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寻求合作 加速经济转型——专访加纳共和…

寻求合作 加速经济转型——专访加纳共和国副总统马哈茂杜·巴武米亚(Mahamudu Bawumia)


加纳的经济转型是高效的,我们邀请中国参与加纳经济发展进程。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寻求救济,而是为了携手共同发展


文I 本刊记者  张梅   鲁门(Armene·G)    翻译I 廖东    摄影I 常浩


1月7日,加纳新总统阿库福-阿多在首都阿克拉宣誓就职。阿库福-阿多总统在就职后首个工作日就接见了中国代表团,释放出继续推进两国友好合作的强烈信号。6月20日至25日,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邀请,加纳副总统马哈茂杜·巴武米亚访华。本刊在京独家采访了到访的加纳副总统马哈茂杜·巴武米亚,就两国合作、“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加合作的影响以及此次访华的意义进行解读。

 

《中国投资》:首先再次欢迎您访华。《中国投资》是讨论非洲问题和中非关系的主要媒体之一。因此,我们首先想了解的是,自成功举行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以来,包括加纳在内的许多非洲国家都给予了积极的反馈,我们想请问您,此次峰会成果落实情况怎样?

马哈茂杜·巴武米亚:非常感谢。事实上,加纳对此次峰会及其成果都感到非常高兴,也对中国提供资源支持非洲的发展感到非常高兴。说到底,对于加纳,发展还要靠我们自己的双手。中国真心实意支持我们,但在我们非洲的各经济体内部,我们应当承认,有必要实行改革,并采取政策,来把中国的支持真正落到实处。因此,说到底,我们加纳人首先要从根本上掌握经济议程,然后,再充分发挥来自中国的帮助。

加纳有个新政府,我们执政才6个月。我们的总统希望建设这样一个经济体:要推动农业和工业发展,实现经济转型。我们希望我国农民过上好日子,扩大生产。但我们不希望仅仅出口原材料,而要增加附加值。但要实现附加值,则需要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因此,我们正在努力让这些条件到位。我们要确保对我们微观经济、通货膨胀、汇率、本币币值和利率层面的有效控制。这样就会有好的经商环境,我们就可以把商业吸引到我国来。之后,我们就可以利用我们的朋友如中国提供的投资,在我国发展许多基础设施。

为此,加纳已经行动起来,我们从根本上期待中国的支持,也希望我们的国内政策产生效用。中国的支持能够使我们的经济开始转型。

 

《中国投资》:您刚才提到,要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来获得经济快速发展。要取得快速发展,需要有好的政策。加纳提出了哪些新的政策和新倡议?加纳方面如何使自身发展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

马哈茂杜·巴武米亚:我认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倡议从根本上对新型的全球化提供了动力。这是最受欢迎的一件事,也满足了世界经济现今发展阶段的需求。我觉得,能够提出这种倡议的一定是伟人的头脑。我认为,我们都应当祝贺习近平主席,因为他提出了倡议,应当祝贺中国在迫切需要的领域发挥了领导力。

我认为,加纳无疑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在政策方面,对我们来说,好消息是,比如说,在我们的阿库福-阿多总统希望我们奉行的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之间不存在矛盾。因此,我们奉行的政策又和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方面奉行的政策在某种意义上是吻合的。我们试图实现经济转型,促进贸易。因为,我们希望在“一带一路”领域,贸易可以畅通无阻,加纳希望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以增加贸易。

在此倡议之前,加纳就已经和中国进行贸易,贸易额很高,中国是加纳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也是最重要的投资伙伴。事实上,我们只是把已有的内容提升到更高层面而已。我们希望深化我们与中国之间的纽带,深化我们与中国的政策协调,特别是那些有利于加纳经济而又与中国自身政策相吻合的政策,那些在全球经济关系得到认同的政策。

 


⬆6月23日,加纳副总统马哈茂杜·巴武米亚(Mahamudu Bawumia)在访华期间,接受《中国投资》杂志专访


《中国投资》:我们也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要联合大家的行动,不仅是接受,还要把现有的一切联合在一起。请介绍一下您的此次访问。

马哈茂杜·巴武米亚:我认为,此次访问相当重要。这是我们应中国国家副主席的邀请,首次对华展开重要访问。从根本上说,我们来访,首先是要加强友谊,深化双边关系,并要深化我们的经济合作。如我刚才所说,中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非常重要的投资伙伴。因此,我们希望让中国国家副主席和中国人民知道,加纳的经济转型是高效的,我们邀请中国参与加纳经济发展进程中的机遇。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寻求救济。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携手共同发展。

如我刚才说过,我们的目标是超越援助。加纳有许多资源,黄金、铝矾土、石油、可可豆和锰等,加纳的储量巨大。举例来说,铝矾土,加纳尚未开发的储量为9.16亿吨,如转换为铝锭,这些铝矾土的价值将达4600亿美元。这仅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说,我们加纳人不希望输出铝矾土原料。输出铝矾土原料换不了多少钱。应当加工铝矾土,使之精炼为铝锭。完成所有这些也许需要50亿美元投资,或者60亿美元甚至100亿美元投资。建设矿山,建设铁路,建设所有的一切。完成了这些,就能够实现4600亿美元的价值。因此不能仅仅输出原料,我们希望在加纳建设一体化的铝工业。这样我们不仅有铝矾土矿山,还要有铝精炼厂把铝矾土精炼成铝并把它做成铝锭。之后,我们就能发展经济。这只是众多资源中的一个。

如果将取得附加值的作法应用于其他资源,就可以看到我们的经济转型会迅速创造出大量的资本,这些资本又可用于基础设施投资。所以我告诉中国国家副主席,如您所知,中国有大量资本,资本要追求这些机会。因此,中国和加纳的合作是双赢的。这样,你们能够来帮助我们,进行投资,把锁在地下的这些资本全部挖掘出来。这样,我们赢,你们也赢,我们携手前行。

 

《中国投资》:我们听说,你们已将工业化纲领制度化,将在加纳216个地区得到全面落实。请您具体介绍一下这个计划?

马哈茂杜·巴武米亚:我们的纳纳·阿库福-阿多总统一向认为,加纳要超越只搞原料的经济。这不仅是说加纳,我们说的也是整个非洲。我们应当走出只以出口原材料为重点的状态,因为只要看看价值链,最低的价值环节在底端,在那里是把原料挖掘出来。再以可可豆为例,可可豆农在1美元的大块巧克力糖中得到也许还不足10美分,而将可可豆加工为巧克力的人得到了其余全部价值。因此我们说,在加纳我们有许多原料。加纳每一个地区都有自己的优势,哪怕只是一家生产西红柿的农场,西红柿也是可以加工的。我们要说的是,如果要使社会底层的人们也能得到收益并加入经济发展进程,我们的农民和人民就要实现附加值。通过实现附加值,使底层人们的收入快速增加。因此,每个地区都有可以取得附加值的优势。它或许有个大工厂,或许有个小工厂,只要能够实现附加值就是长项。

这将是一个由民营部门驱动的倡议,而不是由政府走到各处去开办工厂。政府对此不在行,但我们可以让工商业者去完成此事。在各个地区都有大量的潜力。有些地区是搞原料的,可以考虑开办水泥厂。在生产柑桔的地方,可以考虑开办果汁厂,也可办菠萝汁厂和其他果汁厂。要看资源的基础,看出可以生产什么。在其他地方,可以寻求外部市场。在中国,有相当大的淀粉市场,加纳每个地区都可以生产木薯淀粉。因此,我们可以告诉人们,这里有很大的机遇:如果你能生产木薯淀粉,就可以把它卖给中国。所以,我们要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改变加纳民营部门的思维方式,使之看到这些机会。

中国的民营部门亦然,它可以来帮助我们,成为加纳工业发展的一部分,在各地兴办工厂。这样,在加纳216个地区开办216家工厂实在不是什么难事。这是可能的。这看来雄心勃勃,但只要我们集思广益,并非遥不可及。这是可以做到的。事实上,我们此次访华,我们与中国签署的协议之一是中方承诺20亿美元,支持民营部门投资加纳的工业化进程,其意义非同小可。我认为它将大有助于加纳。

 

《中国投资》:最后,我们还想请您谈一谈,您认为在加强两国关系方面,还有哪些事情可以做?

马哈茂杜·巴武米亚: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建立相互信任和相互可以靠得住的关系。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在双边关系中建立很好的沟通和透明度。我们已经取得相互理解,但我们还需要更多地进行民间交往和人文交流。我昨晚对中国国家副主席说,加纳的足球很强,黑人球星在非洲大陆驰名。中国则乒乓球很强。因此,我们应当让各自的国家队开始交流,譬如一起踢球。我们应当通过加强来自各工商业部门和包括足球等各个专业的人士间的个人交往来加强双边关系。在这个层次上,我们可以深化双边关系并从根本上建立信任。我们认为,在我们全世界的朋友中,中国是重要的盟友,中国是非常重要的朋友,我们希望深化对华关系。(编辑:许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