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通向发展的快速“轨道”——专访加纳共和…

通向发展的快速“轨道”——专访加纳共和国铁路发展部部长乔·加蒂(Joe Ghartey)


我们有一个雄心勃勃的铁路发展计划,即从加纳的南部到北部建设一个现代铁路网,使加纳能够与其北部的内陆国家连接起来。建成后的铁路总长度将达到1400公里


文I 本刊记者  周洋   翻译I 王晓波    摄影I 高建


年年初,加纳新政府上任,首次设立了铁路发展部。据了解,接下来四年(2017年~2020年),加纳将重点发展全国铁路网。未来加纳计划建设一条从加纳南部到北部的现代化铁路网,以便与加纳北部的内陆国家连接起来,这条铁路总计约1400公里。6月20日,加纳副总统率队访华,表示欢迎中国投资加纳铁路建设。为此,本刊独家采访了加纳新任铁路发展部部长乔·加蒂先生。

 

⬆6月20日,加纳新任铁路发展部部长乔·加蒂(Joe Ghartey)在北京接受《中国投资》杂志采访


《中国投资》:请您谈谈目前加纳铁路发展的现状以及未来规划。

乔·加蒂:加纳在1898年有了第一条铁路,那时国家还处在殖民地时期,铁路由英国人铺设。到1957年国家获得独立,英国人撤走时,我们有947公里长的铁路线,但只有13%的铁路能够运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将其称为后殖民时代发展的悲剧之一——我们忽视了铁路建设。现在总统和这届政府决心要重建铁路网,所以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成立了铁路发展部,在未来四年乃至以后我们会把重点放在铁路建设上。我们有一个雄心勃勃的铁路发展计划,即从加纳的南部到北部建设一个现代铁路网,使加纳能够与其北部的内陆国家连接起来。建成后的铁路总长度将达到1400公里。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培训相关人员,并制定出强有力的法律框架。我们很高兴来到中国,因为我们知道中国是这个行业的领导者。

 

《中国投资》:我们知道,非洲一些国家在铁路建设方面已经领先于其他国家,那么加纳在非洲铁路发展方面将如何行动?

乔·加蒂:首先,很显然,像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国家已经走在前面了。我们认为,重视铁路发展的国家与不重视铁路发展的国家间的巨大差距将在十年后显现出来。在西非地区我们有一个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这个共同体计划建设一个区域铁路网络,将彼此都连接起来。这对加纳来说,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与加纳北部的邻国布基纳法索、东部的邻国多哥和西部的邻国科特迪瓦连接起来。不过这条沿西非海岸从多哥到科特迪瓦的阿比让的铁路线并不会马上开工建设。目前我们正在着手另一条从南到北的路线,它可以把像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其他几个内陆国家都连接起来。我有幸和我们的总统对布基纳法索进行了国事访问,并会见了布基纳法索的总统。我们两国成立了一个联合委员会,为下一步签署有关条约创造了条件。条约会涉及到铁路建设和合作方面的互连互通,这条铁路线将从加纳北部的帕加(Paga)直至布基纳法索的首都瓦加杜古。

 

《中国投资》:加纳的铁路规划,中国公司在其中会有哪些机遇?

乔·加蒂:有很多机会!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我们非常欢迎中国的投资、中国的技术、中国的资金支持和中国的运营模式。我们并不认为铁路建设是一个单一的经济项目,我们将把铁路与矿产资源结合起来。加纳的铝土矿储量巨大,事实上,它在我国的储量位居世界第三。我们希望与中国的企业合作,不只出口原材料,还能进行加工生产,这样加纳的经济地位就能从单纯的原材料生产商提升为成品或半成品制造商。其实在采矿业领域,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大量参与了,比如对锰的开采,有一家名为加纳锰矿的公司(Ghana Manganese),是中国人持多数股权。我知道他们和一些其他公司也对铁路行业很感兴趣,如果没有铁路,矿产的运输成本就会很高。此外,我们还准备修建内陆铁路枢纽,并在那里建工业区和住宅区,这方面中国也处于领先地位。因此借助于铁路线,我们的项目可以从车站建设扩展到城市发展,这无疑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我认为中国的公司可以在这方面大有作为,因为他们已经证明其工作模式是快速有效的。我们没有无限的时间,我们的总统称自己为“赶时间的人”,因此我们做事也要雷厉风行。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制定了一个为期四年的短期规划,将在2020年中期结束。由于中国公司在轨道建设方面的骄人成绩,我们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希望他们能来加纳,帮助我们发展现代化铁路网络,使我们与西非地区的其他国家连接起来。

 

《中国投资》:目前在加纳的中国公司多吗?您觉得加纳会接纳更多的公司吗?

乔·加蒂:我们对来自中国、法国、英国、南非、土耳其等三十多个国家的合作都很感兴趣。可是如果不落笔签署协议的话,那就只能是兴趣而已。一些中国公司已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们的设想是兴建4000公里的铁路,1400公里只是个短期计划。因此,如果感兴趣的公司多了,我们完全可以加大发展的规模。

 

⬆加纳铁路总体规划


《中国投资》: 2017年至2020年间,加纳在铁路建设方面的预算是多少?

乔·加蒂:根据2013年的数据测算,2017年至2020年,在铁路建设方面大约需要投入78亿美元,不过这只涉及铁路网络和部分车站建设。如果我们打算再建两个城市的话,预算就要比这多出许多。总统希望把加纳打造成一个新型文明国家。我认为加纳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加纳现在是一个民主、自由、和平的国家,我们在非常和平的状态下举行了选举和权力交接,选出了一位好总统,省长们也不错,副总统非常清楚他的职责所在。我们的经济形势也很稳定,大多数西非国家的经济增长只有3%,而加纳达到了6%。现在我们发展的基本原则是正确的,而且我们新发现了石油资源。因此,加纳会成为一个投资的理想之地,对此我很有信心。在未来四年里,我们将为国家发生根本性改变奠定坚实的基础,而现代化铁路网络则是实现改变的基石。

 

《中国投资》:建设铁路网,会采用怎样的合作模式?

乔·加蒂:对于合作模式,我们倾向于加纳的公司与中国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其投资可以涉及多个领域,铁路网只是其中一部分,还可以涉及矿藏的开采。我们也在考虑BOT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这样可以让中方的公司先拥有矿产的所有权和一定的收益,从而确保其支付铁路网络的建设费用。最后一种合作模式是贷款。有些人希望能获得优惠贷款,不过贷款终归是贷款。我们最理想的财政计划是减轻债务负担。

我们认为,中国的公司有财力和实力,他们会在加纳以资产做抵押的前提下,认真考虑不同的资产组合模式。许多年前加纳的财政实力与现在有很大差别。我曾参加过布维水电项目的谈判,当时的模式是用石油做抵押。既然我们以前都可以这样做,现在也一定能行得通。

 

《中国投资》: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聚焦了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那么中国与加纳在这方面可以展开怎样的合作?

乔·加蒂:中国人在过春节时,会有数目惊人的人员流动,号称世界上每年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由于中国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不只是公路,还有铁路——才使如此大量的人口能够从一地去往另一地。如果没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我认为最经济、也最安全的出行方式就是铁路。我们非常认同中国的做法,并且认为中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因为他们能够让那么多人实现长途旅行。我们只有2700万人口,而且国土面积也很小,因此如果我们采纳中国的做法,我们肯定也能让加纳的民众做到自由往来,而这也可以带动经济的增长。中国人已经体会到物流和人流便捷化对经济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所以我深信如果我们也这样做的话,我们的经济也会得到增长。

 

《中国投资》:在见证了肯尼亚的标准轨距铁路通车后,您有一些什么想法?

乔·加蒂:可以这么说,它让非洲国家看到了希望所在,也都有了发展铁路建设的深切愿望,因为这会对国家经济的整体发展起到引领作用。有那么多人前往肯尼亚肯定会促使其经济发生很大变化。历史和研究都表明,世界上重要的经济大国,比如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具备很好的铁路设施,而且对其他类型的国家来说,铁路网络对发展经济也起着同样的作用。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一定会首先获益,而且显然它们都得到了中国专家的帮助。卢旺达和大多数东非国家也在考虑发展铁路建设。加纳是第一个获得政治独立的国家,可是我们至今仍未实现经济上的独立。不过我们和西非地区的国家会赶上来的,对此我们充满信心。(编辑:常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