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林业投资的新窗口

林业投资的新窗口


在全球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大潮流下,多数林业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开始关上原木出口的大门,但另一扇“窗”——木材加工,正在逐渐打开

文|本刊记者 侯洁如 张梅     摄影|张梅


● 非洲林业方兴未艾

● 做可持续发展的循环林业

多考虑中长期布局而非短期获利


木材是国际公认的四大原材料(钢材、水泥、木材、塑料)之一,对人类生活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要消耗约1.6亿立方米左右的木材,其中50%以上要依赖进口。

非洲就是我国原木和锯材进口的重要地区。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10年间共进口非洲原木2971万立方米,总金额132.6亿美元。2017年从非洲进口原木419.5万立方米,金额17.87亿美元,数量增长12%,占中国进口热带阔叶原木1044.6万立方米的40.2%。

伴随着原木和锯材进口数量和金额的增加,非洲林业吸引着资本不断流入,我国企业对非洲林业的投资日趋活跃。

非洲林业方兴未艾

很多人一听到非洲,就会想,非洲怎么会有林业和木材?

实际上并非如此。在北非,的确少有森林,几乎都是沙漠。但是南非、东非和西非有着丰富的林业资源。非洲森林面积6.24亿公顷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蓄积量为464.6亿立方米。就具体国家而言,从森林覆盖率和森林面积来看,刚果(金)的森林覆盖率达53%,莫桑比克的森林覆盖率高达51%,贝宁的森林覆盖率达41.2%。而即使是由于过度开采而使森林面积迅速下降的加纳,其森林覆盖率也达到22%。刚果(金)和安哥拉的森林面积则分别达到了123万平方公里和53万平方公里;莫桑比克、加蓬和刚果(布)的森林蓄积量则分别达到了17.4亿立方米、4亿立方米和3亿立方米。

非洲丰富的森林资源吸引了很多企业前去“捞金”。一些企业直接前去采伐原木或进口原木回国售卖。非洲的森林大都属于天然林,树木年份较旧,有着不少质地优良的木材,非洲的红木、檀木、花梨木、奥库梅、乌木、樟树、栲树、胡桃木、黄漆木等经济价值都较高,让商业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从中获利。

然而,大规模的采伐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环境生态系统,也严重影响了全球的气候变化。在全球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大潮流下,多数林业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相继制定了森林法、林业法等法律法规,对森林的规划、开采、利用设定相应的规定和门槛,开始关上原木出口的“门”,继续利用非洲相对便宜、可获得的木材资源来做短期的投资,空间越来越小。

一扇“门”在关闭的同时,另一扇“窗”——木材加工,在非洲国家逐渐被打开。

近年来,非洲国家发布了多项法规和政策,鼓励企业提高木材加工比例,同时也鼓励国外厂商参与林业开发和木材加工。

一些企业从中看到了发展的机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向非洲出口林业机械设备的中国福马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马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木材加工在非洲有着无限的前景。”福马集团董事长刘群在接受《中国投资》记者采访时提到,非洲森林资源丰富,林业加工虽然目前仍处于较低水平,但未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会展现出越来越强的吸引力。

首先,大力提高木材加工水平是非洲国家的必然需要和非洲林业发展的必由之路。由于经济发展落后,工业化水平低,非洲国家的木材加工虽有一定的产业规模,但仍多数处于初级加工的水平和阶段,且原木采伐数量大于木材加工数量。如莫桑比克原木产量达1842万立方米,刚果(布)原木生产能力达1000万立方米,而木材加工产量仅200万立方米。据非洲木材组织统计,目前非洲热带木材产品的45%以上仍为原木出口(亚洲为不到10%,拉丁美洲则几乎为0),其余的55%也多为初加工的锯、切木材。

其次,非洲市场空间大,未来发展前景广阔。任何国家要发展,木材都是不可或缺的投资。目前,非洲多数国家出现了林产品进口值大于出口值的情况,这也就意味着本地企业远远没有满足非洲对于加工后的板材、家具等的需求。未来随着各国投资的增加,非洲的经济发展水平将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其对于木材加工品的需求就会出现大的增长。

再次,木材价值没有得到充分挖掘,未来盈利空间大。目前,非洲当地的木材还主要是用来做燃料。一些很粗的树,也在采伐后被随意扔在森林里,作为燃料直接烧掉。利用价值比较高的桉木,因为较直,在当地就被用来做电线杆。这些一旦进行加工,用来做人造板、家具或者地板,价值直接翻多倍。

此外,非洲劳动力成本较低也是企业到非洲投资的有利条件。如南非是非洲劳工工资较高的国家,当地一般工人全年收入大约为15,000~18,000元人民币,与中国相比具有很大的人工成本优势。

做可持续发展的循环林业

非洲林业市场潜力巨大,但要投资首先得考虑如何开发的问题。

“在全球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大背景下,森林资源的稀缺性和经济社会发展对木材的刚性需求的矛盾日益尖锐,只有通过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循环林业产业才能解决这一矛盾。”刘群说,而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循环林业产业正是中国企业的优势所在。

而且,帮助非洲国家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循环林业产业, 在对森林科学规划开发、种植的基础上,获得可循环再生的木材原料,建立木材加工工业园,进行木材综合开发,从而带动当地基础建设,建立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提高木材综合利用率和附加值, 保护森林资源,增加就业,增加外汇收入, 改善产业结构,最终实现当地区域经济发展,这正是非洲国家的迫切需要和最受欢迎的投资方式。

这种模式在局域森林资源整体规划的基础上,产业部分由多个上下游关系的单独生产单元组成,每个生产单元均有独立进入市场的产品。同时,也可根据市场的需求,制订不同工艺方案。

福马集团与南非企业FX Group,共同建设日产300立方米的刨花板生产线就是一个例子。FX Group目前在南非境内拥有30家全资直营店,其经营模式为“前店后厂”的一站式家具及配套服务,根据客户的需求量身定做板材产品。2016年,FX Group与福马集团合作在南非建立日产300立方米的刨花板生产线。项目所在地为南非人工林栽种区,项目所用原料大部分采用周边木材初级加工企业的剩余物进行加工,既解决了区域木材加工剩余物无法处理的难题,也提高了木材的综合加工水平。

同时,由于该地区电力基础设施落后,福马集团就联合中国中轻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为生产线配置了一个4.5MW 小型生物质电厂,电厂直接利用木材加工剩余物进行发电,这些电不仅可以保障大型工厂的生产,还可以满足人们家居、上网等生活用电。

多考虑中长期布局而非短期获利

要到非洲从事木材加工甚至是林业开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的林地资源是开发的基础。在非洲,各个国家林地资源的情况不同,有的属于国家所有、有的属于当地林农所有,也有的属于大的林业公司所有。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能否为了相同的目标形成利益共同体,是个未知数。

资金是开发的保障。林业开发项目需要大量资金,但是利用中国政府的买方信贷或资金进行投资在这个行业存在问题。我国政府在投入资金的时候,希望对方提供主权担保,但是林业项目,因为不属于大型公用基础设施建设,所以非洲当地政府提供主权担保有难度。

即使在解决了上述两个前提问题之后,一些开发过程中遇到的具体问题也颇令人头疼。

非洲产业环境还远远不如中国,各类配套措施难以跟上。我国在近些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和发达的产业体系,做任何事情只要有想法,会有很多人做配套。但是在非洲很难做到这一点,在非洲投资需要考虑全系列的整体解决方案或是考虑整合内部的资源,“组团出海”。

人才也是较大的问题。在国内,要寻找到刨花板厂或者电厂的管理人员和一般的高级技工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是要派合适的人去非洲常驻有问题。目前较为合适的解决方式就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选聘一些人过去两到三年,把当地人培训出来,实现人才本地化,在这个过程中,不是简简单单地做一个产品或者项目的问题,需要整合优势、系统考虑。

此外,中国的企业要到非洲投资和建设,还需要考虑对当地的技术转移和民生改善。“当地政府都很看重企业是否有比较优势可以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如果自身的竞争力不强,还想着到非洲捞一票,这种可能性不大。”刘群说,进行不是短期获利而是中长期布局的考虑,投资和建设都会更加理性。

非洲面积较大,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也不在少数,但哪些国家投资潜力较大?

刘群告诉记者,投资潜力比较大的国家要具备几个条件。一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二是有丰富的林业资源,三是需要有健全的法治环境。

从这三个方面考虑,南部非洲和东部非洲投资潜力较大。例如南非、莫桑比克、安哥拉、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等。这些区域的国家森林资源比较丰富,经济发展状况较好,而且所沿用的法律、惯例和国际上基本一致,有着相对成熟的商业环境。

“如果法制环境好,项目投资、产品销售的过程则更加有保障。在法治环境不是太好的国家,尽管在投资方面可能和高层政治人物达成了初步意向,还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刘群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福马集团在某些非洲国家做了很多尝试,但成效欠佳。

目前非洲的林业投资虽前景广阔,但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刘群建议,政府可以通过政府间合作,为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林业和木材加工项目提供安全保障和优惠的条件,特别是提供所在国林业资源综合利用的政策和规划指导。同时,加大金融和保险方面的支持,解决木材加工企业普遍规模小,资金不足的问题,并降低投资、贸易风险。此外,政府还可以加强对拟投资非洲林业的中国企业的培训、指导,以便让企业了解相关国家资源、社会环境、法律等方面的信息。(编辑:杨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