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中美技术脱钩背景下的中日创新合作

中美技术脱钩背景下的中日创新合作


中美技术脱钩背景下的中日创新合作

文|季莫菲(Timofei Bordachev)俄罗斯瓦尔代俱乐部项目总监
文|伊利亚·斯捷潘诺夫 (Ilya Stepanov)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欧洲和国际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导 读 

中国积极参与北极事务无疑对俄罗斯是有利的,可以帮助俄罗斯资金匮乏、连通性差的北部和东部地区与全球经济接轨


西方国家曾经长期在俄罗斯对外经济事务中起着主导作用,是俄罗斯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和投资来源地。因此,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俄罗斯经济自由化时期,中国并不是俄罗斯对外贸易和投资合作的首选。如今,内部和外部因素都极大改变了俄罗斯国际经济关系的格局。过去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了俄罗斯的第二大经济伙伴,仅次于西方国家。

2000年代后期,俄罗斯决定丰富其对外经济关系,应对全球经济的变化。随着中国领跑全球变革,亚洲地位日益凸显,俄罗斯政府也更加关注中国这个东边的邻居。为了实现“乘中国之风,带俄经济之帆”的战略规划,俄罗斯正式宣布将内政和外交政策的重心转向东方。

收入增长,廉价劳动力枯竭和环境的恶化促使中国发掘新的经济增长动能。现在,国内消费已取代出口经成为了经济的新动能,为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亚太地区提供了形成出口导向型产业的机遇。中国也改变了其投资策略。2016年,中国已成为净投资国,是世界第三大投资国,影响着俄罗斯对外经济关系的地缘规划。

中国越来越重视与俄罗斯的伙伴关系,北极地区是两国加强合作的最佳领域。开发北极资源丰富了中国的能源进口,尤其是天然气,它不会像煤炭那样严重污染环境,在中国的能源政策中尤为重要。

北极理事会是由领土位于北极的国家、当地社区和北极居民组成的政府间论坛,中国于2013年成为其永久观察员。多年以来,中国采取了审慎的北极外交策略,如今则更加积极地将北极地区纳入其外交政策框架。2017年夏,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海洋局发布了政策文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海上合作的新愿景。该文件提出了“另一个蓝色的经济通道”,即“经北冰洋连接欧洲的蓝色经济通道”。2018年初,中国发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表明了积极参与北极发展的意愿。这份文件强调,中国在地缘上是“近北极国家”,会直受到北极变暖的不利影响,是北极事务重要的利益攸关方。

气候变化和北极的全球化使该地区成为中美之间持续的经济博弈场。美国也积极采取措施增加该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影响。2019年夏,美国国防部发表了《北极战略》,称该地区为“大国竞争和扩张的走廊”。一个月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又提出要收购格陵兰岛,认为此举对美国和丹麦都是有利的。中国虽然不是北极国家,但十分重视在气候科学和安全等领域与俄罗斯开展合作。俄罗斯是北极国家,在国际关系上也是美国的传统对手。

中国对北极如此关注是有现实意义的。在项目方面,中国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主要合作方之一。该项目由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诺瓦泰克公司牵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拥有20%的股份,中国丝路基金拥有9.9%。此外,中国还积极参与了同样由诺瓦泰克公司牵头开发的北极LNG 2项目。该项目计划将产能从原本的每年1650万吨增加到1980万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0%的股份。2019年夏天,中国远洋运输集团,诺瓦泰克公司和俄罗斯现代商船公司签署了一项新协议,共同管理北冰洋现有的和新增的破冰船队,用于北极资源的开发项目。

中国极度依赖马六甲海峡这一贸易通道,北极航线在这种情况下就显得十分重要。在短期内,北极海航线能够降低能源产品运输中的风险,使获取北极碳氢化合物更加便捷。而长期来看,它可能会成为一条连接中国与欧洲各国的运输航线。但是,现在北极海航线主要用于俄罗斯的国内运输和出口,还无法与传统的苏伊士运河航线竞争。该航线基础设施(港口,船队)和相关服务(导航和安全系统)不完备,缺乏规模经济,航船很少,也不允许使用俄罗斯破冰船来帮助货运船只通过北海,这些因素都限制着北海航线的发展。

克服这些障碍是俄罗斯联邦和地区政策的重要任务。2019年初,俄罗斯新成立的远东发展部将区域工作重点扩大到了俄罗斯联邦的北极地区。该部门也被称为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发展部,负责制定到2035年的北极发展战略,保证该地区的国家安全。它还制定了刺激北部地区经济的法律制度,还北极航运建立了一个货运基地。

同时,该部门也制定了一套由政府运行的货船运营商制度。它将在该航线的东西两端建造转运中心,降低穿越北冰洋的运输成本。所有航船只能在某些月份通过北海航线,除非航运公司有高冰级的船舶和/或有破冰船护航。也就是说,需要在通往北海航线的门户港口建立中转码头,这样国际货船就可以将货物装卸到北极运营商的破冰级船只上。

虽然短期来看,北海航线的发展将主要由国内项目带动,过境运输的作用不大。但从长远来看,今后航行季节越来越长,基础设施更加先进完善,破冰船数量增多,北海航线运营的规模经济不断发展,可靠安全的航行愈受重视,因此国内和出口运输能够刺激国际运输的发展。

诺瓦泰克公司与中国公司密切合作开发北极项目,将在北极航运的发展中起主导作用。该公司已经宣布在堪察加半岛和摩尔曼斯克州建设一个液化天然气海上中转站,为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和北极LNG 2项目提供服务。从2023年开始,液化天然气将在这两个中转站由破冰级船舶转移至非破冰级进行,可降低向欧洲和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运输天然气的成本。

中国的技术和投资对北极项目的开发十分重要。2016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为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提供了120亿美元的贷款(项目总成本270亿美元)。当时因为制裁,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无法获得西方金融市场的支持。是中国机构的帮助促成了这一规模最大的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它的成功也为今后涉及更多国际合作的项目铺平了道路。

中国积极参与北极事务无疑对俄罗斯是有利的,可以帮助俄罗斯资金匮乏、连通性差的北部和东部地区与全球经济接轨。显然,新机遇出现时不将中国纳入战略规划是不明智和冒险的。中国2018年发布《白皮书》,标志着中国北极外交政策第一阶段结束。现在,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了开发和管理北极的意愿。中国在对外经济活动中非常务实,力求保证所有境外经济活动都是可控的。尽管中国投资者已经表明有意参与北部(Belkomur铁路)和东部(滨海1号,滨海2号)项目,但截止目前,实际的投资合作还是仅限于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和北极LNG 2项目。

目前的合作项目中国也积极参与。大多数设备和技术都是中国制造,比如热交换器(在液化厂建设中成本最高),为该项目服务的船只中大分也是中国制造的。目前俄罗斯与西方的政治局势紧张,用中国的工业设备进行项目开发成为了获取资金来源的先决条件。

这在一定程度上与俄罗斯优先发展地区和工业相矛盾。新推出的北极项目,其主要目的是带动国内科技和工业生产的需求。这些项目的实施过程中,生产主要在本地进行,使用国内的技术和物流增值链,逐步减少外国技术的进口。

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尤其是自然资源行业,它一直以来都是俄罗斯经济的驱动力,但奇怪的是它总是会阻碍经济,而不是推动创新和技术进步。从全球来看,自然资源产业已不再被视为经济落后的标志,而是发达国家(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发展中国家(如智利、巴西、马来西亚)创新和高新技术发展的来源。

液化天然气产业是一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显示了商品部门巨大的创新潜力。天然气液化和运输技术是推动全球天然气市场变革的先决条件,包括市场供求结构以及价格形成机制的变化。随着长途运输能力的发展,天然气市场会越来越像全球石油市场,其生产区域不再由消费市场的地理位置决定。

俄罗斯各个社会经济的议题,如增长、技术进步和社会政策,液化天然气行业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在建设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时,也应重视低产能液化天然气的开发。中国东北能源不足,而这一细分市场灵活(主要指必要的基础设施),发展速度快(大约2-3年的项目投资周期),对于俄罗斯靠近中国东北的地区很有前景。

在这方面,俄罗斯政府计划将液化天然气及相关项目的乘数效应最大化时需要将中国纳入其区域发展战略的规划中。未来,对于中国自己负责生产的项目(即中国技术占到了大部分的项目)和主要面向中国市场出口的项目,中国的利益相关者将会给予持续关注。




编辑 | 张   梅

设计 | 孙子悦

翻译 | 苗佳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