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敖汉旱作系统启示现代农业——专访内蒙古…

敖汉旱作系统启示现代农业——专访内蒙古赤峰市政协副主席、敖汉旗委书记邱文博

     敖汉旱作系统启示现代农业——专访内蒙古赤峰市政协副主席、敖汉旗委书记邱文博

     文|刘某承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

     杨 伦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编辑 | 杨海霞

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简称GIAHS)保护项目,旨在对全球重要的、受到威胁的传统农业文化与技术遗产进行保护。GIAHS发起十多年来,申报国家越来越多,GIAHS的数量不断增加。截至目前,全球共有52个传统农业系统被列入GIAHS名录,遍布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欧洲的21个国家。尽管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农耕文化起源与发展各有不同,社会经济发展程度也有所差异,但对传统农耕文化的重视以及其对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的经验,对中国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

创新农业发展模式让农业文化遗产焕发活力

各国积极创新农业发展模式,从多方参与、品牌塑造、产业融合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动员多方主体让农业文化遗产焕发活力。突尼斯政府通过组织农户协会、开展水土资源管理培训、调动被边缘化的土著社区和脆弱群体(例如女性)的积极性等多种措施,鼓励基层人员参与“加夫萨绿洲农业系统”的保护工作。菲律宾政府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中强调社区参与,GIAHS项目办公室与当地旅游委员会合作,共同起草《旅游发展指南》,要求竞争必须建立在对社区双方互利的基础上,以确保当地旅游业稳步发展。日本“佐渡岛稻田-朱鹮共生系统”采取“认养”模式让城镇居民、农民社区在GIAHS保护的同时实现合理的惠益共享。同时,佐渡市通过组织各类志愿者培训班,引导有GIAHS保护积极性的群体切实加入到保护行动中。

树立遗产地公用品牌、提高农产品价值,是实现农业文化遗产动态保护的重要手段之一。秘鲁进行了奎奴亚藜等的有机认证,发展GIAHS 农产品品牌和服务,增加产品的附加值,提高当地农民收入。智利也通过给遗产地产品打上标签,使它更具有地域特色,从而提高产品价格。韩国政府十分重视农业文化遗产的品牌塑造,在国家层面上,设计、推广并注册了农业文化遗产标识和渔业文化遗产标识,各遗产地政府也以本遗产系统的特征为基础进行品牌开发。例如“锦山郡人参种植系统”所在地以人参动漫形象作为城市标签,在道路护栏、河堤等基础设施上进行展示;扶持并推出一系列人参深加工品牌,采取影视剧植入等传播方式,向韩国国内及国外地区进行推广。

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必须坚持农业生产为中心与农业多功能拓展相协调的原则,这在诸多国家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中有着很好的体现。日本能登半岛地区注重特色农产品与食品加工,借助GIAHS品牌和良好的农业生态环境,开发推出包括盐、蝾螺贝、能登米、柿子等32种产品。此外,日本非常重视农业文化遗产系统中的文化元素保护与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佐渡市多个社区成立青年会,培训鬼太鼓和能乐表演实现传统民俗的保护传承,同时依托这些民俗文化资源开发体验式旅游产品。韩国则更侧重遗产地文化产业的发展。韩国建立了培训面向公众科普的专业遗产解说员的硬性制度,并作为评估考核的一项标准。旅游业方面,韩国也建立了农业文化遗产博物馆和体验服务中心,如锦山郡人参博物馆、板石梯田游客体验中心等,较好的提升了游客体验。

一个值得借鉴的经验是,当以农业部门牵头的GIAHS申请获得通过后,旅游管理部门和旅游公司及时跟进,将GIAHS项目点作为旅游目的地进行推荐,并通过在机场、车站、轮渡口、公园等公共场所张贴海报,开设GIAHS产品展示区摆放宣传册、地图和产品广告。

⬆ 印有GIAHS标识和朱鹮图片的产品  张永勋 摄

因地制宜的支持政策

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强调适应性管理,即因地制宜的保护和管理农业文化遗产。各国政府通过制定相关政策、加大财政支持、开展监测评估等措施实现农业文化遗产的适应性管理。

自2014年开始,日本政府每年提出国家层面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目标。例如2016年提出“旅游角度下的行动计划”主题,目的在于建立民众与GIAHS遗产地的关系,提高其对农村地区传统农业系统的认识,提升农业文化遗产的价值。为实现农业文化遗产的系统化管理,韩国政府及遗产地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法规。2012年,韩国粮食、农业、林业和渔业部颁布并实施了《韩国国家级重要农业和渔业遗产系统的管理方针和遴选标准》。2015年,韩国政府针对农业文化遗产的认定颁布了特别法令。同年,针对韩国重要渔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颁布特别法令,用于提高从事渔业活动农民的生活质量,促进传统渔业地区的社会发展。

针对农业文化遗产地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现实,韩国采取强有力的财政支持手段,激励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2013年,韩国启动了“农村多种资源综合利用项目”,专门设置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内容,分别为每个韩国农业遗产所在地和韩国渔业遗产所在地提供为期3年共计150万美元和70美元的预算支持,其中70%由中央政府提供,30%来自地方政府。日本的GIAHS资金支持主要与各项支农专项相结合,支持力度和覆盖面都较为客观。地方政府申请GIAHS保护资金的渠道多样,可以申请相关项目(如农村振兴项目),或从企业、协会等单位获得赞助与支持。例如石川县设立了总额达1亿美元的石川乡村景观促进基金,用于支持石川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佐渡市出台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补偿政策,对创建有益于生物栖息的稻田环境的农耕活动进行补贴。此外,日本一些地方银行也提供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振兴基金,从事GIAHS开发的企业也会拿出部分利润来反哺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

为确保GIAHS的有效保护,部分国家相继开展了GIAHS的监测评估工作。2015年,日本开始组织GIAHS专家委员成立评估小组,对已成功申报的GIAHS进行监测评估,主要采取的办法有:遗产地提交自我评价表(包括过去的行动概要、未来的行动计划、主要的遗产保护与利用指标、对申遗后保护行动的综合评价);遗产申报者汇报保护行动计划进展;遗产委员会专家实地考察,进行综合评价并提出保护行动建议;发布监测评估结果。在韩国,经认定的国家级农业文化遗产地,由农业食品与乡村发展部每年进行1-2次的定期评估,认定后的第4年接受终期评估。评估内容涉及财政预算执行情况、遗产地数据库建立、遗产区域变化、居民参与度、访问者数量变化、教育与能力建设、GIAHS申报准备等。

可持续发展

为促进农业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各国政府都积极重视农业文化遗产系统的人才培养与能力建设。菲律宾政府特别强调传统知识的保护与传承。一批致力于水稻种植的农民共同成立了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学习中心,将他们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GIAHS项目办公室通过邀请专家、组织培训等对示范户给予支持。在日本,金泽大学在人才培养和能力建设方面的工作最为突出。在中村浩二教授的带领下,他们和能登半岛地区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主要开展了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组织当地农民和研究人员参与遗产地生物多样性与农业生物多样性的调查工作,在遗产地的不同观测点进行连续观测;二是充分利用农业文化遗产地的教育资源,每年组织大学生前往遗产地进行调研;三是连续开设针对城乡年轻人的研究生培训课程,课程为两年制,目前有约五分之一的毕业生继续留在能登半岛从事相关工作。同时,通过博物馆展示、遗产地体验等活动,开展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工作,日本和韩国都有很好的实践。在多个GIAHS项目地,都建有博物馆或展示中心,融宣传教育、市民活动、商品销售等多种功能为一体。

为实现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经验的交流,在韩国中央政府的推动下,韩国国内建立了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网络,实现遗产地间保护和管理信息的共享。同时,韩国各级政府和机构积极邀请联合国大学、中国科学院等科研机构的项目官员、学者实地考察韩国的农业文化遗产,就韩国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发展进行咨询合作。此外,为促进地区间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经验的交流,在2013年8月举办的“中日韩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研讨会”上,中日韩三国专家达成统一意见,正式成立“东亚地区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会(ERAHS)”,并形成了轮流主办“东亚地区农业文化遗产学术研讨会”的学术交流机制,目前已在中国兴化市、日本佐渡岛、韩国锦山郡、中国湖州市成功举办四届研讨会,成为东亚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与交流的重要平台。

⬆内蒙古敖汉旗农业文化遗产地农作物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