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非洲日新内涵

非洲日新内涵

文/ 王洪一


目前54个非洲国家已经几乎全部实现了独立和自由,代表着抗争和战斗意义的非洲日正演变成非洲人民追求一体化、维护和平、发展经济、文化互鉴的新节日


文I王洪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研究室主任


非洲日的改变

非洲日的新内涵


5月25日是非洲日,又被称为非洲解放日、非洲自由日。今年是第55个非洲日,在非洲日期间,非洲国家都准备举行盛大的游行庆祝活动,南非空军还要举行飞行表演,为此已经准备了一年多时间。世界各国也隆重纪念这一节日,美国、法国、英国和德国等国家都准备举办一系列活动。

非洲日的改变

第一次非洲独立国家会议于1958年4月15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召开。加纳、埃塞俄比亚、苏丹、利比里亚、利比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等实现了国家独立的领导人参会,在阿克拉会议上,为了进一步鼓励和建立以反对殖民统治为共同目标,会议代表呼吁每年庆祝非洲自由日(或非洲解放日),以纪念“解放运动向前发展”,并象征着非洲人民决心解放自己。由于阿克拉会议是4月15日召开的,因此这一天被定为非洲自由日,这标志着非洲日的诞生。1959到1963年,埃塞俄比亚和加纳等非洲国家每年都要举行盛大活动来庆祝解放,鼓舞其他非洲国家的独立运动。同时,中国和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也举行集会游行,声援非洲解放运动。在美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非洲侨民和进步人士突破警察封锁,举行游行示威,抗议西方的殖民统治。

进入20世纪60年代以后,在非洲人民的抗争下,在全世界进步力量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实现了民族独立,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加纳总统恩克鲁玛、几内亚塞古杜尔、赞比亚总统卡翁达(Tanzania’s Julius Nyerere, Ghana’s Kwame Nkrumah, Sékou Touré of Guinea and Kenneth Kaunda of Zambia)成为领导非洲各国争取独立的旗手。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变得独立,需要一个组织来表达非洲人民的愿望和他们的斗争。因此,在恩克鲁玛、尼日尔等非洲领袖的提议下,1963年5月25日,32个实现了民族独立的非洲国家的领导人聚集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成立了非洲统一组织(非统组织)。该组织同意每年召开国家元首会议、部长会议、总秘书处和调解、调解和仲裁委员会。非统组织还决定成立非统组织解放委员会,以非洲独立国家的共同力量支持南部非洲的解放斗争。从此,泛非主义和非洲复兴理念有了统一载体。在非统领导下,非洲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有了统一的声音。
非统组织成立时,共同决定将非洲自由日的日期从4月15日改为5月25日。由于这一变化,非洲国家开始在5月25日庆祝非洲日。从1945至1965年,大多数的非洲国家从欧洲殖民大国获得独立。进入20世纪70年代,葡属非洲殖民地人民掀起了争取独立的高潮,莫桑比克、安哥拉等国独立。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先后赢得独立,帝国主义在非洲的殖民体系最终崩溃。1994年,南非经过艰苦波折的反殖民主义和反隔离斗争,终于举行了第一次民主选举,实现了真正独立。南非是当时非洲经济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南非人民的解放代表着非洲人民真正实现了独立和自由。

非洲的独立运动改变了非洲的面貌,非洲国家推翻了帝国主义的统治而独立,打破了帝国主义对非洲的统治秩序,帝国主义在非洲的殖民体系彻底瓦解。非洲独立运动的胜利,不仅改变了非洲的面貌,标志着20世纪初形成的殖民体系的最终瓦解,而且成为第三世界一支重要的反帝反殖力量,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2001年5月25日,非统组织在独立日这一天结束了38年的使命,非洲联盟(AU)取代非统,接过了引导非洲大陆实现和平与发展的旗帜。


非洲日的新内涵

在殖民时代,非洲95%的领土遭到列强瓜分,非洲人民失去了自由和尊严,失去了生存发展的权力,面对西方侵略占领,非洲人民不屈不挠,持续战斗,非洲日成为当时非洲人民抗争的象征。目前54个非洲国家已经几乎全部实现了独立和自由,代表着抗争和战斗意义的非洲日正演变成非洲人民追求一体化、维护和平、发展经济、文化互鉴的新节日,非洲各国赋予非洲日以更多的经济和人文内涵。正如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在第50个非洲日庆典时所说,“这是个历史性的日子。它不仅标志着泛非主义者们在追求自由、独立与团结的征程上所迈出的一大步,也标志着一个新的开始:即共同努力,以实现非洲政治、经济的解放。”

数十年来,非洲一直在追求统一与一体化,希望通过一体化来维护国家主权、提升国际地位和推进政治经济发展。如今,非洲“自主发展”、“联合自强”意识明显增强,各种类型、各种层次的区域一体化组织已有200多个,5个此地区组织成为非洲一体化的引擎。各地区组织在推进区域内经济社会发展、维护地区稳定、化解地区冲突方面的作用渐趋明显,一体化发展进程逐步加快。非洲的一体化,尤其是经济一体化进程风生水起。几大支柱性区域组织各自勾画了建立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共同市场、货币同盟甚至政治同盟的发展蓝图。成员国间贸易额逐年攀升,合作建设项目不断涌现,非洲经济发展迎来一个个新机遇。2018年是非洲一体化进程取得重大进展的一年,非洲44个国家3月21日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的非盟首脑特别会议上签署成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非洲大陆自贸区将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成员数量最多的自由贸易区,形成覆盖12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5万亿美元的市场。历时40年推动达成的这份历史性协议,象征着非洲一体化和非洲团结的巨大进步。  

  同时,非洲在共同维护大陆和平与稳定领域也取得了积极成果。由于殖民时代随意划分国界,非洲国家独立后,边界冲突和民族矛盾时有发生。尽管存在不合理性,但是为了和平和稳定,非统1964年通过了《关于非洲边界不得改变的决议》。基于这一决议,非统成立了调停、和解与仲裁委员会,对非洲国家之间的冲突进行协调和干预,很大程度上防范和制止了非洲内部冲突和战争,维护了非洲国家之间的团结。1993年,非统又成立了预防、处理和解决冲突机制,建立了处理冲突办公室。进入21世纪,为了进一步抵制外部势力插手和干涉非洲大陆内部事务,维护了非洲大陆政局稳定,非洲国家共同授予非盟在维护非洲大陆的和平与稳定方面的职责和权力。2004年非盟成立了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在成员组成、解决冲突的范围、正式规则、规范和目的等方面都明确了非盟在非洲地区冲突解决中的职责,并赋予其更大的权力,比非统的“预防、解决、处理冲突机制”有巨大的进步。非盟同时授权各次地区组织建立快速反应部队,先后向苏丹、索马里、南苏丹、中非等国家派出了10多支维和部队,大大减少了非洲对外部军事力量的依赖。在非盟和非洲国家共同努力下,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下,非洲各国在独立后基本上维护了国家主权独立,国家间冲突日益减少。近年来,非洲军事冲突继续向缓和方向发展,政变次数更是明显减少。

非洲社会发展领域取得积极成果。虽然非洲仍然是全球经济最不发达的地区,也是饱受军事冲突和恐怖袭击的大陆,但非洲总体社会进步还是取得了积极成果。按照国际货币积极组织的统计,非洲已经有27个国家步入中等收入国家水平,这对于经历了数个世纪殖民统治的非洲尤其不易。正是由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非洲成为全球人口增长最快的大陆。1950年非洲只有2.29亿人口,不到亚洲的1/5,但2017年非洲人口超过了12.6亿,在2050年将增加至25.7亿,占全球人口的1/4。人口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非洲医疗条件的改善,过去15年内,非洲儿童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同时,非洲人口死亡率远低于生育率,北非人口生育率在2-2.9之间,南部非洲则在2.6-3.5之间。尽管非洲人均收入增长幅度较慢,但人口增长说明非洲社会发展促进当地人类生存条件的改善,释放了人类繁衍的潜力。在当前全球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未来的非洲将比其他大陆拥有更加充足的劳动力、更加广阔的消费市场。正是由于更加年轻和有活力的人口结构,近年来非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不是石油和矿产品富足的国家,反而是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科特迪瓦等非资源型国家,因为这些国家吸引了更多的国际产业转移,创造了更多的就业。

从50多年的历史纵深来看,非洲大陆从一个支离破碎、任人宰割、受尽奴役的大陆发展成为一个拥有50多个独立国家、逐步走向统一的大陆,发展成为一个经济活跃、人口众多、充满活力的大陆。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55年前第一个非洲日庆祝活动上的愿望已经实现,非洲正走向实现和平与繁荣的 “非洲复兴梦”的征程。(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