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世界贸易组织:在速度和结构中震荡的世界…

世界贸易组织:在速度和结构中震荡的世界贸易


  导 读 

贸易将继续增长但速度会缓于此前的预测。贸易政策并不是唯一对全球经济造成压力的因素。从中长期来看结构性因素会对经济增长造成压力

● G20贸易限制措施突增

● 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下降

● 预测和展望

G20贸易限制措施突增

11月22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了第20份针对G20国家贸易措施的监测报告,报告显示,监测期内受各国进口限制措施影响的贸易量已达历史新高。G20国家从5月中旬到10月中旬采取的措施,已经导致价值4810亿美元的贸易受到影响,是上一个报告期的6倍不止,也是2012年监测报告启动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报告还显示,在监测期内,由于新的进口便利化措施出台,贸易量大幅提升(2160亿美元),但价值也仅是4810亿美元的一半不到。世贸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警告道,报告的结果非常令人不安,并呼吁各方立即采取措施,缓和当前的局面。

阿泽维多针对报告结果说道:“该报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直观的视角,来更好地理解贸易限制措施所带来的影响,过去几个月来各国采取的相关措施已经影响了价值超过4800亿美元的贸易。报告结果应当引起G20国家以及整个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贸易限制的进一步升级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如果情况继续沿着当前的形势发展,那么经济风险将不断增加,这会对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就业形势和消费物价造成不良影响。世贸组织正在竭尽所能阻止情况恶化,但是,要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各国的政治决心,也需要G20国家发挥带头作用。”

报告期内,G20国家共采取了40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包括提高关税、设置进口限额和增加出口税。平均每个月就有8项新的限制措施出台,而上一个报告期内总共也仅出台了6个限制措施(2017年10月中旬—2018年5月中旬)。

同期内,G20国家也出台了33项新的贸易便利化措施,包括消除或降低关税和出口税。平均每月有7项贸易便利化措施出台,这与2012年到2017年的趋势大体保持一致。另外,2015年世贸组织《信息技术协定》扩围带来的贸易自由化在促进贸易方面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

相较于已终止的贸易救济措施而言,G20国家新启动的贸易救济调查数量更多。然而,过去几年来,新启动的措施数量和已终止的措施数量之间,差距在不断减小。

报告期内,受贸易救济措施影响最大的行业包括钢铁和钢铁制品业,紧随其后的是家具、床上用品、床垫以及电机及零部件产业。

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下降

随着贸易冲突激增,金融形势收紧,报告期内,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下降。继2017年后半年的5.4%之后,2018年上半年季节性调整后的进出口货物贸易量增长了3.4%。贸易增长减缓与各经济大国针对出口出台的贸易政策在时间上几乎吻合。直到10月中旬,新的贸易措施所带来的影响并不明显,但是由此产生的不确定性将导致投资支出减少,进而继续对贸易和产出施加压力。

上半年发展中国家的货物出口表现平平,发达国家的货物进口也维持在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水平。虽然发达国家在第二季度的出口量与去年同季度相比增长了5.0%,但是进口只增长了0.2%。同时,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在第二季度仍保持不变(0.0%),而进口则以年5.2%的速度增长。

由于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相比数量而言,2018年上半年贸易增长在价值量方面更为强劲。今年上半年,世界货物出口以美元计算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3%,商业服务进口则增长了12%。进出口价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能源价格,主要指的是石油价格。根据世界银行对商品价格的统计,2018年1月到9月,能源价格上涨了将近14%。

在贸易扩张节奏放缓的大背景下,2018年以GDP为衡量的产出仍保持强劲,但是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增长呈现出了不平衡的状态。美国GDP的增速从第一季度的2.2%增长到了第二季度的4.2%(按年计算)。同时,欧盟GDP的增速也有所回升,从第一季度的1.7%增长到了第二季度的1.8%,但是速度仍不及2017年下半年2.5%的平均值。包括中国和日本在内的亚洲国家GDP在第一季度增速缓慢,但在第二季度有所回升。中国第三季度的GDP年同比增速为6.5%
,低于预期水平,原因主要在于制造业的疲沓,但是相比其他主要经济体而言,这一增速已经非常高了。

目前还没有季度数据来说明整个世界GDP的增长情况,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G20国家GDP增长的评估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近似值。这些评估报告显示,全球GDP增长速度在第一季度放缓,增速为3.6%,第二季度又回升到4.1%。

2018到2019年,贸易将继续增长,但速度会缓于此前的预测。贸易政策并不是唯一对全球经济造成压力的因素。发达国家的利率不断上升,新兴经济体的信贷情况不断紧缩,这些都导致了金融市场的动荡和汇率的大幅波动。在可预见的未来,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结构性的因素,包括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和中国的经济再平衡,会在中长期内给经济增长带来压力。各国间开展建设性合作来解决贸易争端,将有助于减少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

预测和展望

货物贸易的主要指标表明,短期内经济不确定性持续上升,贸易商品需求疲软。海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SL)的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指数8月年同比增长2.2%,但仍比1月的历史最高低1.0%,这表明世界贸易处于停滞状态。马基特公司(HIS-Markit)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的出口订单指数从1月的54.1下降到了9月份的49.7,说明当前贸易仍然疲软(指数在50以上说明贸易处于扩张状态,在50以下说明贸易处于收缩状态)。

新闻报道中与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相关的词频指数从1月份的113增加到了9月份的248,这说明随着贸易紧张局势的不断升级,不确定性也急剧上升。这些数值相对应的基数是100,也是1997年到2015年所有指数平均值。由于不确定性不断上升,原本计划的投资可能会推迟或者受阻,这十分重要,因为世界贸易的进口商品内容占比较高,与投资的关系非常紧密。

按照世贸组织2018年9月27日发布的最新贸易预测,如果当前的GDP预测成真,那么2018年和2019年世界货物贸易量的增长速度将分别是3.9%和3.7%。2019年,发达国家的出口应以3.5%的速度增长,而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应以4.6%的速度增长。就进口而言,2018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应分别以3.2%和4.8%的速度增长。

鉴于当前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2018年度的贸易增长速度预测可能在3.4%到4.4%之间。

预测的结果面临着诸多风险,并极有可能朝着不好的趋势发展。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贸易本身。经济和金融风险的不断累积会削弱贸易和产出,由于发达国家提高利率,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可能会经历资本外流和金融风险蔓延等问题。在某些地区,地缘政治冲突会威胁到资源供给,扰乱生产。最后,从中长期来看,结构性因素,包括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和中国的经济再平衡,会对经济增长造成压力。



文  | 世界贸易组织(WTO)

翻译 | 李文然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姜灵枝

贸易将继续增长但速度会缓于此前的预测。贸易政策并不是唯一对全球经济造成压力的因素。从中长期来看结构性因素会对经济增长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