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联通繁荣之路

联通繁荣之路

|观察|

 

北京峰会的回响


文I  赵昌会


举世瞩目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了。正如人们预期的那样,这是一次格外重要、并将产生重要历史性影响的会议。

北京论坛,本身就是一项历史性创举。中国通过这样一个论坛的形式,昭示国际倡议,广聚五洲人脉,规划共同愿景,协调全球行动。不论创意,还是内容,以及形式,都不落俗套,意义非凡。

毫不夸张地讲,2017年5月14日–15日,北京成了世界舆论的心脏。

首先在于,论坛就一带一路形成了4项历史性文件,它们当之无愧,成为中国凝聚全球共识的政策规范。从此,所有人谈论一带一路,都必须从这些文件出发,以它们作为准绳。

这些基础性的、指导性的、跨国性的、历史性的一带一路文献,就是习近平主席的三个讲话和一个联合公报,即:

一、习近平主旨演讲,《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

二、习近平:《开辟合作新起点  谋求发展新动力: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上的开幕辞》;

三、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上的闭幕辞》;

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联合公报》。

很明显,这里没有计入其他许多双边或多边协议,比如,中国政府与有关国家政府签署的合作谅解备忘录、与有关国际组织签署的合作文件,中国政府部门与有关国际组织签署的合作文件,以及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发布的文件。

北京论坛成为全球吸引力的中心,其次在于,它将一带一路变成了新全球化的蓝图。它以《联合公报》的形式,阐明了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合作目标、合作原则、合作举措和愿景展望,首次将一带一路的理念和行动有机统一起来。换言之,一带一路具体化了。

再次,一带一路有了机制保障,也可以说是精神家园。这一点,本刊的会前预测完全应验了,表现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定期举办,并成立论坛咨询委员会、论坛联络办公室等。

最后,首届高峰论坛成果丰富,其重大现实意义和多重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在未来若干年内,必将持续显现。不妨说,峰会后的世界,与峰会前相比,已经是一个新世界,不同的世界,美好的世界。

所以,这个论坛,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它所激发的热情、理想、灵感与合作精神,光照人间,弥足珍贵。

但是,一带一路这样的伟大事业,不可能总是高歌猛进,一帆风顺。它在创造历史的同时,必有艰难险阻,必经艰苦奋斗,必做重大牺牲。

《中国投资》丝路版,恰恰为此生活,为此见证,为此服务。



|EDITORIAL|


The summit that rings out


Zhao Changhui, Contributing Advisor


The omnipresent 1st Belts and Roads Forum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ended with a high note. As widely expected as itwas, the supreme Forum represents the kind of conference with an extraordinaryimportance and profound historical significances.

The Beijing summit itself is a greatpioneering undertaking never tried before in history. The typical presenting ofthe Belts and Roads Initiative – BRI – by the summit created a platform that China has made clear to allabout its international dynamism, employed its decision-making connections inthe five continents to full advantage, mapped out the common vision under theBRI, and coordinated the future moves on a global scale.

It goes without saying that Beijing washeart of the world public opinions on May 14-15, 2017.

First and foremost, the summit produced fourhistory-making documents which can be cited as basic, guiding, multi-nationaland ground-breaking, in which three were speeches by Chinese President XiJinping plus one communiqué, and that is, Mr Xi’s opening address to the Forum,opening address to the Roundtable, and closing address to the Roundtable.

Secondly, the summit has transformed theBRI into a newly-globalized blueprint, in the form of a Communiqué,crystallizing resonantly the BRI background, cooperation goals, principles andprospective moves, as well as vision prospect, thus put organic unity of theBRI ideas and actions first time ever. In other words, the Belts and Roads – BR – has becomea visualized concreteness.

And the third, the BR has gained guaranteesin operational mechanism, or spiritual home if you like. The China InvestmentBelts and Roads Edition is a clear winner in that all its forecasts toward thesummit have turned out to be materialized.

Last but not least, the first BR summitbrought into existence remarkable achievements in many ways. Consequently, itis not surprising at all to envisage that post-summit world will be a newworld, a different world and a better world.

All these in mind, however, a great causeas the BRI cannot be hoped to forward triumphantly all the time down the road;it is almost certainly that there must be difficulties and obstacles that callfor srenuous efforts and unforeseen sacrifices.

China Investment Belts and Roads Edition isright there to live by, to witness, and to serve!

 



和平与发展的心声


文I  许成之


近年来,围绕着“一带一路”倡议,各种报道、研究、文献几乎是汗牛充栋。尽管如此,仍然有不少人对于“一带一路”不太了解,甚至有的还对这个倡议产生一些负面的误解。

有鉴于此,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会结束之际,本刊决定努力记录下这次历史性的盛会,为读者提供原汁原味的会议内容,为研究者提供资料,为读者提供思考材料,为我们的投资者和决策者提供更好的决策依据。

这里有开幕式上让人鼓舞的全球领导者的发言,有各国高官展示发展计划的蓝图,有世界组织的全球认知共享,也有企业界的务实参与。这里可以读到与会者对全球问题的关注,对未来的热切希望,对发展的由衷赞赏。

这次大会的成功和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参与,显示了国际社会对发展、连通、共享、务实、包容等精神和理念的认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的需求,都有加强贸易、创造就业的需求,都有彼此学习相互促进的需求。

包容。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女士指出,“在农村地区,道路得到改善后可以提高生产效率、扩大学校学生的入学人数、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医疗卫生服务。”毕竟,一切宏伟计划都要落地,都要落实在给普通人带来实实在在的益处和便利。

发展。俄罗斯总统普京指出,面对全球化危机、发展不平衡、极端主义等困难,如果我们不解决全球经济发展停滞这一根本问题,也就无法应对这些严峻的挑战。拿设施联通论坛为例,各国嘉宾的发言展现的务实合作的态度让人印象深刻。代表们在发言中努力展示自己国家的基础设施联通状况,寻求发展合作的心情迫切,如同现场招商一般。

伙伴。另一种在大会上荡漾的精神就是伙伴精神。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说:“‘一带一路’倡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将想法付诸行动的很好机会⋯⋯英国位于一带一路的西端,完全可以成为这方面的一个合作伙伴。”英国的积极态度恰恰呼应了“一带一路”的开放和伙伴精神。

共赢。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说,“一带一路”倡议为发展中国家经济提供发展机会,让国际投资者获得利润,并破除那些商务贸易壁垒。更重要的是,它将有助于全球经济治理的改善和改革。

开放。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建立包容性的‘平台’,覆盖古代陆上与海上丝绸之路所有区域,不仅包括路线所及国家,也接纳有意参与互助合作的国家和区域组织。”

文明。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讲话中提到,“‘一带一路’建设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推动各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在世界经济依然面临下行压力、一些国家出现民粹主义排外倾向的情况下,不同文明之间和平相处的正面叙事应该是最值得赞赏的追求了。

面对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全球化的质疑和失望、保护主义的抬头、民粹主义的兴起,如果世界对于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有任何共识的话,“一带一路”峰会上所展现的这种发展、共赢、开放、包容等精神必然包含在内。我们希望能与所有读者共享这种面向未来、积极进取、开放包容的精神。




大国图腾的基础设施与理论重建


文I  张艺东


公元前140年,告别了繁华的长安,张骞踏上了出使西域的漫漫征程。此行的目的旨在完成汉武帝联合月氏夹击匈奴的战略部署。随着张骞出使西域带动的汉朝与西域诸国的频繁交往,中原文明借助丝绸之路传播辐射的路径逐渐清晰。中国人的地理概念和时空观念由此发生了革命性改变。汉王朝的外交策略也随着更迭,汉王朝势力向西一直延伸到广袤的中亚腹地。

千年之后,中国提出的构想恢弘的“一带一路”倡议既是对前人精神的传递继承,更是对现实环境的积极回应。回眸历史,无论是希腊城邦孵育的爱琴海经济圈,还是罗马帝国缔造的地中海商贸网络;无论是现代资本主义发源地尼德兰所依赖的重商主义精神还是率先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开辟的全球性生产体系,均无可争辩的说明国家发展与其交通辐射能力的相辅相成与互为因果。开辟并维系具有生命力的航道和商路,是国家经济实力稳步上升、重塑地缘政治和激活存量资源的捷径。而对于交通网络和枢纽的巩固与强化,一个强大稳固的政权是根本,一种灵活包容的机制是纽带,一种非凡远大的观念是核心。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对此付诸实践。

自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的3年来,“一带一路”已经从理论构想,发展到全面推进、务实合作的阶段,期间成就斐然,硕果累累。

形成“一带一路”整体规划和布局的骨干交通网络是“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基本架构。“六廊”指“一带一路”沿线六大经济通道,包括:中俄蒙、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六路”是经济通道项下更为具象的运输载体,包括公路、铁路、空路(航线和与之匹配的机场)、水路、管路、信息路;“多国多港”则指的是在海陆两个方向上,选择具有战略枢纽价值的国家和港口作为支点。

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正式确定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四大重点的“1+4”合作布局。目前,中巴经济走廊在建或已建成的早期项目18个,总投资额达185亿美元。瓜达尔港是中巴经济走廊的重点,由此通往中国新疆的石油管道、铁路将直接改变中国的能源供给结构乃至重构中国的区域经济资源分布并带来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2013年中国开始接收运营瓜达尔港。2016年11月中巴首次成功组织车队穿越巴基斯坦,通过瓜达尔港向海外运送集装箱,初步进行了海陆贯通的尝试。然而中巴经济走廊的畅通无阻需要进一步激活巴基斯坦的经济造血功能。而困扰巴基斯坦经济增长的顽疾是能源匮乏。因此与中巴经济走廊配套的项目多集中在能源领域,已有的12个开工在建的能源项目将能缓解巴基斯坦面临的能源短缺现状。到2020年前后巴基斯坦的电力供需有望达到初步平衡。正在进行的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升级改造、白沙瓦至卡拉奇高速公路等重大项目,是连接巴基斯坦南北的经济大动脉,中巴跨境光缆项目则是在打通中巴信息联通瓶颈。所有的这些努力都将为中国通过中巴经济走廊经略波斯湾、饮马北印度洋奠定基础。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中国向西延伸,第一站就是哈萨克斯坦。中国与沿线国家进行产能合作,第一个对象就是哈萨克斯坦。中国同沿线各国进行发展战略对接,第一个对接的也是哈萨克斯坦。而中哈产能合作模式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了引领作用。双方已经取得一系列早期成果,就产能合作建立了常态化合作机制,成立了产能合作基金,确定了51个重点项目,总金额达到270亿美元。过境哈方的中欧货运班列已经超过1200列。借助“一带一路”倡议而深度融合的中哈经贸关系和产业联动也为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奠定了底蕴。

2015年5月中俄签订《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中俄双方达成了建设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协议(优先实施莫斯科至喀山高铁项目),“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项目也按计划顺利施工。双方还联合推动黑瞎子岛中俄两侧开发,发展“滨海1号”和“滨海2号”国际交通走廊,联合研究开发北方海航道运输潜力等项目合作。中俄蒙共同提出了发展中俄蒙经济走廊的倡议。而在更早的2014年9月,中俄蒙三国元首在上海合作组织杜尚别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明确三方合作的原则、方向和重点领域,将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改造、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对接,由此打造中俄蒙经济走廊。随后,三国元首通过了《中俄蒙发展三方合作中期路线图》、《中俄蒙经济走廊规划纲要》等文件,通过增加三方贸易量、加强过境运输便利化、发展基础设施等领域来实施合作项目,进一步加强三边合作。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同样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进展。在中国与东盟国家自贸区建成后,双方的经贸联系和产业合作已跃升到新的水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建设将有机结合,实现中国与东南亚地区各国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协同和贸易物流方面的无缝连接。在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中,一个更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是澜湄合作机制的诞生。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同湄公河五国(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领导人在海南三亚共同启动澜湄合作机制。包括领导人会议、外长会、高官会、工作组会在内的一整套推进格局,确定“3+5”合作架构,选定45个早期收获项目,目前已经有大半完成或正在推进当中。在这一合作框架内,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的走廊建设将会取得更大成果。

如果说通路是国别经济的命脉,那么沿线的港口则是其中的咽喉。而若以现代经济地理学逻辑审视,港口的价值则更为一览无遗。

2016年,北美三国GDP为21.1万亿美元,中日韩GDP为17.6万亿美元,欧盟28国GDP为16.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73.4%。在这三大经济区域之外,印度、巴西、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尼、土耳其、瑞士、沙特、阿根廷这9国,它们各自的GDP在“0.5~2.3”万亿美元之间,总和为10.2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13.6%。以上43个国家,提供了87%的全球经济产出(其中位于北半球的39个国家产出了全球81%的GDP)。剩下的世界150多个国家和若干地区,所占份额仅有13%。这一视角,有助于理解1994年以来中国(含香港)拥有或投资的70多个海外港口,八成以上分布于北半球的现象。如果把澳大利亚(中国在澳投资6个港口)也算作经济上的“北半球”国家,那么这一比例将进一步提高到90%以上。

从中国公司投资的海外港口的分布来看,欧洲最多,其次是中东和非洲,再次是东南亚。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欧盟和中国之间的商业航路(多数经过苏伊士运河,少数经过好望角),给沿线港口带来了雨露均沾的红利。另外,波斯湾作为亚洲的能源基地,中日韩乃至欧盟对其有贸易上的刚需,因此它也属于中国对外港口投资的重点区域。

港口是维系生产要素在交通网络中高效流通并提升其附加值的依托,是实现经济通道上不同国家和不同产业资源重整的物理承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包括铁路、陆路、航路和港口在内的基础设施通过“流动—聚集—分配”的模式,共同构成国别经济增长的核心动能。

宏观来看,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老挝、柬埔寨、泰国,都在中国“一带一路”中扮演了支点的角色。除此之外,重要的具备枢纽价值的“一带一路”项目还包括缅甸的皎漂深水港、马来西亚的马中关丹产业园、印度尼西亚的雅万高铁、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口城、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的匈塞铁路、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土耳其的伊安高铁、乌兹别克斯坦的安格连-帕普铁路隧道、孟加拉的帕德玛大桥及河道疏浚项目、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等等。

作为对“一带一路”倡议在基础设施中的经典表述,“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开发蓝图不仅具有完整渐进、厚积薄发的逻辑层次,从而形成差异互补、梯度开发、错位发展、有序衔接的发展理念;同时也是中国通过基础设施带动经济增长的实践经验的复制升级。它以基础设施建设为表现,但本质是一个经过深谋远虑后通过具体实施而获得立竿见影效果的发展体系。

在向外辐射和输出的同时,跨境跨国基础设施的便捷将极大的改善中国国内的经济增长方式和资源聚集方向。中欧班列的开通及其持续增长的运营量对沿线城市的带动作用初步显现。由此可见,“一带一路”倡议在打通周边经济通道的同时也激活了本国经济的资源禀赋,进而重构中国经济增长的区域版图、资源分布和产业布局。

“一带一路”倡议构想的提出与实践在几个方面预示着中国和世界的转型:

一、中国的对外经贸关系从贸易型的产品出口向基础设施建设、标准输出、运营管理和区域治理为主的综合开发方向转型。

二、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观从陆权向陆权与海权并重方向转型。

三、中国内陆的资源分配整合模式从传统的依靠城市行政等级划分向以“一带一路”沿线城市聚集的方向转型。

四、国际组织存在的基石和国别合作方式从附带政治条件为核心向以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改善为核心转型。

“一带一路”倡议怀抱梦想,涵盖亚欧大陆,面向全球,影响深远。其规模之宏大,想象力之恢弘,工程之复杂,推进之艰巨,是过去任何一个国际组织、区域联盟和国际合作倡议所无法比拟的。“一带一路”沿线穿越的国家,其中许多社会经济发展在世界体系中都相对滞后。而“一带一路”倡议的付诸实施不仅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民生改进提供了必要的支持,更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为经济增长构筑新的内容,创建出全新的模式。这预示着一种全新的发展观和方法论,它在再造国家经济和优化国别关系的同时,无疑也将构建新的理论体系,它将与基础设施建设一道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两翼,带动沿线各国经济社会的蓄势腾飞。




VOICES 1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通过整合欧洲、亚洲和非洲的经济重新定义21世纪的全球经济。如何整合欧亚非经济?当然是通过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的交通和通信基础设施网络来整合。

——休·怀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5月8日发表怀特的一篇文章,题为《“一带一路”倡议将挑战美国领导的秩序》。

怀特说,5月份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很可能成为本年度最重要的国际首脑会议。论坛讨论的是世界上最野心勃勃的项目。

对许多人而言,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并非真正与经济有关。相反,它全都与牺牲美国的战略和政治影响力有关。

怀特认为,美国想收缩它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并抓住老行业不放,中国则想扩大它的全球地位并使经济转入新行业。⋯⋯如果美国及其盟国真的决心抵制中国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的全球秩序发起的挑战,它们必须对付北京强大的如下设想:未来的全球经济是以中国为核心的。要做到这一点,它们需要提出自己的一个同样强大的、野心勃勃的全球经济设想。

 

 VOICES 2

目前,中国外交的首要重点并非中美共治,而是欧亚大陆上的“一带一路”项目。

——德米特里·米林

4月22日,德米特里·米林在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中美两国瓜分世界?G2的新版本》。

米林观察到,G2(两国集团)并未销声匿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他的海湖庄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后,令围绕G2新版本的炒作再次升温。

美国独自领导全球,已经心有余力不足,所以需要与第二大超级大国(在某些指标上,中国已是全球头号经济体——原作者注)分享对世界命运所担负的责任。当然,在这样的伙伴关系中,华盛顿自认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在商人特朗普的眼中,它是一笔“大交易”:白宫通过放弃对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刁难,换取北京在国际舞台上对美国利益的恭顺,如朝鲜、叙利亚问题。

G2理念最早由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在其著作中提出。2008年美欧金融危机后,这一原本只在学术圈内讨论的话题大热起来。奥巴马政府尝试过,发现G2难以实现,世界没有形成中美共治的格局。

米林说,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杰里米·弗里德曼日前撰文指出,如今的美国不可能同时抗衡中俄两国,所以不得不从中选择一个盟友。按弗里德曼的分析,中国当前对美国在全球利益的危害较之俄罗斯更大,因为普京的俄罗斯对国际秩序而言并不代表致命的威胁,只是一个错失的机会,或可挽回。毕竟中国发展的基石是稳定的国际环境和开放的贸易,但这两大前提惟有依赖美国的庞大军事实力才可实现,北京其实无力承担美国人的角色。

米林的看法是,无论特朗普怎样努力,他的G2将迎来与奥巴马的G2同样的宿命。多极化世界的进程不可逆转,无论抛出多少种巧妙的“分担责任”的形式和说辞,维持单极统治,都注定是枉然。


VOICES 3

准确说,本次论坛讨论的问题,对亚太地区2025年后的发展来说,具备的不是地缘战略意义,而是战略意义。因为“一带一路”项目只在有限的国家实施,主要是欧亚经济联盟、中国内部及毗邻国家。

 ——阿纳托利·科姆拉科

 

5月12日,阿纳托利·科姆拉科夫在俄罗斯《独立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式新世界悄然临近》。

文章说,中国是唯一能提出惠及全球60%居民的全球性项目的国家,即中国媒体所谓的“一带一路区域内的美好新世界”。

科姆拉科夫引用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东方学研究室主任阿列克谢·马斯洛夫的话,“从一开始,这个项目的定位就是全球性的,但许多国家并不如此认为。它无疑是中国式的‘再全球化’,不过,它需要广泛的国际支持。”

马斯洛夫说:“争论中国是否是项目的领导者毫无意义——中国是项目的起草者、主要推动力,实际上也是唯一的赞助方。”

但欧洲商界非常忌惮中国扩张。设在北京的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武特克在《金融时报》发文写道,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变成“一带一埋伏”。

 

VOICES 4

中国的财富和实力正处于上升时期,中国人有理由把采取对抗手段的时间推迟到未来,因为未来的中国将拥有更强大的相对实力和更多不战而胜的机会


 ——查斯·弗里曼(傅立民)  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美中政策基金会创始


傅立民5月3日在美国中参馆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思考对华战争》。文章写道,美国和中国的武装部队都在孜孜不倦地策划和演练应该如何与对方交战。双方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何时出于什么原因不得不与对方兵戎相见,但双方都同意由许多突发事件可能挑起冲突。

傅立民说,美军部队正在中国周边空域和海域积极巡逻。他们的目的是在中国与美军或者美国盟友爆发冲突时,打击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本土的基地,摧垮中国军队。

另一方面,美中两国国家安全部门之间的沟通远没有冷战时期的美苏双方畅通。北京与华盛顿之间即使存在互信,也是微乎其微。美国军方高官对中国政治军事思想的了解程度很低,甚至完全不了解。中美之间不存在任何可以控制局势升级的谅解协议或者机制。

傅立民问道:为什么要担心如何避免与中国开战呢?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短期的,一个是长期的。短期原因与美国承诺要协助保卫的台湾有关。眼下统治台湾的是一个“反统亲独”的政府。中国现在拥有即使美国反对也能迫使台湾就范的军事实力。

从中长期来看,虽然华盛顿坚持按照美国能够永远称霸中国周边地区的想法来行事,但是在亚洲,这种想法正在逐步丧失其可信度。美国的实力明显在下降,不仅相对于中国是这样,相对于越来越自立的亚洲盟友和伙伴来说也是这样。而且,这一潮流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加速态势。即使美国增加国防开支,也无法改变或扭转这一根本现实。

美中两国军队曾在战场上相遇过,但从未在中国本土碰面。中美战争仅仅发生在第三国(比如朝鲜半岛)或者以代理行动或秘密行动的方式出现(比如在中南半岛)。但是,因尖阁群岛(即我钓鱼岛——本刊注)爆发的中日冲突,或者因台湾问题爆发的中美战争,几乎必然要求美国对中国本土实施打击。面对此类打击,中国的原则是对美国基地和美国本土还以颜色。

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是中国在报复行动时动用核武器的重要障碍,但很容易想到的是,这一原则会在战时危机环境的压力下被打破。任何被中国视为涉及生死存亡的威胁都会刺激一些人要求动用核力量以及网络力量,对美国同等设施进行报复。

所以,美国能否避免与中国一战的核心问题是:为达到某些会得罪中国的特定外交政策目标,准备让美国本土冒险,承受多大程度的伤害?

傅立民的结论是,现在到了应该认真思考的时候。美国人不是无所不能的。美国人也不是无懈可击的。但美国同样看重自己的尊严。在中国与其邻居关系的问题上,美国应该如何平衡美国的利益与尊严?

 



 

封面文章 Cover Stories

联通繁荣之路

《政要致辞》

《“加快设施联通”平行主题会议》

5月14日下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高级别会议“加快设施联通”平行主题会议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本次平行主题会议以“互联互通

走向繁荣”为主题,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多位政府部长、国际组织负责人及企业代表就加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全面合作、对接规划和技术标准、推进国际骨干通道建设、扩大早期收获成果、促进沿线各国经济繁荣与区域经济合作等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交流。

《中巴经济走廊带动巴中务实合作》

——专访中巴经济走廊特使扎法尔(Zafaruddin Mahmood )

文 | 周洋

“一带一路”倡议一经提出,便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 同时在国际上也引发了质疑和争议。但巴基斯坦坚定地认为,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一带一路”倡议终将惠及世界各国

《推动塞中互联互通务实合作》

——专访塞尔维亚副总理兼建设、交通和基础设施部部长左拉娜·米哈伊洛维奇(Zorana Mihajlović)

文 | 张梅

我们期望地中海的定期航线能够得到进一步发展,而且不仅是非洲和中东海岸的港口,也包括从黑海到亚得里亚海的中、南欧港口

《全方位打造互联互通样本》

——专访坦桑尼亚工程、交通和通信部部长马卡梅·姆巴拉瓦先(Makame Mbarawa)

文 | 周洋

巴加莫约经济特区的总面积将达到100 平方公里。我们希望关于合作谈判能很快结束,项目能尽早破土动工

《共建能源命运共同体》

文 | 孙贤胜  陈蕊  王利宁

《加强航空港枢纽建设 促进互联互通》

文 | 张梅

《合作升级新思路》

文 | 段小缨


|CONTENTS|


Cover Stories

Connectivity Towards Prosperity

“Key Speeches”

“Thematic Session On Infrastructure Connectivity Agenda”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Movesforward Pragmatic Cooperation between Pakistan and China”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CPEC Special EnvoyZafaruddin Mahmood

by Zhou Yang

“Promote practical cooperation in connectivity between Serbia and China”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Zorana Mihajlović, Deputy Prime Minister and the Minister of Construction, Transport and

Infrastructure of Serbia

by Zhang Mei

“Connectivity in all fields”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Makame Mbarawa, Minister of Works, Transport and Communicatio

by Zhou Yang

“Jointly Building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of Energ”

by Sun Xiansheng   Chen Rui   Wang Lining

“Strengthen the Building of Air Transport Hub to Promote Connectivity”

by Zhang Mei

“New Thinking to Upgrade Cooperation”

by Duan Xiao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