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中非贸易宜趋利避害

中非贸易宜趋利避害




中非贸易宜趋利避害

文| 黎文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所副所长

  导 读 

在中非经贸合作转型升级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中非贸易稳定增长所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增多,新的增长动能有待挖掘

● 中非贸易合作的特殊性

中非贸易面临的问题

中非贸易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在过去20多年里,中非经贸合作是推升中非关系不断发展前进的关键因素,而贸易既是中非经贸关系的压仓石,也是晴雨表。当前,在中非经贸合作转型升级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中非贸易稳定增长所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增多,新的增长动能有待挖掘。
但从另一方面看,2018年9月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以及11月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都推出了提振中非贸易的利好政策与务实举措。因此,中非贸易如何能在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趋利避害,是当前中非关系面对的重要课题。
     
中非贸易合作的特殊性
近年来,中非经贸合作所取得的成就与影响力集在中非贸易层面体现最为明显。非洲是由54个国家组成的大陆,对比中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贸易合作,中非贸易虽然总体额度相对偏低,但有几大比较优势。
在非洲外贸中,中非贸易的优势地位不断提升。中非贸易到2008年突破1000亿美元,从2009年至2017年,连续9年成为非洲的一大贸易伙伴,无论是增长速度还是贸易总额上都是一枝独秀。以撒哈拉以南非洲为例,从2006年至2016年,中国对非出口增长233%,进口增长53%,同期美国对非出口增长7%,进口则是负增长66%,而世界对非贸易出口增长均值为56%,进口则为18%。到2017年中国对非贸易额为1720亿美元,而排名第二的印度对非贸易额为630亿美元。在可预期的未来10年内,中国作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的优势地位很难被动摇。
中非贸易在产品结构上有着其不可替代性,并有利于中国品牌“走出去”。在当前非洲对华出口中,能源、矿产品和农产品占到出口额的78.1%,尤其是钴、铌等战略性稀有矿产难以在别的地区获取,其中钴更是电动汽车、航空精密设备等新兴高科产业所必需的原料。相比之下,中韩贸易或中日贸易额虽高,但其中电子产品、汽车等商品,可替代性强,且与中国的日益成长的民族品牌形成竞争。同时,在中非贸易带动下,中国产品凭着性价比优势,在非洲市场倍受青睐,海信、海尔等家电是多个非洲家喻户晓的品牌;在国内不多见的力帆汽车,成为埃塞出租车的首选;在中国国内几无市场份额的传音手机,是非洲市场占有量最大的手机品牌。
第三,中非贸易对非洲经济发展的“稳定性”起重要作用。中非贸易在过去10年间,基本占到非洲外贸的1/5上下。近年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美国大幅削减从非洲的原油进口,非洲资源国经济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在中国稳定且充足的能源进口需求下,安哥拉等产油国避免了外贸额的大幅波动,确保了外汇来源。

中非贸易面临的问题
中非经贸关系正进入到一个转型升级期,而随着全球大宗商品波动以及贸易报主义抬头,中非贸易受到的冲击也逐步显现。
从对非进口层面看,大宗商品价格直接影响中非贸易额起伏波动,2015年后,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2015-2016年,中非贸易额分布出现19.3%和16.7%的负增长。尽管2017年后能源价格回暖,但国际能源署认为,随着页岩油技术的普及和新能源的开发,石油价格涨幅空间有限。从对非出口看,中企在非洲的工程项目拉动了大批的机械装备和建工材料对非出口,但随着中企在非洲工程承包市场的占有率趋于饱和,所能带动的贸易增幅空间也不大。因此,短期内中非贸易难以回到2015年前“大幅增长,屡创新高”的局面。
其次,中非贸易摩擦和结构不平衡问题可能会更加凸显。从2015年起非洲对华贸易从顺差转为逆差,同期非洲多数国家的外储大幅下降,并且逼近债务红线。肯尼亚总统肯雅塔2017年5月来华出席“一带一路”峰会期间,表示“希望中国采取更多措施恢复中非贸易平衡,增加对非进口”。此外,非洲经济民粹主义认为中非贸易严重冲击非洲本土既有的产业发展,尤其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初级工业制成品行业。
中美贸易摩擦的外溢效应将对中非贸易产生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认为,中美贸易战将潜在影响其他贸易伙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警告,贸易战或货币战对世界经济所有参与者都不利,并将殃及“无辜旁观者“,即那些没有卷入贸易争端,但由于贸易战破坏全球产业链而被迫受牵连的经济体。在全球产业链中,当美国对中国产品加税的时候,中国产品销量下降,非洲的原材料销量也会下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中美贸易争端在2018年将拖累撒哈拉以南非洲GDP的0.5%。2019年则要拖累其GDP的1%,2020-2021将拖累1.5%。

中非贸易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一是要加快中非经贸关系转型升级,推动中非贸易增长。长期以来,中非贸易的增长是和中企在非洲工程承包的壮大密不可分的。而随着中企在非洲工程承包市场趋于饱和,中非经贸关系必然要从简单工程承包逐渐向“投资、建设和运营”领域迈进,非洲多国政府也提升了外企准入门槛,要求外企投资建厂,旨在推动本国实现工业化发展和产业多元化。随着中国投资在非洲扩大,中国产业链可延伸至非洲,回购在非生产的产品,同时带动大批中国生产设备与技术走进非洲,不仅推动非洲工业化起步,更可从进出口两个层面带动中非贸易发展。
二是优化贸易结构,以服务贸易和互联网经济为抓手推动中非贸易发展。相比货物贸易,对非服务贸易潜力巨大,和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对非服务贸易相比货物贸易要滞后不少,在未来旅游、物流、金融、咨询、保险、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等服务贸易成为新增长点。
三是要充分利用好当前的政策红利。近年来,中方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加大非洲对华出口,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方还专门设立50亿美元的自非洲贸易融资专项资金,并承诺为非洲实施50个贸易畅通项目,这些资金和项目的主要用途是扩大非洲的非资源类产品,含附加值农产品和工业制成品的对华出口。





   文 | 黎文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所副所长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李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