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声音

声音


VOICES 1

我们正见证着两大重要趋势的发展:西方在世界统治地位的终结和多边地缘政治模式向多极化模式的转变。这两大趋势对我们的生活影响重大。

——豪尔赫·德斯卡利亚尔  西班牙外交官


德斯卡利亚尔4月4日在西班牙《国家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修昔底德陷阱》。文章写道,没有任何一个有分量的国家不是通过制造问题进入历史舞台的,因为以另一种方式分蛋糕总会遇到已经是座上宾的角色的抵制,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修昔底德陷阱”。

特朗普的上台使世界的多边地缘模式向着一个国与国、集团与集团间频繁摩擦的多极化模式转变,保护主义日益抬头,各机构在处理危机时能力不足。在这样的体系中,优胜劣汰,强者拥有更多优势。在各极中,华盛顿和北京各占一头,欧洲、俄罗斯、日本、拉美、非洲和东南亚等占据着规模更小的极。

德斯卡利亚尔说,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和中国这两大极最终很有可能对立起来。如果中美交恶,俄罗斯的立场将变得非常重要。

 

VOICES 2

海洋重新成为重要地缘战略挑战的中心。十年来,大洋重新成为纷纷向海上增派军舰的大国间较量的舞台,特别是在亚洲。紧张区域或者潜在冲突区域从大西洋延伸至南中国海,还包括印度洋、亚丁湾和东地中海。

——阿兰·巴尔吕埃  法国《费加罗报》记者


2月27日,阿兰·巴尔吕埃在《费加罗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世界大国在海上较量》。文章写道,新军备伴随着全球所有海洋的活动增加。战略环境正发生深刻改变,其特点是大洋的快速重新军事化。

文章说,中国、印度、俄罗斯、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在冷战之后“赋闲”的海洋领域大举投资。为了控制这些海域,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竞争,大国们相互打量甚至对抗。⋯⋯俄军重新入驻叙利亚塔尔图斯,表明控制据点和海峡的战略回归。中国在印度洋的四周设立军事基地,从吉布提到巴基斯坦的瓜德尔。

巴尔吕埃认为,法国海军按照其整体能力、专业技术、在五大洲的存在(法国海军部署区域超过1100万平方公里)及其发展计划(欧洲多用途护卫舰和FTI中型护卫舰,“梭鱼”级攻击型核潜艇,巡航导弹等),地位仅次于美国。

他表示,北京如今控制着按吨位计算全球第二大海军,有望在2025年与美国平起平坐。到2050年,凭借其潜艇和航母,中国希望出现在全球所有海洋,“能够随时应对任何情况”。

 

VOICES 3

大国未来的冲突可能采取另一场冷战甚至传统热战(而不是热核反应战)的形式。21世纪出现三条战线,可能成为未来战争的场所。第一是乌克兰冲突引发新冷战的欧洲—俄罗斯战线。第二是围绕“伊斯兰国”和叙利亚战争的中东“锅炉”。第三是美中对峙的亚太前线。

——优素福·金吉希


3月12日,优素福·金吉希在英国《独立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来了》。

金吉希认为,乌克兰事件是北约和俄罗斯的对决阶段。北约和俄罗斯日益加强部署军队,危险的对峙和大规模演习不断发生。

关于中东地缘政治,美国退役将军韦斯利·克拉克透露,“9·11”以后,五角大楼制定了袭击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索马里和也门的计划。借口或许是打击恐怖主义,意图却是要保证美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军事优势。

关于亚太,特朗普带来的变化很可能加剧美中矛盾。中国最终将从经济方面超越美国,但美国的军事优势却不成问题。这是一种危险的矛盾,因为它意味着美国将用军事力量确保经济特权,尤其鉴于巨大的国家安全机器现在似乎决定着美国的对外政策。就像奥巴马所说的,美国与众不同,因为美国采取行动。

金吉希总结道,这或许符合资本主义的默认操作模式。资本主义常常通过战争解决系统性的经济危机。毕竟,战争经济可以视为经济问题和社会动荡的终极解决办法。

 

VOICES 4

如果说有哪个国家出于私利操纵货币贬值,那么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是这方面的倡导者。

——戴维·布朗  英国经济学新观察网站总裁


2月6日,戴维·布朗在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美国为何煽动与中日欧不必要的货币争吵》。文章说,美国当局实行零利率,利用量化宽松,为经济提供大量现金,增加预算赤字,并通过货币大规模扩张,促使美元贬值。这是一种有效的通货再膨胀手段,为美国国内复苏发挥了巨大作用。

外汇市场是极其复杂的,大多数因素不受决策者控制。货币市场受强大的经济、金融和地缘政治力量的驱动,这些力量往往交叉起作用。利率和债券收益率的变化、相对增长表现、购买力评估、信用事件与贸易和资本的流动,都是决定汇率的因素。目前,这些因素大多仍反映美元上涨趋势。

布朗指出,美元仍是具有吸引力的避险天堂,特别是在一个充满风险和政治不确定性的世界。虽然特朗普和美国财政部掌握着推动弱势美元的主导权,但外汇市场是嗅觉非常灵敏的,可以发现政策的任何漏洞,尤其是如果弱势美元妨碍了联储的反通胀策略。

 

VOICES 5

全球最大的地缘政治玩家美国正在准备为争夺无条件的世界霸权进行最后一战。对手您可能已经猜到了,就是北京。

——维克托·库佐夫科夫

 

3月22日,维克托·库佐夫科夫在俄罗斯军事观察网发表一篇文章,题为《关键十年》。

库佐夫科夫说,该来的早晚要来,华盛顿已经明白中国有多么强大。现在,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元有崩溃的危险,中国逐步成为最重要的世界市场,其影响力向东南亚、中东、非洲,或许还有俄罗斯扩张。

尽管中国经济实力强大,但迄今为止仍然极度依赖外部市场。假如美国、欧盟、日本等大买主一致把中国商品挡在门外,北京的日子会非常难过。⋯⋯中国可能仍需要发展整整十年,才能确保在与西方的全面贸易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这十年也是华盛顿应当解决“俄罗斯问题”并开始全力对付中国的时间。

 

VOICES 6

与“中国模式”不同,“中国方案”适合所有国家,其中也包括西方国家。

——戴维·凯利  北京齐纳百思咨询公司

 

戴维·凯利在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4月1日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当前在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吗?》的未署名文章中做如此评论。

文章认为,随着美国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在海湖庄园的首次面对面接触,两国当前在重新评估各自在世界中的位置。但他们展望的方向完全相反:美国打算卸下全球责任,中国则打算承担起全球责任。

文章断言,“引领全球化”和“中国方案”的说法并不意味着,中国要背弃现行全球秩序或全面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中国是一个修正主义大国,希望在体制内扩大影响力。它既不是倾向于推翻现有事物的革命性大国,也不是有意夺取全球控制权的篡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