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欧亚大后方的契机

欧亚大后方的契机


欧亚大后方的契机

文|王晨星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导读:

欧亚一体化进程正在如火如荼地向前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要以中俄战略协作为核心。

● 欧亚经济联盟

如何发挥好带盟对接作用

当前,中国周边战略环境正在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东边与东南边,海洋方向,在欧亚东部边缘地带有美国战略压制;西边与西北边,陆地方向,在欧亚中心地带有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新一轮欧亚一体化进程正在如火如荼地向前推进。然而,东西有别,海陆有差。“东急西缓,南变北稳”是当前中国周边战略态势基本特点。“西缓”和“北稳”均指欧亚地区。欧亚地区已经成为中国对外战略的大后方。

欧亚经济联盟

自欧亚经济联盟成立以来,国内外学界对其是褒贬不一,贬多于褒。在推动带盟对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背景下,我们针对欧亚经济联盟应该从悲观中看到乐观,从乐观中看到动力。总体看,3年多来欧亚经济联盟体制机制运行正常,经济一体化效应正在逐步显现,具体有以下方面。

第一,体制机制运作正常。2018年,欧亚经济联盟法律机制建设的亮点就是,新版《欧亚经济联盟海关法典》得以生效。这意味着,欧亚经济联盟内部统一商品市场已经建立,但资本、能源等共同市场仍在建设过程中。

第二,人事结构相对稳定。2016年2月产生的新一届欧亚经济委员会工作会议,实现了人员精简,完成人员新老交替,之后人事上没有大的变动。2017年4月,仅仅变动了哈萨克斯坦负责的两个部部长职位,扎克瑟雷科夫担任经济与金融政策部部长,库萨伊诺夫担任竞争与反垄断协调部部长。此二人国际化水平高,均有在西方学习和工作经历。

第三,内部及对外贸易出现恢复性增长,但贸易结构仍依旧单一。就内部贸易而言,2017年1月至11月,成员国间贸易额比2016年同期增长26.4%。 这是2013年统一经济空间时期成员国间贸易转为负增长以来,首次出现大幅度恢复性增长。在对外贸易方面,欧亚经济联盟也有起色。2017年1月至11月,欧亚经济联盟对外贸易总额为5670亿美元,比2016年全年增长24.6%,出口额增长25.9%,进口额增长22.6%。中国是欧亚经济联盟最大贸易伙伴国,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16.2%;其次是德国,为8.7%;再次是意大利,为8.7%。贸易结构相对单一是欧亚经济联盟最头疼的问题之一。根据数据表明,能源产品在欧亚经济联盟内部及对外贸易中依旧占主导地位。

第四,对本地区投资额明显提高,但依旧面临来自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的竞争压力。欧亚经济联盟框架下的投资、金融共同市场主要依托欧亚开发银行来推进。截止至2018年2月,欧亚开发银行拥有储备金70亿美元,重点投资金融、交通、能源、采矿业,分别占比为19.5%、18.2%、17.6%、15.3%。截止至2017年底,欧亚开发银行投资项目总额达61亿美元,成为继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之后的第二大对欧亚地区投资的国际金融组织。

第五,国际合作进展喜忧参半。所谓喜,指的是,2018年5月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今年已经签订了经贸协定,尽管不涉及最关键、最敏感的税率,但是对推动贸易便利化依旧有积极意义。另外,欧亚经济联盟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对话合作进展顺利,除了与越南建立自贸区,还在与韩国、印度、伊朗等商谈自贸区建立。所谓忧,主要来自于欧盟。在乌克兰危机背景下,欧亚经济联盟与欧盟一直没能建立对话机制,更别谈合作了。

第六,前景可期。在中短期内,欧亚经济联盟发展缓慢,但总体趋势向前。从长期来看,由于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将受到内外多方面因素掣肘,因此,它的影响很难达到全球意义,而更多地是地区性的,只对原苏联地区本身,及周边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欧亚经济联盟所覆盖范围虽为独联体一部,但其国际影响力必将会超过独联体。

如何发挥好带盟对接作用

美国单方面对华制造贸易纠纷可谓是来者不善。中短期内欧亚边缘地带是美国霸权的前沿。应该说,特朗普“印太战略”是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延续和发扬,是美国欧亚战略从中心地带向边缘地带收缩的本能反应。对华制造贸易纠纷就是特朗普“印太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鉴此,我们应该如何发挥好带盟对接作用,应对中美贸易纠纷,应对美国对华战略施压?

第一,在主观层面,冷静看待中美贸易纠纷。中美贸易纠纷,对美外交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一部分,而非全部,不应投入精力过多,导致对外工作偏重心。

第二,在战略层面,带盟对接合作要以中俄战略协作为核心。地区层面的战略互动、战略配合是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主攻方向之一。中俄两国领导人清楚认识到,保持双边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长期高水平运作符合两国根本利益。我们也应该看到,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种跨地区合作的倡议,而欧亚经济联盟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两者之间有差异,但在推动欧亚经济一体化,提高地区社会民生进步方面,两者目标相似,但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中俄两国保持战略耐力、战略毅力和战略定力。

第三,在实操层面,推进带盟对接不可全线铺开,齐头并进,而应分层次、分领域,精准推进。首先需保持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战略伙伴关系良性运转,保持高层频繁互动。其次,在不同领域,带盟对接内涵不同。由于欧亚经济联盟商品共同市场确立,因此在商品贸易领域的带盟对接是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间“一对一”形式。在投资、能源等其他领域,带盟对接是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在双边层面进行。

第四,扩员后的上海合作组织可以成为推动带盟对接,构建欧亚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平台。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历史性地进入南亚,并与西亚连成片,成为囊括欧亚大陆东部、北部、中部、南部的跨地区组织。推动带盟对接,与上合组织增强跨地区经济合作职能的诉求不谋而合。上合组织的扩员也意味着“上海精神”影响力的扩大,参与全球及欧亚地区治理能力得到全面提升。扩员后的上合组织能为成员国间协调合作立场,更好实现“一带一路”与其他地区发展倡议对接合作,构建欧亚命运共同体提供有利条件。

⬆2017年10月26日欧亚经济联盟会议呼吁加强经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