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吸引外资加速经济发展 ——专访加纳共和…

吸引外资加速经济发展 ——专访加纳共和国贸易工业部部长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Alan John Kyerematen)


我们需要投资。从长远角度看,依靠援助发展经济是不现实的,援助只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绝不是主要作用


文I 本刊记者 常浩    翻译I 王晓波    摄影I 刘关关  


多年来,中国与加纳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和贸易关系,中国业已成为加纳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两国贸易额从2000年不足1亿美元升至2016年的59.76亿美元。2017年,加纳新政府上台,其对华贸易政策将有哪些变化?6月21日,随副总统在中国访问的加纳贸易工业部长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接受了《中国投资》采访,就中加贸易和国内产业政策做了详细解读。

 

《中国投资》:您如何评价当前中国与加纳的贸易关系?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许多年来,加纳与中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和贸易关系。我们这次来访是希望将两国关系推向一个新台阶,加深中国和加纳之间的合作。

这些年来中国和加纳间的贸易始终处于不平衡的状态。由于加纳从中国进口太多,出口太少,所以中国一直处于贸易顺差。数据显示,加纳对华出口额不足9%,进口额却占25%,贸易不平衡非常明显。不过,我们感兴趣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两国如何在贸易交往中实现利益最大化。

中国的市场很大,我们希望能向中国出口更多的产品。我认为我们现在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发现出口机遇,找到可能在中国有市场和消费潜力的产品类型,然后有针对性地出口这些产品,从而增加加纳对中国的出口。

加纳的经济目前仍需要依赖进口,由于我们自身的工业化进程才刚刚起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得从中国进口大量的商品。不过,无论未来如何发展,中加两国都需要继续保持互惠互利。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积极的,加纳从中国获益,中国也从加纳获益。

 

《中国投资》:如何进一步增加加纳对中国的出口?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这也是我想谈的。我们应当与中方的相关部门一起探讨能够增加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例如:几个月前,我听说中国对工业淀粉的需求量很大,工业淀粉是从木薯中提炼出来的,而加纳正好盛产木薯。一旦我们发现一个在中国有市场的产品,就会专注于它。经过加工的可可,也是我们可以考虑向中国增加出口的产品。所以,我认为,中国和加纳都有责任设法找到能够进入中国市场的产品。这既需要我们使馆的官员们做一些促销方面的工作,也需要中国和加纳的私营企业关注市场动态,抓住商机。

 

《中国投资》:我还看到这样一个数字:加纳的主要出口国是印度,然后是瑞士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可是另一方面,正如您刚才所讲的,中国是你们的第一大进口国。您如何解释这一贸易结构?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我们从中国进口大量的机械和生产所需的材料。就像我刚才所讲,加纳的经济仍需要依赖进口。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加纳很多企业家都愿意来中国,为他们的生产寻找原材料和机械设备。不过,我们也需要扭转贸易不平衡的局面,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总是从中国大量进口产品,却不能抓住中国给予我们的出口机会。中国的市场很大,我确信中国能够帮助我们找到加纳可销售的产品。

 

《中国投资》:您如何评价加纳政府最近采取的“一县一厂”政策?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首先我要向你解释为什么这一政策现在成为我们的重中之重。与许多其他非洲国家一样,加纳的工业化水平落后于农业,因此政府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创造就业。像中国曾经历过的一样,产业转型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加人们的就业机会。因此,加纳目前也在这么做。

我们希望加纳能成为整个非洲地区的制造业中心和工业中心,增加更多的工作岗位。但是,同样与许多其他非洲国家一样,目前,加纳的工业生产只集中在一两个城市。

现在我们计划将工业化的好处惠及整个国家。加纳一共有216个区,我们希望能确保每个区都至少有一个重要的工业项目,扩大就业,减少城市与农村间的人口流动。现在人人都想到城里去,可如果农村也能有工作机会,人们就会留下来。我们还希望能生产一些目前需要进口的商品。工厂的数量增加后,生产力就会提高,同时,我们的出口也就能增多。

“一县一厂”的倡议来自私营企业发展的驱动,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我们现在正与企业家们一道为每个县寻找合适的机会,使当地丰富的资源都能得到利用。这是我们当下工作的重心。

我们产业转型的议程中还有很多其它内容,但在产业政策方面主要有以下十点:

1.“一县一厂”倡议。

2.为面临经营挑战的现有行业提供一揽子刺激方案。

建设新工厂是必要的,但也要考虑到现有工厂遇到的挑战。所以议程中有一项就是为现有企业提供资金支持,使其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3.推广可持续发展产业。

加纳目前出口的产品很少有附加值。可可是具有打造产业链的产品,且具有可持续发展潜力。同时,我们想先从石油化工产业打开局面,不只出口石油和天然气,还要从它们延伸发展工业。

我们还想着手发展钢铁项目,加纳有大量的铁矿,铁的质量非常好,加纳也有锰和锡。未来五年,加纳将成为钢铁的主要生产商之一。

另一个项目是综合铝业。加纳有大量的铝矾土,但目前我们只是出口原料,没有实现任何增值。我们可以通过将铝矾土加工成铝,增加它的价值。如果我们有了钢铁和铝,我们就能发展下一个支柱产业。

医药行业也是我们关注的领域,我们希望加纳能发展成为一个制药中心。我们也将聚焦工业盐,因为它是很多工业必需品。我们也非常关注棕榈油,因为它同样是很多工业品所需的原材料。我们还希望能生产机械和设备。

如果以上这些都能得到发展,加纳不仅可以做到“一县一厂”,还能形成产业链,彻底实现转型。这与中国前些年所做的很相似,你不能只侧重单一领域。

4.一个地区一个工业园区。

我们一共有十个地区,我们打算在每个地区建一个重要的工业园区和经济特区。

5.我们也要扶持中小型企业。

让中小企业为大型企业进行生产配套,使其进入大型企业生产中的价值链或供应链。

6.企业自行交易合同可以将中小企业与大型企业联结起来。

7.发展加纳的出口基地。

如果加纳的生产规模大幅度扩大,我们就需要扩大出口。除中国外,世界还有很多潜在市场。加纳可以向美国和整个欧洲地区免税免配额出口,因为我们与他们签署了《经济伙伴协定》。同时,我们现在也能向西非免税免配额出口。到2017年年底,非洲将形成一个共同市场——大陆自由贸易区。这样我们就能向整个非洲免税免配额出口了。如果你是中国投资者,在加纳有工厂,你就可以将你的产品免税免配额发往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这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因为如果从中国出口商品到欧洲或美国市场,会有配额的限制,还需要支付很高的关税。

8.完善国内零售市场的建设。

虽然扩大出口非常好,但如果使每位投资者生产出的商品都能销出去,加纳国内市场还需更具竞争力。

9.改善加纳的营商环境。

具有良性的营商环境,才可能有发展机遇。在世界银行全球经商便利指数排名中,非洲国家排名第一的是毛里求斯,我们在全球位居第一百零八。为此,我们已经制定了一套综合规划,在未来两年我们将做出重大改革,努力成为非洲第一。

10.组织公共部门与私营企业沟通对话。

未来加纳将在政府部门与私营企业间形成定期举行咨询和征求意见的沟通机制。

这是我们为产业转型制定的十点规划,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

 

⬆6月21日,加纳贸易工业部长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Alan John Kyerematen)在北京接受《中国投资》杂志采访


《中国投资》:要完成这些计划,有什么主要困难吗?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首先,我们需要投资,这也是我们此次访华的部分原因。从传统的角度看,在加纳获得投资有四个渠道:第一是经济发展援助(即传统援助),但从长远角度看,依靠它发展经济是不现实的,援助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不是主要作用;第二是公共财政收入,但财政收入对发展投资通常不够,所以我们也不能完全依赖它;第三个是国内储蓄,可是在加纳,甚至整个非洲,人们的储蓄都很少;第四就是吸引外资,前面三种方式的潜力有限,但外资就大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来到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是筹集资金来帮助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途径,资金是我们遇到的一大挑战,我们需要投资来发展我们的项目。

 

《中国投资》:对此,您有哪些期望?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中国与加纳已经就一些合作项目签署了双边协议,并且这些项目已经开始。这次我们希望重申这些协议和承诺。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想让中国政府和私营企业了解加纳的愿景。我们确实需要外资来支持我们的各项议程。到目前为止,我们参加的所有会谈都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反馈,所以我们对从中国政府和私营企业那里获得资金有很高的期望。

 

《中国投资》:您对“一带一路”倡议怎样理解?

艾伦·约翰·基耶雷马滕:很显然,这是发展该区域各国商业关系的重要的方案。我们认为它会促进“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一带一路”对加纳和非洲也是件好事,因为我们也能借此提升与那些国家的关系,并从中获益。这一倡议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但基于中国在此领域的领导地位,我相信未来是令人乐观的。(编辑: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