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让规划引领中非电力合作

让规划引领中非电力合作


让规划引领中非电力合作

文| 邹昊飞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对外经济合作部


  导 读 

非洲清洁能源资源走廊需从整个非洲大陆层面上统筹布局,这需要充分发挥政府间的有效对接,做好总体规划

● 改变“各自为战”,实现精准投资

让规划引领开发合作

分析需求,开展工程研究



近年来,中非基础设施合作日趋深化,合作领域不断扩展,一批重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为非洲国家的民生改善、经济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在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宣布发展对非关系的重大举措,中非将实施“十大合作计划”。2018年9月4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圆桌会议通过了《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根据行动计划,中国决定和非盟启动编制《中非基础设施合作规划》,支持中国企业以投建营一体化等模式参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加强能源、交通、信息通信、跨境水资源等合作,同非方共同实施一批互联互通重点项目。中非双方根据非洲跨国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在兼顾国家发展实际需求和项目经济社会效益基础上,探讨并推进非洲大陆、地区和次区域互联互通项目的建设合作。

作为经济发展前景被看好的“未来大陆”,非洲经济发展严重受制于电力基础设施不足、电网建设薄弱、电力供应难以保障等问题严重制约,用电难、用电贵成为非洲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困难之一。而非洲是全球最具潜能的地区,丰富的可再生能源潜力尤其是廉价丰富的水电资源将是缓解非洲电力短缺的关键手段。

习近平主席2015年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提出“以亚欧或者非洲为例,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的倡议,清洁能源合作将成为中非基础设施合作的最重要内容。中非可以在规划引领下,合作谋划非洲跨区域电力互联互通重大工程,切实推动中非“三网一化”和国际产能合作,助力非洲一体化进程、实现“绿色非洲”愿景。

改变“各自为战”,实现精准投资
中国企业深度参与非洲清洁能源开发,为非洲电力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速度、中国标准、中国技术已在非洲各国产生了深远影响,中国电力设备的研制水平和承建能力已得到了检验。中国企业在东非实施了一系列清洁能源项目,包括埃塞俄比亚吉布3水电站、阿达玛二期风电项目、复兴大坝500千伏输变电工程、埃塞俄比亚-肯尼亚±500千伏直流联网项目等等,提高了当地电力发展水平,初步推动了东非地区电网互联建设。统计数据显示,2010-2015年中国企业承建的电力项目数量占四分之三以上,装机容量占撒哈拉以南非洲总新增容量的30%(可再生能源占56%),总投资额达130亿美元,占全部投资的五分之一。此外,中资相关企业还在重点跟踪电力项目近百项,包含水电、风电、太阳能等电源建设,配套电网工程和电力升级改造等类型,涉及投资金额数百亿美元,重点涉及非洲不同地区的25个国家。

然而,一定程度上看,中国企业对非电力合作呈“各自为战”、“遍地开花”状态,缺乏国家层面的统筹,中国的融资支持也未形成合力,影响了效益的综合发挥。亟需规划引领统筹中国企业在非电力合作,实现“精准投资”。

中国在特高压和智能电网建设方面具备成功经验和世界领先的技术优势,将为非洲大陆区域电网智能互联,远距离、大规模电力输送建设实现提供可能。新型灵活交流输电技术将有效支撑跨国、跨洲远距离输电,解决传统交流输电受制于输送功率极限、无功电压控制、系统安全稳定等因素带来的安全问题;柔性变电站,实现不同国家、地域的不同电制电网的互联互通,实现潮流高效灵活控制,更大范围优化配置能源。

中国已经建成了一批特高压交流和直流输电工程,全面验证了特高压输电的安全性、经济性和环境友好性,在全世界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现已应用于巴西、埃塞俄比亚、印度等国家;中国的智能电网建设涵盖发电、输电、变电、配电、用电、调度等各领域,具有支撑大规模清洁能源、适应多用户需求、实现故障自愈、提高运行经济性等显著优势。以大英加水电站开发为例,其距离电力负荷中心的西非、南非、北非等国家距离均在2000至3000公里以上,必须采用超高压输电技术才能实现。

让规划引领开发合作
与非盟做好衔接,启动非洲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合作规划工作。受到非洲资源分布不均、发电波动性大等因素的影响,可再生能源发电只有在大范围配置的情况下才可能发挥最大的优势,实现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和输送,非洲大陆跨国家、区域电网互联互通势在必行。由于非洲各区域、国家存在时差和气候带差,负荷峰值谷期也不相同,各国电压等级、技术标准不能统一,跨国、跨区域电网智能互联运行,将大型可再生能源基地的低成本电力输送到发电成本较高的受入地区,将有助于降低非洲整体电力供应成本。

非洲各国和相关组织深刻认识到电网互联互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NEPAD)的官员表示,非洲国家已经同意将他们的国家电网在2020年实现互联互通。非洲大陆的四个区域电力走廊将在内罗毕成立泛非洲电网建设集团,实现非洲的南部、西部、中部和北部电网连接起来,将允许电力有富余的国家把电力卖给那些电力短缺的地区。非盟也在联合国关于能源互联网高级别会议上积极响应了“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议。

非洲清洁能源资源走廊建设涉及的区域广、国家多、电制电网复杂,需从整个非洲大陆层面上统筹布局,这需要充分发挥中国政府的引导作用,与非洲区域组织有效对接,做好总体规划。可考虑尽快与非盟达成共识,推动非洲清洁能源走廊的开发合作规划工作,服务中非“三网一化”和国际产能合作重点,与非洲交通基础设施、重大矿产资源开发和工业产业发展相契合,引导中资企业有序开展对非各项合作、实现联动开发。

规划在中非产能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将中国发电、输变电的设计、装备、标准、施工和调度运行等技术带到非洲大陆,是中非战略合作的真实抓手,也是非洲大陆的最优选择。初步估算,10年内电网涉及投资将达万亿级人民币规模。中国的输变电技术和装备现已成功应用于巴西、埃塞俄比亚、印度等国家,中国具备独立规划、设计、制造、施工和完成宏伟基础设施的能力。

通过非洲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合作规划牵引,可以统筹电源与电网建设,协调融资资金使用方向,指导企业投资行为,明确投资方向,最大限度发挥大规模清洁能源建设项目效益,既带动中国电力设施设备、技术和标准出口,又解决了深化中非国际产能合作的瓶颈问题。

分析需求,开展工程研究
通过开展非洲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合作规划,交流分享中国电力基础设施,特别是清洁能源开发建设的成功经验,加强中非双方在该领域推进政策、发展理念对接交流;带动中国规划研究机构“走出去”和相关技术、标准“走出去”,通过积极参与基础设施规划和项目前期研究工作,推动相关基础设施项目建设。

做好非洲大陆特别是南部非洲电力需求分析,重点分析研究非洲地区市场、人口、产业布局现状,能源资源、矿产资源分布及重点开发潜力,明确非洲区域经济未来发展趋势、重点国别地区,以此分析非洲特别是撒哈拉以南地区电力需求、重点电力消纳地区。

开展非洲大陆清洁能源开发潜力研究,重点分析非洲重点区域清洁资源(水电、风电、光伏、地热等)开发条件、开发现状与潜力,研究非洲清洁能源开发方向和领域、重点开发区域与国别。

开展非洲清洁能源走廊开发战略与电力互联互通重大工程研究,结合重点国别地区电力需求、中非“三网一化”和国际产能合作规划,分析非洲电力互联互通政策、现状条件,研究提出非洲清洁能源走廊战略目标、开发策略与推进步骤,谋划构建跨区域电力互联互通重大工程,研究提出系列电源、电网、远程输配电重大项目清单,实现电源规模开发、电力传输与电力市场协同、经济社会发展协同和能源资源开发协同。

开展清洁能源走廊开发保障措施研究,包括区域性电力贸易政策与机制,电力互联互通项目开发建设投融资模式,开发性金融支持政策,环境影响与社会、投资风险等,以及中非双边、多边政府间关于清洁能源合作的工作推进与协调机制,为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做好政策保障。(编辑:杨海霞)


文  | 邹昊飞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对外经济合作部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李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