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智宇琛:全球海运新枢纽

智宇琛:全球海运新枢纽



通过中非合作,非洲正在形成兼跨两洋、联通两海的若干航运中心,中非合作为非洲打造全球海运新枢纽带来了强劲动力

文|智宇琛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所南非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连接大西洋的西岸海运枢纽

● 面向印度洋的东部非洲三大经济走廊

● 北部港口联通地中海、红海

洲有着30500公里的漫长海岸线,但各国的港口基础设施及其海运业都未能很好地发展起来。据联合国对非洲港口调查数据显示,非洲地区运输成本占商品进口成本的12.65%,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由于港口基础设施条件差、拥堵问题严重、无法停靠大型船只,导致大量货物通过位于欧洲、东南亚和中东地区的枢纽港换装中小型船舶再运抵非洲,不仅增加运输时间,同时无法实现规模效应。在全球海运业高度发达,并支撑着庞大的国际贸易的今天,非洲已经成为港口基础设施和海运业的价值洼地。


近年来,中国企业凭借自身实力和独特的经营模式,积极参与非洲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运营,并通过港铁、港陆联运等方式,将非洲内陆能矿和制造业中心与港口连接起来,在促进非洲大陆提高运输效率、实现海陆对接以及加快经济发展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应该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欧亚大陆和亚太地区的繁荣延伸到了环印度洋地区和非洲大陆。通过中非合作,非洲正在形成兼跨两洋(印度洋、大西洋)、联通两海(地中海、红海)的若干航运中心,中非合作为非洲打造全球海运新枢纽带来了强劲动力。

连接大西洋的西岸海运枢纽
非洲西岸主要为欧、非间航线,最重要的中转集散地为西班牙阿尔赫西拉斯港,中、西部非洲若干国家以及南部非洲的安哥拉,均有重要港口通往大西洋航线。近年来,我国企业积极参与非洲西岸国家港口建设,推动形成若干联通大西洋的海运枢纽。


尼日利亚是西非大国,也是地区航运中心。然而,其主要港口拉各斯港(包括廷坎港和阿帕帕港)规模均未超过200万TEU,吞吐能力严重不足。2018年3月29日,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莱基深水港一期工程项目开工,该项目位于拉各斯以东65公里的拉各斯自贸区内,邻近莱基自贸区和丹格特石油炼化自贸区,是尼日利亚的第一个深水港,建成后,大型船只可以直接入港,确立尼日利亚的区域港口大国地位。更为重要的是,该港口还将与由中国企业投资运营的莱基自贸区和参建的现代化铁路项目对接,未来将发挥更大的协同联动作用。


此外,由我国企业承建的科特迪瓦阿比让港是该国战后经济重建的重要项目,对重新确立其地区航运中心地位,促进该国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随着矿产资源出口量增加,一些国家的港口需要改建扩能;例如毛里塔尼亚友谊港始建于1979年,是中国政府援助非洲的第二大工程项目;我国企业还承建了毛里塔尼亚努瓦迪布港、几内亚科纳克里码头、加纳特马港等建设工程。招商局集团通过股权收购获得尼日利亚拉各斯港和多哥洛美港集装箱码头的股权权益,布局西非海运枢纽。上述这些重要港口、码头投资建设项目同样带动了西非路网以及与重点城市铁路、公路干线的建设。


中部非洲虽然矿产资源丰富,然港口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严重影响了地区经济的发展。近年来,中国企业参与了中部非洲很多沿海国家的港口建设,促进了该地区海运业的发展。让蒂尔市是加蓬的第一大港口和能源矿业城市,加蓬90%以上的石油出自这里,加蓬政府拟在这一区域规划建造深水港,同时配套建设保税区;我国央企积极参与投资运营,与加蓬政府深度合作,承担了包括配套公路、港口、桥梁等重点工程。刚果(布)黑角经济特区是我国在非洲重点发展的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其中我国企业参与了黑角新港的建设,为该经济区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我国企业还参与了刚果(金)马塔迪港、赤道几内亚巴塔港的建设工程。在中资企业参与下,中部非洲形成了港口林立的局面,地区经济发展增加了新的动力。


在南部非洲现西岸国家中,安哥拉即是石油大国,其地理位置也殊为重要。我国企业在安哥拉港口建设中,港铁联运成为重要特色。不仅罗安达、洛比托和卡宾达等三大港口项目由中资企业参与承建,与这三个港口相连的罗安达和本格拉铁路也是由我国企业建设的。其中,本格拉铁路是继援建坦赞铁路之后我国在海外修建的最长铁路。该铁路全长1344公里,设计时速90公里,将洛比托港与安、刚边境连接起来,未来与安赞、坦赞铁路连通后将打通大西洋至印度洋的国际铁路大通道。

面向印度洋的东部非洲三大经济走廊
东非沿岸国家近年来发展情况相对较好,不仅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地区大国实现了快速增长,乌干达、卢旺达等国家也在加快发展。港口、铁路、电力、能源等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投资是中国在东非沿岸的重点发展方向。在中国的参与和推动下,吉布提港、亚吉铁路、蒙巴萨港、蒙内铁路已经从蓝图渐渐变为现实;而坦桑尼亚的巴加莫约港和中央铁路也正在加速推进建设。可以看到,随着这些大型港陆联运项目的开展,埃塞俄比亚—吉布提、乌干达—肯尼亚以及卢旺达—坦桑尼亚三大经济走廊已经逐渐成型。这为“一带一路”建设及中巴经济走廊向印度洋方向的延伸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点。


吉布提港是当前埃塞唯一可用的出海口,埃塞与吉布提之间经济关系紧密。同时,中巴经济走廊的瓜达尔港与非洲最近的港口就是吉布提港,借助两港的联通,这两大经济走廊可以形成面向海湾国家及欧洲、东非的联动发展格局。对于该经济走廊而言,修建联通两国的铁路非常关键。2016年10月5日,由中国提供信贷支持并由中国企业设计、建造的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正式通车,将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不仅如此,中国企业还获得了该铁路运营权,从而实现了由工程建设向运营管理的模式升级。此外,由中国招商局集团与吉布提港口与自贸区管理局合资运营的吉布提自贸区已经开始建设,由中国企业建设的多拉莱多功能码头和两座新机场也将很快投入使用。


肯尼亚是非洲东部沿海最为发达的国家和重要的商业枢纽,乌干达地处非洲“十字路口”,这一地区在非洲大陆与印度洋的商贸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两国均非常需要建设连接蒙巴萨港与乌干达内陆的铁路干线以促进经济增长,然而两国自身财力却很难支撑这样的大型项目开展。因此,中资企业参与建设的蒙巴萨港以及联通港口与内陆的蒙内铁路、内马铁路建设以及沿线工业带发展将发挥重要作用。此外,“东非油气大发现”使得本属能源匮乏的东非获得了新的发展动力,大规模油气开发必然带来上下游产业链及油气管线建设的高潮,例如乌干达计划修建与肯尼亚拉穆港相连的石油管线以及上下游炼油厂和发电厂。目前,中资企业已经参与了拉穆港建设,并获得肯尼亚和乌干达数个区块的油气开发权益,还参与实施了内罗毕—埃尔多雷特成品油管道等多项大型管道建设工程。


卢旺达—坦桑尼亚走廊对我国而言,是发展互利共赢伙伴关系的重要地区。加速该经济带形成的重点工作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加速巴加莫约港建设。巴加莫约港是“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至印度洋航线的延伸,将成为与其他东非国家连接的战略中心;2013年,习近平主席与基奎特总统共同见证该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签订,目前招商局集团已经与阿曼主权基金共同投资开展建设。二是推进坦桑中央铁路项目。中央铁路既是坦桑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也是联通该经济走廊的重要基础设施。目前我国与坦桑、赞比亚共同商议加强坦赞铁路,但也应适时响应坦桑方面的关切,启动中央铁路的论证、谈判等工作并积极参与。三是合理规划中央铁路沿线产业带发展。主要包括以达累斯萨拉姆和巴加莫约为中心的临港工业带、以多多马为中心的首都经济带和以塔波拉为中心的西北部经济带。四是重视卢旺达信息技术优势与坦桑人力资源、农产品加工、物流等方面的结合,加速卢旺达—维多利亚湖经济带的发展。

北部港口联通地中海、红海
目前,在地中海、红海沿岸已经形成以埃及塞得、亚历山大、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等为主北非港口群。相较之下,北非地区货量与能力缺口较小,因此成本偏低。其中,北非东塞得港集装箱作业效率可达40moves/h,摩洛哥丹吉地中海转运码头效率也达到30moves/h,埃及其他码头效率多维持在20
moves/h左右,北非港口设备总体好于其他地区。


中资企业积极参与埃及港口建设。在工程建设方面,由中资企业参与的埃及塞得东港二期码头工程极大地提高埃及塞得东港的集装箱吞吐能力,为来往于苏伊士运河的船只提供更为便捷的服务,进一步提高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能力。中资企业还参与投资了埃及达米埃塔国际集装箱码头,该码头处在远东—地中海、远东—欧洲国际航线要冲,地理区位优势明显,将发展成为地中海东部国际集装箱运输的重要中转中心。在阿尔及利亚,中资企业承建了舍尔沙勒港建设工程,该港口将成为阿尔及利亚最大港口,以及地中海最大的海上运输中心。此外,中资企业还参建了连接起北非重要港口贝佳亚港、阿加迪尔港以及工业重镇马拉喀什的高速公路网,促进了该地区的港陆联运能力提升。(编辑:杨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