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本期观察:金砖国家 行稳致远

本期观察:金砖国家 行稳致远

|编者的话|

 

金砖国家 行稳致远


文I  许成之


“金砖国家”在2001年最初提出来时,不过是个市场投资概念。数年后,金砖国家之间才开始有了互动,包括2006年的首次外长会晤。2009年金砖国家举行第一次峰会。

当时,许多分析人士在质疑:尽管这些国家单独看来都的确有一定的影响力,譬如中国和俄罗斯,但是,把他们组合在一起,有更深的意义吗?仅仅因为他们英文名字首字母读起来朗朗上口(BRICS:Brazil, Russia, India, China, South Africa )?

金砖国家第一届峰会并没有产生丰富的成果,也没有确立领导人常态会晤的机制。因此,一些人进而宣称,这不过是个一次性的领导人高峰会议而已。言下之意,首届峰会举办城市叶卡特琳娜既是金砖国家的起点也将是他们的终点。

回首过去10年时间,金砖国家不但没有“有始无终”,相反,他们获得了颇为坚实的发展,其重要性也越来越不可小觑。

这些国家的共同点之一就是,他们都是“大块头”。今天的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最大货物贸易国,是全球100多个经济体的最大贸易对象国;印度则是全球较大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国家;俄罗斯尽管经济恢复缓慢,还面临美欧持续制裁压力,但是在国际地缘政治舞台上,几乎是美国唯一的对手;尽管经济面临困难,巴西和南非也都分别为拉美和非洲举足轻重的国家。

金砖国家有着类似的诉求。这些诉求包括对于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和全球经济治理方面存在的不公平。譬如,在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改革方面,尽管中、印等新兴经济体贡献多多,但是美国坚持拒绝就IMF进行份额改革,以展现中印增长的实力和相应的国际地位。

在国际政治领域,美欧国家拒绝放弃对全球的控制权。譬如在中东地区,他们要么避开联合国安理会制造虚假证据推翻主权国家,要么滥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在中东地区动辄采取军事行动,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也为恐怖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温床。

正是因为有着类似的诉求,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大国的金砖国家才逐渐展开实质性的合作步伐。他们先是在2014年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这又被称为“金砖版”外汇储备池,以便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金融危机时提供支持和援助。2015年,金砖国家成立首个多边金融机构新开发银行,规模为1000亿美元,五国各占20%的份额。

同样也因为相似的身份和类似的不愉快经历,新开发银行走的是一条与其他多边机构完全不同的道路。巴西籍副行长巴蒂斯塔说:“这是有史以来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出资人全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开发银行,同时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在这个银行内拥有否决权。”

与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相比,金砖银行的项目审批流程尽量精简,审批手续被限定在6个月之内。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银行不会让客户强行接受一些条款或者政策。“我们要在成员国现行的法律框架内对它们进行资助”。这显然是备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之痛的发展中国家的断然选择。

金砖国家这一里程碑式的成就是在面临巨大挑战时所获得的。近年来,由于全球经济发展不景气,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个别金砖国家经济发展受到影响,出现缓慢甚至衰退。一时间,大家怀疑金砖是否色彩依旧。

“金砖国家”这一概念的提出者、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在今年年初指出,尽管巴西和俄罗斯面临一些问题,在金砖国家的第一个10年中,所有成员国的经济增长力度都超出他当初的想象。“作为一个整体,金砖国家经济比15年前最乐观的设想还要庞大。当然,中国经济发展是主要原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更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指出中国经济增长在2017年将保持在6.7%的水平,2018年为6.4%,预测较4月分别上调0.1和0.2个百分点。这已经是IMF今年第三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对于巴西和俄罗斯经济,IMF在报告中也分别调高了增长预期。

奥尼尔说,中国成功实施了经济增长的再平衡,从对低附加值的工业生产以及由此而来的污染转向消费和服务业。他认为中国已经开启经济再次翻翻的下个10年的新征程。

在机制建设迈出重要一步之后,如何扩大和充实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是进一步推动金砖国家经济发展更上一层楼和增强金砖国家之间凝聚力的重要内容。为了加强金砖国家之间的人文交流,印度在去年担任主席国时创意性地推出了金砖电影节、金砖国家运动会等项目,有效鼓励和推动金砖国家之间的人文交流。

中国作为2017年金砖主席国正在努力为深化和拓展金砖国家之间经济和贸易关系增加内容,着眼于强化金砖内部的凝聚力。

今年5月份召开的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对话会上,形成了《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倡议》。目前,各成员还在围绕合作倡议进行磋商,以求及早达成共识,启动务实合作。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金砖国家的电子商务发展迅速,在中国企业的电商平台上,巴西的松子、蜂胶,俄罗斯的糖果、饼干,印度的手工艺品、香料,南非的西柚、红酒等特色产品在中国成为热销产品。可以相信,进一步的电子商务合作将会推动更多的金砖国家产品进入中国市场。”

我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自金砖国家进口金额超701.6亿美元,增速达33.6%。如果充分利用增长迅速的中国消费市场,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也必将大受裨益。

在贸易方面,8月份的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有望首次将经济技术合作纳入到了金砖经贸合作议程,就《金砖国家经济技术合作框架》达成一致,全面启动贸易投资便利化、服务贸易、制订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等方面取得成果。

金砖国家外长6月份在北京进行会晤后发表的新闻公报中指出,“外长们⋯重申需要对联合国包括其安理会进行全面改革,使之更有代表性、效力和效率,增强发展中国家代表性,以应对全球挑战。中国和俄罗斯重申重视巴西、印度和南非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支持其希望在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金砖国家渴望参与并推动全球经济和政治的治理工作。作为区域或者全球性大国,自然渴望相应的话语权和参与权。

金砖机制合乎各成员国经贸利益的需求,给予彼此在关切的问题上提供了一个发声的国际平台,并促进了各国更加有效地参与全球治理。同样,金砖机制也吻合各成员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的期望,在全球治理的层面提高话语权和参与度。毫无疑问,金砖国家有足够的动力,进一步推动金砖机制稳步向前,逐年发展。

自2006年以来的十年间,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比重从12%上升到23%,已经超越了美国。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在此期间,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率贡献达到50%之高。

毋庸讳言,尽管有着常态化的领导人会晤机制并轮流举办峰会,金转国家还需要更多的平台建设,包括机制化的行政机构和制度性纲领文件,以便进一步稳定金砖合作机制,甚至为接纳新的成员国做好准备。

同时,金砖国家内部需要加强协调机制,包括有效管控分歧,减少内部竞争。比如,中国和印度边界争端问题,印度对中国国防力量增强过度解读带来的战略竞争问题等。

奥尼尔原来所在的高盛集团最初预计,金砖国家将于2041年取代西方六大经济体。后来将取代时间修改为2039年。几年后,他们再度将时间提前为2032年,几乎比原定预测提前了近十年。

我们有理由相信,21世纪将出现一个崭新的模样。





封面文章 Cover Stories

金砖国家 行稳致远

《金砖国家: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新形式》

文 |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Timofei Bordachev)

金砖国家想方设法努力促进稳定,于是,他们的兴起和发展过程中所展现的价值观必将提上日程

《如何提升金砖国家影响力》

文 | 江时学

《金砖十年:合作发展之》

文 | 宁胜男


现状·趋势   Status and Trends

《中国迎来“特朗普行情”》

文 | 宋鲁郑

《和平与发展》

文 | 日瓦丁·约万诺维奇(Zivadin Jovanovic)


丝路影像   Belts and Roads Images

《丝路影像》


国别 Country

《打造巴中联通之路》

文 | 马苏德·哈立德 (H.E. Mr.Masood Khalid)巴基斯坦驻华大使

《孟加拉国吸引中国投资三大优势》

文 | 朱拜尔·哈桑(Jubair Hasan)

| 媒体纵览|

《巴基斯坦电子媒体发展迅猛》

文 | 穆罕默德·扎米尔·阿萨迪(Muhammad Zamir Assadi)


区域 Region

《我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维护》

文 | 郑东超

《浙江交通全球化发展三步棋》

文 | 叶建勇 祝诗蓓


产业·金融 Industy and Finance

《市域(郊)铁路发展道路上的商机》

文 | 李连成

《从三大区域看:“一带一路”农业国际合作》

文 | 刘振中 张振

《资产证券化:融资租赁新趋势》

文 | 李辰


PPP 观察 Observation of PPP

《PPP 项目绩效评价机制应以目标为导向》

文 | 陈宏能

《金融资本如何更好的参与PPP 项目》

文 | 吴亚平


丝路数据 Belts and Roads in Numbers

《海上丝路指数(6月))》

文 | 宁波航运交易所



|CONTENTS|


Cover Stories

BRICS Sustainable Integration

“BRICS as the New Form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nd Cooperation”

by Timofei Bordachev

“How should the BRICS nations increase their influence?”

by Jiang Shixue

“BRICS's decade: the path towards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by Ning Shengnan


Status and Trends

“The Heaven Sent: A Reassessment of the China-US relationship under the presidency of Donald Trumps ”

by Song Luzheng

“Peace and Development”

by Zivadin Jovanovic


Belts and Roads Images

“Belts and Roads Images”


Country

“Build the road of connectivity between Pakistan and China”

by H.E. Mr. Masood Khalid

“Bangladesh emerges as hotspot for China's outbound investment ”

by Jubair Hasan


Region

“Protecting the Chinese Interests in the Middle  East”

by Zheng Dongchao

“The 3-steps prospects of the globalization of transportation sector in Zhejiang ”

by Ye Jianyong   Zhu Shibei


Industy and Finance

“The business opportunities within the urban-suburb railway development ”

by Li  Liancheng

“Take three regions: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on under BRI”

by Liu Zhenzhong   Zhang Zhen

“Securitization: the new trend of Financial Leasing”

by Li Chen


Observation of PP

“The mechanism of performance appraisal of PPP project should be target-oriented”

by Chen Hongneng

“How can the Financial capital better integrate with PPP projects?”

by Wu Yaping


Belts and Roads in Numbers

“Index of Maritime Silk Road(June, 2017) ”

by Ningbo Shipping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