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试水非洲公路特许经营

试水非洲公路特许经营


试水非洲公路特许经营

——专访中国建筑国际工程公司执行总经理李吉勤

文| 本刊记者  侯洁如  张梅 图片提供| 中国建筑国际工程公司


  导 读 

项目是多赢的,未来30年,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可以正常发挥功能,法国公司EGIS会有稳定收益,中国建筑除有稳定收益外,在中西部非洲区域的可持续发展也有了支撑。

● 跨国合作降低项目风险

曲折的谈判

托底的保障机制

探索非洲投建营一体化




在2008年前,连接刚果(布)首都布拉柴维尔和经济中心黑角的老公路因年久失修,淹没在了马永贝原始森林与深沟崖壁里,旱季勉强还能通行,到雨季基本就没了路,严重影响了布拉柴维尔的物资供应甚至整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修一条连接两个核心城市之间的道路成了刚果人民的“梦想”。

“我们克服了物资匮乏、蚊虫肆虐、疾病困扰等困难,用八年时间,建成了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让‘天堑’变成了‘坦途’,圆了刚果人民的梦想。然而,在交付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中国建筑国际工程公司执行总经理李吉勤在接受《中国投资》杂志记者采访时说,2016年3月,总投资28.9亿美元,全长536公里的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全线贯通,将两座城市间单程时间从原来的一周缩短至6个小时,但项目一直处于没有运维的状态。

如果项目不运营、维护,用不了几年就自然毁坏。

“后来我们主动求变、因势利导,将项目转变成三方共赢的特许经营项目,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2018年12月,我们正式与刚果(布)政府签署合同。这个项目是一次试水,对于未来在更多地方推进投建营一体化有着重要意义。”李吉勤说。

跨国合作降低项目风险

《中国投资》: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2016年已经建成,为什么在两年后才签署了特许经营合同?

李吉勤: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于2008年5月动工,2016年3月全线竣工,是刚果(布)等级最高、通行体验最好的公路。项目的工程建设共分为两段完成,2012年我们在完成一期建造后,发现因为刚果(布)政府没有道路运维的机制,无法完成工程转交,项目处于没人接收的状态。

后来我们提出,由公司负责运维,刚果(布)政府负责收费,收支两条线,每年刚果(布)政府支付给公司一定费用,这时项目还未进入TOT或者特许经营阶段。

提出这个方案,一是从项目建设方本身考虑,项目可以完成转交。二是从刚果(布)政府的角度考虑,刚果(布)雨季漫长,1号公路穿过的马永贝原始森林降雨量每年近三千毫米,如果公路不进行运营维护,用不了几年就会自然毁坏。三是道路上每天都有从原始森林拉木材的大型车辆车经过,这些车载量将近200吨,而且超载情况严重,对道路的碾轧破坏严重,如果不加控制,用不了几年这条道路就会毁掉,所以必须严格限制超载。

实际上,特许经营项目最早就是这样提起来的,我们帮助刚果(布)政府限重、控制超载,收取罚款后交给政府,但因为刚果(布)政府财政收入很少,因此,他们提出以罚款维持项目运营,而且仅是称重,没有其他运维事务。

二期建设过程中,国内也开始倡导建营一体化,我们也逐步跟当地探讨以正式特许经营合同的形式运营,为运营增加法律保障,同时避免其他政治等各类风险。刚果(布)政府在2015年就聘请瑞士公司,启动1号公路以及另外一条2号公路的特许经营招标文件和可行性研究,2017年特许经营项目开始国际公开招标。

项目前期的建设和后期运营从合同上没有关联,但从中间过程来讲,是企业主动求变、因势利导,将其转变成特许经营收费。当时投标的有三家企业,其中两家都是法国公司,后来我们和法国知名道路运营公司EGIS集团合作,组成了联营体。

《中国投资》:为什么选择和法国公司合作?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筑)独立承担运维工作,利润不应该会更高吗?

李吉勤:我们算是合作共赢。在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建设中,我们是工程建设方,EGIS是监理方,双方对这条路都很了解,而且经过四五年的磨合,关系相处得很融洽,彼此都比较信任和认可,应该是最好的组合。因为公司在海外缺少特许经营项目经验,而EGIS对国际公路的标准更熟悉,对道路运营也很有经验,而且他们在法国及其他国家做了很多特许经营项目,相较于我们有明显的经验优势。另外,法国公司在语言、法律体系等方面也有优势,由他们跟刚果人谈判比我们更有利。
对于独立承担运维工作的利润,我认为不能简单评估。因为公路运营期长达30年,影响收益的因素很多。通过跟业主的谈判,我们发现EGIS对特许合同、运维的理解比我们更深刻,在很多细节方面也比我们有经验,而且未来对当地雇员的管理、安保的问题、跟政府谈判调价等,EGIS也都会起到关键作用。所以,综合考虑,和EGIS合作对未来的经营、管理风险掌控非常有利,所以我们希望能合作。

曲折的谈判

《中国投资》:整个谈判过程顺利吗?

李吉勤:2017年确定我们为优先谈判人以后,从2017年的10月份开始一直到2018年12月3号签约,密集谈判过程大概是一年。在过程中,无论是和刚果(布)政府谈判还是跟EGIS合作谈判,都非常曲折。

首先,刚果(布)政府之前也没有公路特许经营的项目。在制度安排上,包括董事会的安排,股权、税收,特许经营费等一系列问题上,谈的比较辛苦。另外,刚果(布)希望把2号公路一起打包做特许经营。2号公路全长1000多公里,目前不具备收费条件,如果要具备收费条件还需投资近2亿美元,我们测算后认为,2号公路的收费可能无法覆盖2亿美元的初始投资及运营的费用,仅是这个问题的谈判就耗费了大量精力。后期,关于减免税、退出机制等问题,也先后谈判了七八轮,确实是个艰难的互相博弈过程。

在和EGIS谈判中,我们前期明确,他们做收费运营,我们做维护大修。我们最初设想是紧密合作,各自把成本和利润开诚布公,当然,法国人十分谨慎,他们一直坚持不向我们公开所有成本方案,僵持了很长时间。但因为我们是绝对控股方,最终还是同意了。

《中国投资》:谈判后约定的公司基本架构是怎样的?

李吉勤:从项目股权结构看,我们占70%,EGIS15%,刚果(布)政府15%。董事会里面我们占三席,法国公司占一席,刚果(布)政府占一席。政府不参与项目公司管理,总经理和财务总监是中国建筑任命的,法国公司派一位公司副总,部门内部大家交叉任职,道路收费以法国公司为主,运维大修以我们为主。在管理层,我们也希望能有当地高学历和高素质的人进来,他们的文化背景、语言等优势会让管理的效率比我们高很多。具体参与运营的员工,我们希望多聘任当地员工,培育提高当地人的技能,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托底的保障机制

《中国投资》:我们都知道,在非洲不确定性因素较多,这种情况下,各方利益如何保障?

李吉勤:我们目前对项目的测算比较乐观。未来公路的收费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刚果(布)国内市场。从出口看,刚果(布)木材的数量和质量在非洲都名列前茅,是木材重要出口地,而刚果(布)的铁矿现在也没开发出来,以后也会有很大的出口潜力。从进口看,因为刚果(布)是高度依赖进口的国家,没有基础的工业体系,例如,刚果(布)虽然产原油,但没有成品油加工,所有的成品油都依赖进口,进口货物会大量从黑角运往布拉柴维尔以及沿线城市。二是周边潜在的市场。未来的刚果(布)和刚果(金)两刚大桥修建后,会有很大的拉动。刚果金有7000多万人口,是一个大国,仅和布拉柴维尔一河之隔的金沙萨就有约700万人,但刚果(金)离出海口很远,未来两刚大桥修通后,会大幅增加公路流量。目前,两刚大桥双边已经有了机制,可研也已经完成。

我们的测算采用了科学通用的财务模型、考虑了众多因素也搜集了大量通行车辆的类型、数量等信息,比较充分,所以对数据支撑比较有信心。但毕竟运营期有30年,财务模型也毕竟只是对未来的假设预测,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太多,未来发展很难预估,所以在合同中我们设置了保障机制。如果实际流量低于测算流量的90%,政府就降低特许经营费;如果收入达到预测的150%以上,公司就开始交税,反之,公司继续享受免税;如果未来两三年预估收入都未达到测算的80%,退出机制就会启动,这样就控制了我们的风险。

总体来看,我认为这个项目是多赢的。对于刚果(布)政府来说,这个项目至少能维持未来30年道路正常发挥功能,而且按目前测算,刚果(布)政府在这个项目也有一定收益,即特许经营费加15%的分红。EGIS认为这个项目收益可观,未来30年会有稳定的现金收入。对中国建筑来说,首先我们在非洲可持续发展有了支撑,因为这个项目有30年的时间,不像原来做EPC总承包,项目建成就结束了。其次,这个项目对中国建筑来讲是很好的经验借鉴,特别在运营上,是跟国际先进公司学习的好机会。

《中国投资》:公路建成后供当地民众免费使用了两年,现在开始收费,当地民众能接受吗?

李吉勤:这也是我们预估后续运营可能存在的主要风险。刚果(布)目前有收费公路,只是收费不规范,政府认为老百姓能接受,因为这是连接两个核心城市的唯一道路,而且周边国家的一些公路也在收费。

但是老百姓接受也有一个过程,所以我们现在的计划是,把与当地居民的沟通工作作为重中之重,先局部路段开始收费,然后再慢慢全线打通。我们现在已经启动收费运营了,全线展开可能还需要半年的时间,包括政府要发公告,补充、完善部分收费站的设备等。刚开始一两年可能会部分逃费或者收不上费,但一两年以后应该会好转,因为他们也在逐步感受我们的高效率。

探索非洲投建营一体化

《中国投资》:这个项目是不是意味着,未来中国建筑在非洲的业务要从EPC转向投建营一体化?

李吉勤:也不一定,这是中国建筑在非洲的第一个建设-运营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项目是试水。首先,除了投资行为外,项目和投建营的后两段一样。对我们来说,既没有投资,又拿到一个项目试水,对中国建筑的业务发展非常有利,对于以后在非洲或者是其他国家做道路的特许经营收费业务,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第二,现在刚果(布)政府投资项目很少,中国建筑在当地还有很多资源,运营项目拿下来后,这些资源都会运转起来,当地子公司未来二三十年会有良性发展。第三,在多重利好下,只要不亏本,我们就可以做,而且我们有退出机制,不会形成亏损。

这种模式在未来建设过程中虽然不一定可复制,但可以积累经验,如果未来在有些区域,我们确实测算可以做BOT,这个项目对将来的BOT的项目,特别是运维那部分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当然,未来特许经营业务,BOT、PPP等在国内国际都是发展趋势,中国建筑未来也希望发展PPP、BOT业务,这些业务如果选择的好,就意味着公司未来几十年都有稳定的现金流,例如一些国际知名企业每年30%的特许经营业务,对公司的基本的良性支撑非常好。

《中国投资》:中国公司近年来在非洲建设了一大批基础设施项目,仅中国建筑就达200多个,您认为未来基建在非洲还有潜力吗?中国建筑后续在非洲将如何发力?

李吉勤:潜力还很大。虽然近十年的发展,非洲基础设施有很大改善,特别是西非,但距离真正满足需求还有距离。未来速度会放缓,主要因为债务、资金来源等问题,但基建仍有潜力,城市之间的公共交通也亟待改善,现在很多非洲国家之间还不通航,铁路现在也没完全建起来,住宅也有很大空间。

中国建筑现在在非洲的多项业务同时展开,作为投资建设企业来讲,现汇项目和政府框架的项目会持续,投资类项目主要看时机。有合适的项目、合适的国别,公司会投资一些保障性住房项目,因为基础设施建到一定程度以后,肯定会更加关注跟民生直接相关的项目,住房、城市综合体是发展方向,我们已经研究,一直在探讨、寻找合适的商业模式。相较于保障性住房,商业性住房在非洲比较难开展,有市场且活力旺盛,但需求不大,适合小企业去做短期开发。而且,非洲的很多土地是私有的,大规模商业开发前期土地的厘清非常麻烦,对项目进展影响很大。
就国家而言,我们在非洲有阿尔及利亚、博茨瓦纳、纳米比亚等传统市场,如中国建筑扎根30多年的阿尔及利亚市场比较大,去年的GDP达1900亿美元,位居非洲第一,阿尔及利亚石油储量丰富,应该会持续发展。其他的非洲国家,未来主要看项目,把握项目的敏感性,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因势利导、转危为机非常重要,很多时候要看跟政府的沟通、对接中能否抓住机会,使项目朝着适合企业的方向发展。

⬆刚果(布)国家1号公路马永贝原始森林段



文  | 本刊记者  杨海霞  侯洁如

编辑  张梅

设计  |  李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