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陈帆:香港“软实力”的输出通道

陈帆:香港“软实力”的输出通道



——专访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


港珠澳大桥既是连接粤港澳的桥梁,也是粤港澳联通世界的桥梁。通过港珠澳大桥,香港可以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以及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机遇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图片提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中国投资》:港珠澳大桥最早是由香港提出,历时多年即将建成,您认为港珠澳大桥对于香港的意义是怎样的?

陈帆:以前,大屿山是香港最西部的地方,港珠澳大桥建成后,可以把香港直接连接到广东省西部以至更广更远的地方。大桥建成后,往来珠海与葵涌货柜码头的行车时间可由大约3.5小时缩减至约75分钟;往来珠海与香港国际机场则可由目前的约4小时缩减至约45分钟。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座落大屿山,在地理位置上,连同毗连的香港国际机场,将会成为粤港澳三地的交汇点,进一步奠定香港作为航运物流枢纽港的地位。港珠澳大桥是首个连接粤港澳三地的跨境运输基建项目,将珠三角西部纳入香港3小时车程可达的范围内,对香港和珠三角西部未来的发展有策略重要性。

港珠澳大桥可加强粤港澳三地的经济、贸易、金融、物流、旅游业等合作,让香港联同粤澳两方,向国家其他省份以及东盟国家输出我们的软实力,放眼世界,共同“走出去”。透过港珠澳大桥,香港可以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以及国家一带一路的发展。港珠澳大桥既是连接粤港澳的桥梁,亦是粤港澳联通世界的桥梁。

 

《中国投资》:您对于大桥联通之后的人员流动和货物流通有何预期?香港作为国际航运中心将会如何获益?

陈帆:目前,香港港口处理的进出口货物约占41%,主要通过陆路跨境货柜车来往珠三角的东部,因为香港与珠三角西部的陆路行车时间太长,运输成本太高,所以来往珠西的进出口货物较少,只能通过船运。大桥建成后,往来珠海与葵涌货柜码头的行车时间将由大约3.5小时缩减至约75分钟,意味着珠江西岸的进出口货物能够以合理的运输成本通过香港港口来往全球470个目的地。因此,我们预计大桥能为葵青货柜码头带来更多货流,将香港港口的腹地拓展至珠西,有助巩固香港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

香港国际机场拥有广阔的国际航空网络,随着大珠三角区内以及本地各项大型运输基建,包括港珠澳大桥及屯门至赤鱲角连接路等在未来相继落成启用,将缩短内地旅客、货物到香港国际机场的路程,加强香港与内地城市的联系,有效促进香港、珠三角西部及澳门之经济发展,带动其国际航空需求之增长。为使港珠澳大桥及香港国际机场能发挥更大效应,香港机场管理局(机管局)会提升联运接驳设施,让中转旅客可经珠、澳口岸直达香港国际机场。旅客从海外经香港国际机场前往珠、澳口岸亦同样受惠。 


⬆俯瞰香港国际机场一侧港珠澳大桥人工岛香港口岸

 

《中国投资》:连接三地的大桥对制度创新提出哪些挑战?

陈帆:基于三地在其发展过程中的差异,各方在工程标准等不同领域不尽相同,因此,三地就港珠澳大桥签订的《三地政府协议》中表明,主桥工程的设计和施工的规范、质量与技术标准应符合内地适用法律及工程可行性报告有关规定,并应以“就高不就低”的原则,适当吸纳香港和澳门合适的相关规范、质量与技术标准,形成适用于港珠澳大桥主桥项目的规范、质量与技术标准。

虽然港珠澳大桥主桥位于内地水域,其建设工程及日常管理必须要根据内地的法律法规执行,但鉴于主桥工程规模庞大及技术复杂,三方在主桥工程项目引入“质量管理顾问”,把国际质量管理的元素引进主桥工程项目,藉此提升主桥工程的质量水平。除此之外,“质量管理顾问”会对主要工序的首件及首次工序实施质量监控,并对监理工程师、承建商及大桥管理局人员进行质量管理培训。

港珠澳大桥将是首个连接粤港澳三地及由三地“共建共管”的跨境运输基建项目。三地在体制、法律法规、甚至工程标准等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在处理大桥主桥的事宜时,三地有时难免需要时间去充分理解其他方的关注及困难,才可进一步推展工作。不过,三地一直本着“就高不就低”的精神,按着“进度服从质量”的原则及“安全第一”的理念推进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