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金砖国家 国际交流…

季莫菲·博尔达切夫:金砖国家 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新形式


金砖国家想方设法努力促进稳定,于是,他们的兴起和发展过程中所展现的价值观必将提上日程


文|季莫菲·博尔达切夫(Timofei Bordachev)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部主任    翻译|王晓波 



观当今国际机构,金砖国家组织显得尤其突出,因为它有能力把各个时期利益都不尽相同的几个大国聚集在一起,却又能在国际对话与合作方面分享同样的价值观。今年,担任金砖国家主席国的中国完全有可能在继续保持这种独特性的同时更进一步丰富金砖国家合作的方向和内容。不过,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独特组织的形成基础,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能够使国际机构持久并让所有成员国都受益的最基本要素。在这方面,七国集团、二十国集团和一些其它国际组织都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与5月在意大利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的情况一样,7月份在汉堡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也没有在国际经济治理方面产生新的观念或有新的突破。对后者来讲,媒体关注的只是俄罗斯总统和美国总统的会晤,而峰会本身却并未引起更多关注。二十国集团峰会始于本世纪头十年的后期,当时正是金融危机最严重的阶段,因此,该峰会旨在为世界经济开出一剂通用的药方。但如今这一模式似乎已经过时了,因为曾经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惧的经济震荡已渐渐成为过去,所以,二十国集团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对于全球化引发的问题,现在各国和各地区更愿意通过私下沟通协商并达成一致的方法予以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二十国集团峰会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些双边或三边会谈。媒体、分析人士和意见领袖们都将注意力放在二十国国家领导人双边会谈的结果上。人们当初曾认为二十国集团或许会取代联合国安理会,可它现在的局面却引发了大家对国际组织的作用和它们面临的局限性的讨论。但是,对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来说,真正具有重大意义的机构则是金砖国家。

思考国际组织的地位和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当今的世界政治格局中仍然显现出危险的不稳定因素。以前只是西方社会与世界其它地方存在着冲突的可能,可是今天西方社会内部同样弥漫着因分歧而产生的紧张气氛。北约峰会,特别是五月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美国与其欧洲伙伴国家都表现出严重的分歧。这主要是因为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及美国新总统对欧洲主要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开支的极端苛责态度所致。目前他们中只有五个国家(美国、希腊(正在与土耳其发生冲突)、土耳其、波兰和爱沙尼亚)的国防开支达到了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2%的要求。北约和七国集团内部的争议非常激烈,以至于德国总理公开宣布,欧洲人需要开始考虑怎样将安全问题掌控在自己手中。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唐纳德·特朗普在任期届满前就会下台,他的继任者也不太可能对其盟国采取更加温和的态度。

欧洲注定要适应新形势,而且欧洲国家再也无法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立作用。这是因为,首先,他们的内部资源似乎已经耗尽。当然一些欧洲国家如法国、德国和即将脱欧的英国仍会在世界和地区政治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可是没有人需要他们了。其次,欧洲的军事和政治独立可能会导致比现在更剧烈的国际紧张局势。欧洲最重要的邻国俄罗斯已经感到在军事和外交领域越来越难以与这些欧洲国家进行沟通了。

欧洲领导人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不可避免地需要一个保护者,哪怕其对欧洲的弱小盟国极端苛刻。这其中美国的新政策对西方社会的影响尤为重要,因为在过去的27年中,美国一直在国际事务中占据主导地位。在政治上它通过全副武装的北约和强大的欧盟,在经济上它借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极易被操纵的世界贸易组织,来掌控对整个世界的话语权。

在过去的一百年中,正式和非正式的机构已经成为国际间对话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伍德罗·威尔逊建议成立一个国家联盟,当时这一提议还显得有些超前,可现在国际机构已经成为了世界版图中自然且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不过,另一方面,这些国际和地区间的机构也正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和挑战,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某些国家或联盟企图利用国际机构达到他们非常自私的目的。从全球层面看,这种趋势已经严重削弱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声望,可是西方国家还一再声称联合国这一现有的最民主的国际组织也不够高效。

在地区层面可以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即欧安组织)的现状作为例子。欧安组织是冷战后成立的,它被当成是一个讨论重大国际安全事务的具有包容性的国际机构,涉及的地区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帕米尔高原到里斯本和温哥华。可现实的情况是,近年来北约和欧盟已经控制了欧安组织的议事日程,而且由于他们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因此任何不同的意见都不会予以考虑。西方国家极端的利己主义使得他们对欧安组织的其他成员国连一点象征性的让步都不肯做出。比如,2017年7月,该组织决定其所有四个领导职务全部由西方国家派出的代表担任。

这就是欧安组织无法再存在下去的原因。不过俄罗斯和一些其他国家至少应当试着邀请欧亚大陆上在国际安全事务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的国家加入到这一组织中,从而重新启动它。这些国家主要是指中国,但也可以包括伊朗、蒙古、韩国、日本、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考虑到当前欧亚大陆上经济全球化的规模和地区发展的趋势,中国作为欧亚国家中最主要的投资国却没有参与这样一个区域性的安全组织是很令人费解的。对伊朗来说,情况同样如此。

但是那些自称是冷战赢家的国家却不愿尽快让出他们的垄断地位。因此,非西方国家一方面继续在现有的组织内争取更合理的位置,另一方面则开始建立新的更能反映世界力量变化的机构,而出现这种现象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不过新的机构并不会削弱现有机构的作用,不会出现类似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可能会对世贸组织造成的那种影响。它们只是互为补充,同时完善现有的结构体系。中国无疑是国际经济治理的领导者,而且中国人首先提出了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一些其它金融机构的倡议。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敦促设立上海合作组织金融机构,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宣布加入后,尽快重启这一重大议题是非常必要的。

现在,非西方国家应尽力保护好他们自己建立的这些机构,确保它们在面对西方主导的机构时毫不示弱。他们要确保决策时的高度民主,并且充分理解和遵守保持稳定和使所有成员国都受益的原则。如果做不到这两点的话,那新的机构也会陷入零和游戏的结局,那样它们就无法长久存在下去了。

但是怎样才能实现稳定呢?在北约和七国集团,稳定靠的是美国不容置辩的领导地位。在北约内部,其他成员国与外部重要的合作伙伴间关系的安全性是无法得到充分保障的。现在,北约其实更是一种文化象征。这一联盟始于二战后,当时美国用这种方式将西欧国家集合在自己身边,其目的是为了对抗苏联。但是现在加入北约的国家的军事力量都很弱,他们加入该组织只是为了向他人证明自己属于某个团体,而不是单打独斗。在他们看来,拥有北约成员国的资格使他们成为了享有某种特权的国家。

七国集团则是一个美国实行文明化管理的机构,最重要的世界市场参与者都需要奉行它提出的经济政策。它的决定在得到美国同意后,由七国集团负责执行,同时经合组织也要接受它作为准则。在此之后,他们会再将它们强加到别的国家身上。非西方国家,特别是那些金砖国家的成员国,显然不能接受这种关系。中国现在是世界的经济强国;俄罗斯在6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仍会是世界的军事强国;印度和巴西也是重要且非常骄傲的国家,不会允许别人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们;虽然从国民生产总值来看南非现在比其他几个国家要弱一些,但它在非洲也仍处于领导地位。也就是说,能够确保西方保持一致的单一领导方式对于世界上其他重要国家来说是不会起作用的。


⬆2017年7月28日,第七次金砖国家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举行


金砖国家想方设法努力促进稳定,于是,他们的兴起和发展过程中所展现的价值观必将提上日程。

对于金砖成员国来说,它们在国内和国际问题上持有相同的观点对稳定究竟有多么重要?传统上人们认为共同的价值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欧洲国家就为他们价值观的统一而引以为傲。我们从国际稳定的角度来看历史上的著名事例。如果把十九世纪欧洲的“大国协调”看作是现代国际机构的雏形,那我们就必须承认价值因素确实不容低估,因为它帮助欧洲在近一百年时间里避免了重大战争的爆发(这是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记录)。

那些“协调”国之间有矛盾分歧,他们的观点也不完全一致,就像现在的北约或七国集团,他们当时甚至在领土划分上也存在冲突。虽然“协调体系”的成员国在规模、经济发展和军事能力方面存在着极大的差别,但是他们都认同国际体系应该遵循的规则。“协调体系”确立的基础是他们都接受皇室的合法性和对彼此主权的绝对尊重,因此,他们是因为明确的规则而非绝对的统一走到一起的。事实上,现在非西方国家要求的也正是尊重他们的主权和遵守国际规则。我们甚至可以说像金砖国家这样的机构在成立之初就明确规定了要尊重彼此的差异,并将接纳这些差异作为了不容争辩的要求。

这样看来,金砖五国更像是19世纪时欧洲的“协调体系”,而不是北约或联合国的安理会。金砖国家是大约八年前(2009年)由巴西、印度、中国和俄罗斯四个国家的首脑在一起成立的一个非正式的会议机制。2010年,南非共和国也加入进来。2017年,金砖国家已经在一起举行了8次会议,而且会议的内容也在不断增加。虽然这五个国家之间也存在着差异和分歧,对一些重大的发展议题也有不一致的看法,但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并且按照自己制定的规划开始了运作,这就彻底粉碎了西方分析人士一再声称的很快就会出现的“曲终人散”的预言。那些分析人士还认为,金砖国家间的潜能已经用尽了,因此他们不可能使合作正规化和制度化。

但是要准确评估其潜能,并为他们更进一步的发展提供好的建议,首先必须充分理解金砖国家成立的原因,因为它们是决定金砖国家各项议程的出发点。

金砖国家的成立很有意思,可以说是偶然与必然相结合的产物。2001年,一家国际咨询公司的分析师选出了几个重要的非西方国家进行研究,结果发现,他们的经济发展指标应当属于一个假想的共同体。所有这四个国家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都没有介入冷战后全球经济的决策层。虽然他们的经济发展势头强劲,但当时中国尚未加入世界银行和国际贸易货币组织;俄罗斯名义上是八国集团的成员国,但对集团的经济决策完全没有影响力;印度和巴西尽管人口众多,具有很好的经济发展潜力,但也不可能对世界经济决策产生影响。

在目前信息化的时代,每年都会产生十几个很有冲击力的定义和新观念,可是只有金砖国家这一提法真正得到政治领袖们的接纳。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这不仅仅源自最初从经济上的考量,而是具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甚至不敢完全肯定创始人当时就有非常明确的目标。所有金砖国家愿意加入这一团体都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即它对自己国家的发展和在国际上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而最重要的则是他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和对世界的共同看法。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金砖国家一方面成为了国际合作的新榜样,另一方面它也在不断根据成立的初衷调整自己的使命和议程。因此,我不认为现在或在不久的将来金砖成员国会迅速为经济一体化采取果断的措施,当然在某些方面,比如创建发展机构,他们可能会很快采取行动。因为他们要充分借鉴近些年来一些非西方国家成立的国际金融组织的经验,从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错误,同时能够找到最佳的运作方式。此外,确定几个相对本地化的项目也是很有必要的,比如,在灾后救济方面,因为,加强国际经济治理和实现民心相通与往来已经被列入金砖国家宣言的框架中,具有无可质疑的重要性。大多数具体的工作在中国担任金砖国家主席的议程中都有详细规划,并将从2017年开始逐一落实。

但是,最重要的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应当成为一些重要的独立国家新型文明交往的范例。坚持用共同的方法去实现理想的世界秩序在当下是较为罕见的,因为某些国家奉行越来越自私的政策,这就让遵守规则和法律的必要性受到了质疑。但是金砖国家始终致力于发展自己成立时确立的目标,并将其应用于彼此间的关系和对国际重大事件或进程的考量中。这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值得捍卫。从地理上考虑,金砖国家可以敞开接纳其他国家的加入,但吸纳新成员国的基本标准应当审核其是否具备形成独立外交政策的能力,而非其经济指标。此外,目前五个金砖国家最具特色之处在于,他们能够不受外部势力的影响去做违背他们意愿的事情,因此新的成员国也应做到这一点,因为这样才能确保相互尊重和承认彼此的合法性。(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