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王洪一: 非洲大湖地区:战乱与诱惑

王洪一: 非洲大湖地区:战乱与诱惑


没有任何一家世界大型公司投资全球钴矿主要产地的刚果(金)东部地区,反而是在周边国家成立收购公司,从当地开采公司手中获得这一战略资源


文I王洪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研究室主任


● 大湖地区战乱的四大根源

● 大湖地区安全走势

● 大湖地区投资建议


近日,大湖地区安全形势再度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11月20日,大湖地区国际会议组织(CIRGL)召开了第七届首脑会议,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实现刚果(金)和平进程。大湖地区持续战乱20多年,是非洲政治、安全、冲突问题最为典型的地区,也是国际投资机构最为畏惧的地区,很多世界著名公司在这里折戟沙场。同时,大湖地区矿产、油气和森林资源密集、开发度较低,也是国际投资机构垂涎不已的地区,尽管危机重重,仍不乏人蜂拥而至。

由于东非大裂谷周围地区群山环绕,森林茂密,密布着大量湖泊,因此被称之为大湖地区。广义上来讲,大湖地区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环非洲维多利亚湖、坦噶尼喀湖和基伍湖等湖泊的周边和邻近地区,面积700多万平方公里,包括布隆迪、卢旺达、乌干达全境,以及安哥拉、中非共和国、刚果(布)、刚果(金)、肯尼亚、坦桑尼亚、南苏丹、苏丹、和赞比亚的一部分。从狭义上来讲,大湖地区是一个地缘政治概念,有时特指布隆迪、卢旺达、乌干达和刚果(金)边境地区。由于连年战乱,刚果(金)边境地区成为世界上冲突、饥荒、瘟疫和难民集中的苦难之地,是人间地狱的缩影,有“非洲的火药桶”之称。

 

大湖地区战乱的四大根源

大湖地区战乱频仍,曾经发生过安哥拉内战、乌干达—坦桑尼亚战争、中非内战、卢旺达大屠杀,以及号称非洲世界大战的刚果(金)内战。大湖地区的战争不仅持续不断,而且规模和烈度都让人叹为观止,卢旺达大屠杀死亡百万,刚果(金)三次内战死亡人数高达550万,其中第二次内战有9个国家和几十家反政府武装参战,不仅动用了飞机大炮等现代化武器,有些武装组织还使用弓箭和大砍刀,野蛮和血腥让人不寒而栗。

大湖地区战火绵延的首要原因是殖民时期种下的部族仇恨,卢旺达本来只有一个民族,但比利时殖民者通过财产多少人为制造了两个对立部族,甚至两兄弟被划分为两个部族,殖民者以小部族控制大部族,造成了深刻的社会仇恨。英、法、葡等殖民者在刚果(金)、苏丹、安哥拉对各部族分而治之,鼓励部族冲突,形成了现在难以化解的历史恩怨。

其次,贫困落后,争夺生存资源,导致军事冲突不断。尽管资源丰富,但该地区总人口约两亿,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且分布极其不均衡,乌干达、卢旺达和布隆迪人多地少,刚果(金)地少人多,一有风吹草动,政治和军事难民就流窜进入刚果(金)边境地区的莽莽森林,时而跟祖国的军队互怼,时而和当地政府军对抗,各国各种政治倾向的叛乱组织多如牛毛,关系错综复杂。而且,该地区贫富分化严重,是世界上最为贫困的地区,各部落和族群之间经常为了矿山、牧场,甚至柴火、水源而大打出手。

其三,国家治理问题是造成该地区冲突的重要因素。这些国家一直不能解决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边界划分、政治管理、部族冲突、宗教矛盾等问题,更缺乏处理当前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经验和能力,各政治和利益团体之间的合作与整合也困难冲冲。在这种长期不稳定的政治环境中,部族和部落惶惶不可终日,无心从事生产,视生命为儿戏,有些家族几代人都靠劫掠为生。

其四,西方大国对冲突的广泛介入,改变了战乱方式和走向。政治暗杀和武装政变、雇佣军问题、海盗问题、武器走私和丛林战,这些高级军事手段一般是由西方介入后教会了当地人。上世纪末,西方迫使这些国家搞民主化和多党制,激烈的社会变革激化了部族、宗教和社会矛盾,恶化了各国国内和国家间的关系,武装冲突此起彼伏。参战的各国军事力量政治和社会诉求更加多元化。现在追求制度变革和实践政治理念的目标已经越来越淡化,各武装派别基本上没有政治纲领和组织原则上的差异。发动内战的政治和军事力量越来越追逐大至国家政权、小至地方政治和经济利益分配的现实目标,获取权利和金钱普遍成为大湖地区战乱中军事力量的真正目的,有些军事力量不惜为其他国家发动“代理人战争”。刚果(金)边境地区的战乱中,无论政府军、外国军、反叛军,其目的无非是控制钻石、矿产和木材等资源,而卢旺达、乌干达和布隆迪的反叛力量成为周边国家或者西方政治势力的利益代理人。某些国家没有任何铜矿、钴矿、锰矿资源,反而成为了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矿石出口大国。


⬆非洲大湖地区地理位置图(来自世界分洲挂图——非洲)

 

大湖地区安全走势

大湖地区的安全走势主要看刚果(金)和布隆迪。目前刚果(金)大选停摆,小卡比拉总统名不正言不顺,西方国家和国内的政治党派都想阻止他继续执政。但是,小卡比拉是目前唯一能控制刚果(金)军队的领导人,而且对东部地区纷繁复杂的反政府武装有较大影响力。相比而言,反对党领导人纯属于职业政客,既无军队背景,更与反政府武装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此,西方国家尽管谴责小卡比拉继续执政违反宪法,但并没有采取激烈措施逼迫其去职。由此看来,尽管近期刚果(金)东部地区的反政府武装有返潮的趋势,但军事冲突扩大化不利于国际社会,不利于周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也不利于刚果(金)的反对派,短期内不会产生失控的武装冲突。

从中长期看,由于国内外反对声音太大,小卡比拉几乎不存在继续合法执政的可能性,而他主动放弃权力的可能性也不大,而且反对派中又无人可以取代其地位。因此,刚果(金)的政治局势走向似乎只能有三种可能性,要么小卡比拉强行修宪或者强行参选,要么小卡比拉以脆弱状态继续拖延选举,极端情况下也存在被内部或者外部的武力所推翻的可能性。无论未来走势倾向于何种路径,影响最大的是首都和加丹加省,而刚果(金)东部地区属于无主之地,难免继续沉沦为兵荒马乱、盗贼遍地的人间地狱。首先,刚果(金)东部经历多年战乱,政府力量薄弱,基层政府组织荡然无存。联合国培训当地警察、加强政府管理能力的工作进展缓慢,短期难以达到效果。其次,东部地区比邻多国,容易受到这些国家局势的波及,布隆迪、中非和南苏丹安全局势如果出现变化,该地区动荡形势就会随之加剧。另外,刚果(金)虽然与乌干达和卢旺达改善了关系,但彼此之间仍然存在利益纠葛,信任程度很低。刚果(金)如果不能彻底解决胡图族叛军的问题,卢旺达政府随时可能转而支持图西族叛乱武装。同时,刚果(金)东部地区部族众多,建立在部族基础上的各派武装相互攻击,几乎不受刚果(金)内政影响。多年来的战乱使得该地区武器泛滥,武器收缴和武装人员安置问题不见成效。此外,东部地区山多林密,政府军的清剿行动缺乏后勤支持,甚至出现政府军坐装甲车进山,要饭回家的戏剧化场景。

布隆迪的情况与刚果(金)截然不同。该国总统同样谋求第三次连任,2015年在修改宪法没有通过的情况下强行举行了总统大选。虽然反对派拒不承认选举结果,而且还发生了未遂军事政变,但恩库伦齐扎基本维持了国内政治局势的相对稳定,在2017年10月强行通过了宪法修正草案,将总统任期改为7年一届。恩库伦齐扎已经从法理上拥有了继续执政的合法性。因此,尽管西方国家向布隆迪施压,但恩库伦齐扎还是得到了周边邻国的支持。如果不发生西方全面制裁和军事政变,布隆迪能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

影响布隆迪政治稳定的最大变量因素可能是30万难民。大湖地区国家政局变化的一大特点就是难民的军事化问题。历史上,乌干达政变、卢旺达大屠杀、布隆迪大屠杀都造成了大批难民逃往刚果(金),在一代人之后就会兵强马壮,形成了强大反政府武装,现在的卢旺达和布隆迪政权就是由反政府武装杀回国内执政的。因此,布隆迪对于流亡难民保持高度警惕。而事实证明,这些流亡难民已经开始组成反政府武装并不时回国袭击警察局和军事设施。叛军未来是否能够形成气候,主要看有没有外部力量的支持,短期内还不至于撼动恩库伦齐扎的政权。

 

大湖地区投资建议

大湖地区丰富的资源既是诅咒也是诱惑,第二次刚果(金)内战期间,9个国家参战的重要原因就是掠夺刚果(金)的钻石和铜钴矿。一些国家的军事甚至长期占据刚果(金)的矿山,直到小卡比拉上台才撤出,而美国矿业巨头自由港(Freeport-McMoRan Inc)公司能够拿下刚果(金)最大Tenke Fungurume铜钴矿,就是基于乌干达和卢旺达的友好合作关系。同样的道理,该公司从2015年开始就谋求脱手刚果(金)资产,也是基于美国与小卡比拉关系的急剧恶化,当前美国公司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刚果(金)市场。

国际投资公司在刚果(金)等国家的投资项目,往往集中在有色金属矿藏、油气、水电等领域,规模巨大,投资周期漫长,因此需要以战略眼光和战略策略来指导投资行为。具有战略意义的投资项目需要具备战略取舍和战略投入的意志,还需要有战略耐心和战略牺牲精神。以力拓投资和准备撤出在几内亚第一大铁矿——西芒杜铁矿的案例来看,该公司经受住了政治更迭和国际、国内的反腐败调查压力,至今仍然苦苦支撑,但其等待最佳价格的耐心能够使其获得预期收益。

在大湖地区投资的资源类项目,不仅需要有抵御政治和安全动荡的能力,还需要处理好与国际组织的关系。由于大湖地区是全球关注的战乱地区,国际组织对于该地区资源出口提出了尽职调查的要求,目前卢旺达和刚果(金)都通过了相关法律,执行比例已经分别占出口资源的75%和50%。尽职调查制度要求出口商提供生产地区、合作关系、用工条件、环境保护等各种说明,一些特殊矿产还需要提供原产地证明,以避免反政府武装获得资金。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没有任何一家世界大型公司投资全球钴矿主要产地的刚果(金)东部地区,反而是在周边国家成立收购公司,从当地开采公司手中获得这一战略资源。

同时,由于美国已经对刚果(金)和布隆迪的高层实施制裁,并存在着制裁扩大化的可能性,西方金融机构早在2014年底就停止对这一地区大型能源项目的投融资工作,上马大英加(即第三期)水电站的可行性已经微乎其微。

此外,应当注意的是,大湖地区的地理概念相对庞硕,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安全局势差异性有天壤之别。客观来看,除了刚果(金)东部边境地区,乌干达、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国家的投资环境相对优越,而且受刚果(金)和布隆迪局势的影响有限,是立足大湖地区,窥探投资机遇的较好跳板。(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