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王洪一:“伊代”飓风昭显非洲气候变化困局

王洪一:“伊代”飓风昭显非洲气候变化困局


“伊代”飓风昭显非洲气候变化困局

文| 王洪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室主任

  导 读 

国际组织为实现2030发展议程制定了上百项行动计划,国际社会和非洲国家一道,开始标本兼治地解决非洲气候变化带来的困局。

● “伊代”飓风波及三国

国际援助:从搜救到防疫

非洲气候灾害的前世今生

标本兼治解决非洲气候变化困局

2019年南部非洲遭受了历史上最为严重的飓风灾害,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贝拉几乎被毁于一旦。

“伊代”飓风波及三国

3月14日晚,飓风“伊代”登陆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港口城市贝拉市后,16日转向邻国津巴布韦和马拉维。“伊代”带来的大风和洪水对当地造成巨大伤害。受灾的莫桑比克、津巴布韦、马拉维三国死亡人数持续上升。据《非洲新闻》报道,截止到3月27日,三国总死亡人数已经升至743人。

遭受此次飓风灾害最严重的国家是莫桑比克。“伊代”袭击了莫桑比克中部沿海地区,并带来大量降雨,导致Buzi和Pungue两条主要河流河水泛滥,沿途村庄被淹没。受到“伊代”影响最严重的贝拉市,树木被掀离地面,路灯和屋顶被吹倒,道路、通讯和电力设备亦被暴风雨损毁。贝拉市90%建筑被摧毁。莫桑比克官方公布数据,截止到3月27日,死亡人数已经已达534人,受伤人数至少1500人,受影响人数约185万。

随着洪水消退,受灾三国的卫生防疫工作任务艰巨,可能会持续数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受灾地区存在大量积水,无处排放,丧生的灾民尸体腐烂,当地缺乏良好的卫生条件。”莫桑比克官方称,在贝拉市已经有5名患者被确诊染上霍乱。

国际援助:从搜救到防疫    

灾情发生后,南非、印度等国际救援组织组成的联合搜救部队开始对被困人员进行搜救。世界卫生组织、儿基会等国际组织向受灾地区发起人道主义救援。世界卫生组织向受灾区域输送900,000剂口服霍乱疫苗。

应莫桑比克政府请求,中国政府派遣中国救援队赴莫桑比克实施国际救援。3月25日,中国救援队的65名队员抵达重灾区莫桑比克的贝拉市,提供人员搜救和医疗、防疫等支持帮助。中国救援队每天还对当地的学校、企业、医疗卫生机构、孤儿院执行多次防疫消杀行动,到3月底消杀面积已超过22万平方米。

非洲气候灾害的前世今生

历史上,非洲就经常发生举世震惊的气候灾害。1968至1973年,萨赫勒地区发生严重旱灾,平均年降雨量不到正常年份的一半,乍得湖几乎干涸,大片耕地龟裂,牧场草木枯死,人畜大量死亡。

1983至1985年,从西非到非洲之角以及及南非地区,20个国家发生旱灾和饥荒,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地球上所发生的最严重的旱灾。受灾人口超过1.5亿人,3000万人粮食短缺,1000万人流离失所。在受灾最严重的埃塞俄比亚,6个月内滴雨未下,上百万人死亡,人口大规模向南部迁移,造成严重的难民问题,至今还在影响着埃塞俄比亚的部族关系。

1991年至1992年,东部非洲和南部非洲发生大旱。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的报告称,3000万非洲人处于饥饿之中。1992年3月至5月,埃塞俄比亚南部和肯尼亚北部约有75%的牲畜死亡。1992年南部非洲大多数国家谷物收成减半,约1800万人需国际社会提供救济。

2011年,东部非洲再次发生大旱,被认为是60年来最为严重的旱灾。受旱灾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是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吉布提,1000万人粮食短缺,200万儿童营养不良。旱灾造成大量难民跨境迁徙,加剧了索马里及其周边国家的安全问题。

近5年来,非洲频频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撒哈拉沙漠南侵,迫使牧民进入农耕区,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苏丹等20多个国家受影响。为争夺生存资源,农牧民频繁发生械斗,尼日利亚每年因此导致的亡人数在200以上,马里和乍得频繁发生部族冲突。同时,乍得湖、图尔卡纳湖、维多利亚湖等非洲大湖萎缩,尤其是乍得湖面萎缩了90%,居民生存环境恶化,并由此引发了严重的恐怖主义活动。

受干旱影响,非洲近年来频频陷入粮食危机。2014年苏丹、尼日利亚、中非、马里、索马里等10多个国家缺粮。201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粮食大面积减产,3200万人缺粮。2017年,南部非洲粮食减产,2900万人粮食短缺。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东非国家则经历了百年最严重干旱,大批牲畜死亡,部分农田弃耕,不同部族因争夺生存资源而发生冲突。2018年,南非发生严重的缺水危机,大批野生动物因干旱死亡,开普敦水库容量只有13%。同时索马里发生严重干旱,全国一半地区需要国际救援。

标本兼治解决非洲气候变化困局

非洲气候灾害频发的最主要原因是受到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进入工业社会后,人类改变自然环境的能力不断提高,也改变了全球气候变化的走向。虽然非洲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只占全球的4%,但非洲65%的人口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从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来看,非洲是全球工业化的受害者。

就非洲本身而言,其工业化并未完成,但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非洲人口急剧膨胀,广泛分布的植被因为农耕和砍伐而快速消失,河流山川因为人类改造而削弱了涵养水分、调节气候的能力,非洲自身的自然环境也发生快速变化,水灾、旱灾、烈性传染病等各种自然灾害随之频繁发生。笔者本人20年前曾经在中部非洲多个国家工作,当时的城市规模有限,喀麦隆首都周边密布原始森林,乍得湖周边还有成群的大象生活。但现在中部非洲大多数城市的人口翻了三至5倍,喀麦隆热带雨林已经萎缩到了南部地区,首都周围山上只有低矮的次生林,乍得湖周边已经见不到大型野生动物。受此影响,这些国家发生自然灾害的频率也在加剧。在不同的年份,乍得等国旱灾和水灾交替发生,如2010年萨赫勒多国发生了40年不遇的严重水灾,很多城市的房屋倒塌,人员伤亡惨重。

同时,由于非洲经济落后,防灾救灾能力薄弱,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生命损失也异常惨重。在预防水灾方面,非洲国家普遍缺乏城市排水管网系统,一旦遭遇暴雨,有些城区就会大水漫灌,房屋倒塌。在预防旱灾方面,只有少数非洲国家重视森林和植被保护工作,滥砍滥伐问题突出,林业公司采伐名贵木材后,当地居民又砍柴烧炭,放火烧林造地。笔者到过的多数非洲国家都有放火烧林的传统,每到耕种季节,放火烧林的浓烟在太空卫星图像上笼罩着整个非洲大陆。在牧区,过度放牧问题突出,热带草原向沙漠退化的趋势难以遏制。在农业种植区,非洲国家缺少水坝和灌溉系统, 农民也缺乏打井浇地的技能和传统,土地种植靠天吃饭,遇到旱灾容易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

另外,非洲国家治理能力不足,加大了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非洲大陆的地理特点造成了地区之间的气候差异,因此几乎每年都有部分地区遭遇旱灾或者水灾。在灾害发生后,非洲国家之间以及国内不同地区之间的相互救济能力低下,只能靠灾民跨地区“因地取粮”。由于交通条件极为落后,一旦遭遇饥荒,就会发生跨国逃难、饥民沿路倒闭的人间悲剧。而且,饥民自发性的跨国逃荒救赎,还引发了无秩序抢劫和部族矛盾,甚至发生国家间冲突。非洲国家间的冲突大部分是因为政治因素,但难民问题往往是国家间军事冲突的导火索,如刚果(金)内战、科特迪瓦内战、达尔富尔冲突、索马里冲突等。

自然灾害诱发的难民问题,历来为国际社会所重视。联合国、世界银行、粮农组织、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机构每年为救济非洲的灾民动员了巨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为了实现2030发展议程制定了上百项行动计划。当前,国际社会更加重视从导致饥荒和难民问题的气候变化原因入手,试图在改变非洲气候变化的不利发展趋势,提升非洲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2019年4月,世界银行宣布将投资225亿美元支持非洲应对气候变化。世界银行的这一决定,标志着国际社会和非洲国家一道,开始标本兼治地解决非洲气候变化带来的困局。





   文 | 王洪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室主任  

编辑 | 张   梅

设计 | 姜灵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