参与诸如装备性能演示人员培训、售后服务等项活动;要求金融财政部门为军品出口提供更加有效的信贷保证。大宗合同项目由政府机构进行管理并统筹安排贸易补偿。
此外,军事科技交流和国防工业援助等多种形式。

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发展趋势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因应全球军火生产贸易市场需求缩减和高技术战争的需要,国防工业国际合作呈现出新的时代特征。

国防工业国际并购增加。冷战结束后,国防工业集中化和垄断趋势日益明显。通过合并与收购建立国外子公司是快速进入国外市场的一条重要渠道。一些主要武器承包商通过购买外国公司和在海外建立分公司的方式增强其技术和经济实力,扩大市场。推动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主要是大型军火出口和公司并购。冷战结束后,以合并、收购和合资为主要方式的集中化速度极大地提高,在欧洲主要军火生产公司之间、美国与西欧之间的集中化程度提高。
高技术武器装备交易增多。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借冷战后几场高技术战争,大肆倾销军火,是全球最大的装备供应国。在武器装备品种上,先进大型装备系统在国际军火交易中比重上升。特别是电子技术的飞速发展,导致各种雷达系统、通讯系统、C4I指挥系统、电子侦察与干扰系统等已广泛运用于战场和其他军事领域。

中国国防科技工业的发展是建立在国际合作基础之上的。新中国成立时, 只有70多个小型军工企业,只能从事旧式武器装备的修配和小批量生产。建国初期,在苏联援助下初步建成了国防科技工业体系。六十年代后,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经历了曲折的历程,走上了自行设计、自行研制、自行生产的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改革开放后,抓住机遇大力推进国防工业国际合作。80年末以后,美国与部分西方国家对我国实施武器禁运。随着国防科技工业的发展,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有着独立完整国防科技工业体系的国家之一,国际合作全面展开。目前,中国国防科技工业国际合作已初步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局面。中国国防科技工业正不断优化国防科技工业发展战略布局,民品比例占七成以上。中国军工企业正在探索创新“一带一路”参与形式,大力推动军工军贸、核和航天合作,加快优势装备走出去,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工程承包和战略资源开发,中国国防工业国际合作的步伐不断加快。(编辑:杨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