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军民融合的使命和关键环节

军民融合的使命和关键环节


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是要建设一个军民融合的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把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做大做强做优,把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脊梁炼得更壮,成为国家战略威慑力的核心


文|张嘉国 安家康 胡冬梅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


● 对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的定位问题

● 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的新使命

● 实施军民融合战略应抓住的几个关键环节


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一直被炒得很热。有的人认为国防科技工业垄断,不愿与民企融合;有的人主张:要像美国那样,把军工企业私有化,他们反问道:美国的军工就是私营企业,不是照样造出了全球最先进的武器,中国为什么不能?还有人说:中国军工独占资源,效率低下,不愿融合。如此看来,对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问题,是有必要讨论一番了。

 

对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的定位问题

习近平同志对国防科技工业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是国家战略性高新技术产业,是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脊梁,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是军民融合的重点,也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标志。这三句话是一个完整的整体,第一句话讲的是国防科技工业在所有产业中的地位,是国家战略性产业,不是一般性产业;第二句讲的是在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中的作用,是脊梁,脊梁出了问题,全身都会出问题;第三句话讲的是国防科技工业在实施军民融合战略中的重要性,強调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标志,这就把国防科技工业在实施军民融合战略中的地位突显出了来。

完整、准确地理解习近平同志的重要论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决不是简单的军转民、民参军的问题,而是要建设一个军民融合的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把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做大做强做优,把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脊梁炼得更壮,挺得更直,真正成为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先进装备部,成为国家战略威慑力的核心组成部分。

我国国防科技工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是从私营经济中发展起来的,而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艰苦奋斗建设起来的,天生就具有人民性;我国的国防科技工业,也不是独立发展的,而是与新中国工业与科研体系建设同步建没的,上世纪50年代我国从前苏联引进156个重大工程项目,国防科技工业只有40几个项目。国防科技工业的重大成果,几乎都是以举国之力完成的,也形成了许多新的产业,如北斗卫星产业等。时至今日,从整体上看,我国国防科技工业已同军队、地方的科研机构、高等院校、民用企业建立了十分紧密的联系,军工单位的配套企业中,已有一大批民营企业。据调研,仅中船重工集团公司,民营配套企业就达上千家,带动了10多万人就业。另一方面,国防科技工业民用产值占到总产值的80%左右,与国民经济各个领域形成了互相补充、互相促进的密切关系。这些都表明,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是根植于国家经济体系的战略性产业,不是独立于国家经济体系之外的产业,只是因为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这个特殊性,使国防科技工业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从历史发展的过程看,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总体上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相适应,相协调的,已经实现了初步融合。在新的历史条件和发展环境下,对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发展提出了新课题。

 

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的新使命

从全球大势和国内实际看,国防科技工业的发展,面临着以下几个矛盾:

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形势变化与国防科技工业原有使命的矛盾。进入21世纪以来,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形势都发生了极其重大的变化,美国强力推进重返亚太战略,挑动和唆使周边一些国家挑事,使我国的东海、南海都面临紧张局势。在我国强烈制衡下,美国赤裸裸地向中国发出了战争威胁,航母舰队逼进南海,公然挑战。利用朝核问题,在韩国强行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剑指中俄两国,日本也在讨论部署这个东西。同时,全力支持藏独、疆独、港独、台独等分裂势力,企图从内部搞垮我们,再加上恐怖主义活动,使我们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受到了多方面的威胁。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战略定力,做出了打赢主要来自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的战略决策,提出和实施了经略海洋、“一带一路”战略,以发展制约战争,以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抢占道义制高点,剥掉美国发动战争的人道外衣。体会中央决策,第一,要做好战争准备,有以战止战的意志和决心;第二,打则必须打赢,确保国家安全。

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形势的重大变化,要求我们以习近平同志国家大安全观为指导,审视我们长期形成的思想和制度。比如从国家安全这个角度看,分裂势力、恐怖分子都以高科技手段搞破坏,我们还是以老旧装备应对;比如经略海洋,当前形势下,以和平手段开发和利用海洋很难实现,必须是海洋开发、海洋维权、海上作战三位一体才能保开发安全。而作为国家安全、国防安全脊梁的国防科技工业,过去的使命主要是先进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没有把国家安全、国家经略海洋装备纳入国防科技工业体系,进行统筹策划,系统安排。

作战对手改变与装备制胜能力不足的矛盾。不是我们想跑去美国打仗,而是美国把我们作为战略对手,跑到我们家门口进行战争威胁和战争挑衅,逼使我们不得不发展制胜美军的武器装备。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也是中国国防科技工业跨跃式发展的重大机遇。和高手较量,才能使自己成为高手。但我们是战略防御者,不必去跟它搞军备竞赛,有上那么几个足以置敌死命、威慑力极强的东西就行了。这就需要研究对手,研究美军的武器装备及战略和战术思想,以“矛”“盾”论的发展思想,创新驱动,动员全民之力,抢占战略制高点,形成国家威慑力,使美军难动战争之心,难有战争之力。

体系化战争与国防科技工业分行业发展的矛盾。体系化战争,是美军创造的一种战争模式,大大改变了作战样式,是新军事革命的重要内容。为因应新军事革命,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对军队编制体制进行了建国以来最重大、最深刻的改革,形成了军委管总、军种主建、战区主战的格局,把联合作战、体系作战,提到了战略层次。但国防科技工业,仍然是6大行业,各大军工集团自成体系,互不联通,缺乏顶层设计。各大战区承担不同的使命任务,有不同的任务需求,但国防科技工业的布局,是上世纪三线调整后形成的,与各大战区的使命任务难相适应,特别是沿海科技、经济发达地区,国防科技工业缺乏主动布局,难以充分发挥国家科技、经济成果对国防科技工业的反哺作用。

发展需求与管理体制不相适应的矛盾。2008年政府机构改革,撤销国防科工委,组建国防科工局,纳入工业信息部,其本意是把国防科技工业纳入国家大工业体系,统筹考虑,统一规划,协调发展,但国防科技工业的特殊性和保密性,事实上很难完全融入,加之国防科工局只管军工能力和条件建设,整个国防科技工业的发展,反而弱化。军工集团、军工企业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不能不去发展民品,进入其他军品市场。现在人们怀念国务院、中央军委共管的国防科工委时代,是因为那时军政一体,全面考虑,统筹发展。

上述分析告诉我们,在新形势下,国防科技工业又有了新使命,即:要把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对装备的需求纳入国防科技工业范围,真正承担起脊梁的重责大任;要把创新作为发展的头等大事,打造国家的铁榔头、撒手锏;要壮大国防科技工业基础,最大可能地把优势民用、民营科技、企业纳入国防科技工业体系,形成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的大格局;要加大改革力度,建设军政一致、军民一致的管理体制,实现国防军工与国家经济发展的大融合。


2016年12月7日,辽宁省大连市大连湾派出所民警操控无人机在城乡结合部进行空中执勤

 

实施军民融合战略应抓住的几个关键环节

上述分析可知,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是国家大棋盘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做优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决策部署中的关键一着,因此,我们必须从国家大战略的视野出发,来思考和谋划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问题。在我看来,至少应抓住以下几个关键环节。

 第一,认真梳理新形势下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对装备发展的需求,拓展国防科技工业的业务领域。习近平同志指出:“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当今时代,安全问题已不仅仅是一个军事威胁,和平演变、颜色革命成为搞垮一个国家的利器,国内外多种因素交织,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种手段并用,陆上海上呼应,利用高新技术装备进行战争威胁、国家分裂和恐怖活动,已是一大特点。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形势的变化,要求我们要从总体安全观上,提供维护国家总体安全的装备,打造军民融合的国家安全装备体系,这是国防科技工业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我们要深入调研,认真梳理重点方向、重要领域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需求,建设以武器装备研制生产为中心,以满足国家安全需要装备为重点的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承担起中央赋予的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脊梁的神圣使命。

 第二,建立国防科技工业顶层科研设计机构,抢占体系化作战的主动权。世界新军事变革,各种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出现,催生了作战理念、作战样式、战场形态的重大变化,不见面的战争更依赖于信息技术、太空技术、深海技术。陆海空天电一体化作战体系,成了战争博弈的重要形式,也成了我国军事改革的基本指向。因应这一重大的发展需求,国防科技工业首先应在顶层设计、体系化设计上着力,要尽快建立顶层设计机构,改变各行业分散发展格局,尽快建立全军武器装备统一的标准,解决各军兵种武器装备互联互通,陆海空天电一体的指挥、联络体制,此乃当务之急,国家与军队之需。更进一步讲,面对全球最强大的军队,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我们还必须有克敌制胜的武器装备,这就需要国防科技工业在完成顶层设计后,按照军民融合要求,动员和组织优势研究机构共同创新,协同创新,掌握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第三,适应军事战略方针调整,优化国防科技工业布局。在习近平同志主导下,党中央、中央军委科学判断形势,做出了主要打赢来自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重大战略方针,对军队编制体制进行我军历史上最重大、最深刻的改革,确立了军委管总、军种主建、战区主战的格局,划分了东西南北中5大战区,赋予了5大战区不同的使命任务。这一重大调整和重大改革,对国防科技工业的布局提出了新要求。突出打赢来自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这个战略重点,厚植各战区的战争持续力、保障力,应是谋划的出发点和归宿。优化和调整国防科技工业的布局,不是要另起炉灶,重复建设,而是要充分利用各地现有的科技、经济资源,走出一条军民融合新路子。   

 第四,深化改革,建设与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需要相适应的管理体制。形势变了,任务使命有调整,这是国防科技工业深化改革的依据。从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面临的现实威胁看,国防科技工业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从国家层面看,国防科技工业承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国家总体安全提供装备的责任,承担中央军民融合委员会提供强军装备、建设军民融合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的使命,关乎国家盛衰,国力强弱。因此,深化国防科技工业管理体制的改革,要与国家总体安全战略、军民融合战略相适应,建立在党中央领导下,军政协调、军政一致的管理体制,避免政出多门、互相扯皮的体制,以保证国防科技工业能顺利承担起党和国家赋予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