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佘湘耘:大桥完善了大湾区综合交通体系

佘湘耘:大桥完善了大湾区综合交通体系


——专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交通业务部主任佘湘耘


港珠澳大桥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应定义为一个公益项目;即便如此,它的效益也不会很差,更不会是座空桥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图片提供|佘湘耘




2009年底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对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进行了评估,评估组从工程、系统工程和交通经济方面开展评估。针对两岸三地社会经济环境不同,路桥隧岛的衔接,一国两制情况下施工和运营如何配合等等复杂情况提出了评估意见。中咨公司关于工程方案、投资估算、项目组织构架和管理模式、效益分析等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在国家发改委的批复中,均被采纳。

针对港珠澳大桥的最近的热点问题,负责评估的交通专家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交通业务部主任佘湘耘接受了《中国投资》杂志的采访。

 

《中国投资》:2009年底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受委托,对港珠澳大桥进行了评估,您是主要负责人,由于大桥从提出规划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了,从现在看来,它的主要定位和它对三地的影响与作用,是否与当初的设想一致?

佘湘耘:港珠澳大桥项目是经过长期研究,经过三方政府多次协调达成一致,再由国家决策决定的。它当时推进的时间点恰好是在我们要促进香港稳定的大背景下,但现在看来,它不仅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也具有宏观社会效益和经济意义。

港珠澳大桥的定位,是国家高速公路网的珠三角环线的一部分,是关键工程,也是联系三地的主要便捷通道。当然大桥最早提出是要加强香港与内地的联系,后来经过长期的探讨和研究,发现它具有科学性与必要性,它的建设可以完善国家的高速公路网,可密切香港澳门珠江西岸地区的经济联系,促进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为保持港澳地区的持续繁荣和稳定发展创造良好的交通条件。

现在7-8年过去了,这几年这个区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济在快速增长,产业也开始大转型,从最初的前店后厂,转型到了服务贸易型,向中高端的产业转型。无论是高速公路、铁路还是机场,都在不断的完善。

从现在看来,我觉得这座大桥的意义更加凸现。首先是缩短了人或物的在途时间。从珠海到香港,从3个小时变成半个小时,社会效益是可观的,可能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完善了粤港澳大湾区的综合交通体系。这些年,广东的铁路、公路、机场的发展速度非常快速。从客流的增长就可以看出这个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从交通的方式来看,尤其是高端的机场吞吐量最能反映经济发展的情况。

广东的机场占全国客运吞吐量的比重这几年一直是10%,2016年是11%,因为基数大,所以多一个百分比的绝对量是相当可观的。根据国家民航局的规划,2030年广东的机场的吞吐量要达到3亿,要保持占到全国的10%。

其中最亮眼的数据是珠海。因为珠海机场之前被认为不会有起色,但近年来珠海的交通发展速度非常快,从2011年不到200万的吞吐量,到2016年达到了613万,预计2017年还会更大,未来珠海机场的吞吐量要以较快的速度增长。深圳的吞吐量也增长很快,已经开始建第三跑道,广州开始建第4、5跑道。

那么港珠澳大桥与这些交通的关系是什么呢?通过这座桥,可以把这些交通方式串联起来。港珠澳大桥对大湾区更加一体化提供了基础的条件。经济发展交通要先行,尤其是在跨海的区域里,这个作用更加直观重要。一桥架三地之后,三地会更加开放,合作更紧密。香港的优势是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澳门是旅游城市,通过这座大桥,他们的资源优势、机制的优势可以互补,做到经济上的真正融合。

 

《中国投资》:连接珠江东西两岸的还有一个深中通道,该怎么看港珠澳大桥与深中通道之间的关系?

佘湘耘:深中通道与港珠澳大桥的关系引起了很多探讨。我觉得,这两个桥是不能替代的。两个桥的功能完全不一样。不同通道满足不同起始点的交通需求的。港珠澳是直接联系香港跟澳门,深中通道主要是联系珠江两岸。港珠澳大桥让这个区域的交通布局更加合理,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港珠澳大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深中通道—虎门通道—港珠澳大桥形成一个大环,里面还套着小环,形成了环状的城市群交通网络,如果没有港珠澳大桥,就只有半边环。

 

《中国投资》:有人说大桥可能会是一座“空桥”,您怎么看大桥的效益问题?

佘湘耘:港珠澳大桥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应定义为一个公益项目;即便如此,它的效益也不会很差,更不会是座空桥。

为什么有人认为交通量不会太大呢,因为大桥涉及港澳对交通量的容纳力,所以是配额制的,只有特定车牌的车可以通过。

当时我们为了计算交通量,设定了配额方案,一是基本配额,二是单方配额,由香港方面进行管理,三是自由流动。目前采用了基础方案,因为还估计不准未来情况。

按照这些配额方案,我们对收费标准作了几种设想,设定了一个交通量最大化的目标,来进行测算,在当时总投资的情况下,预计贷款还清的年限,还清之后还要收费,因为管理维护还要产生费用,最后倒推出了收费标准。

预计交通量会比我们之前预想的多些,效益会提高,可能收费还要降低。效益不会特别差。而且为了提高使用率,还有很多工作可以研究,比如,自由流或者单方配额之后,因为制约只有在香港这边,香港的容纳力有限,车流会对环境和交通造成影响,可以在桥头建设停车楼。或者联合建设摆渡的电动巴士。这样可以让大桥充分的发挥作用。(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