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声音

声音

VOICES 1

Ask Anesi Chishiko about fertilizer, and she points to her goats and her trees.

问到阿奈西·齐斯海科关于化肥的事,她用手指了指她的山羊和树。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2017年7月1日-7日一期刊登一篇关于非洲农业的文章,题为《消失在玉米中》,副题为《非洲的化肥补贴并非总是适得其所》(“Lost in the maize: Fertilizer subsidies in Africa do not always workas intended”, The Economist, July 1st-7th 2017, pp.38 & 39)

文章说,粪肥和树叶是齐斯海科在赞比亚的家庭农场上掺和在土里的惟一肥料。齐斯海科解释道,无机化肥过于昂贵,政府虽然提供补贴,但只有“聪明人”知道怎么搞到它们。她的玉米吸收的地力远快于她能够补充的速度,所以,每一年,土壤都变得更差。

文章写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农民很少使用化肥:该地区仅占世界氮——一种至关重要的养分——消费总量的1.5%。政府希望农民多使用化肥,每年支出约10亿美元用作补贴。这成为经销商的一桩好生意,也成为追求农村票源的领导人的一种好政治,但不是帮助像齐斯海科女士这样的小农主的最好方法。化肥到她们手里的时候,往往已经晚了,或者根本就到不了她们手里。而这笔费用当然会削弱财政预算,就像密植过度会削弱土壤能力一样。

非洲各国政府都在试图改革化肥补贴制度。与此同时,非洲企业家正在利用从稻壳到城市垃圾的一切东西调制有机物替代品。单靠湿粪和树叶或许不能补充齐斯海科的地力,但它们或许可以帮上点忙(Meanwhile, African entrepreneurs are concocting organic alternativesout of everything from rice husks to urban waste. Muck and leaves alone may notreplenish Ms Chishiko’s soil. But they could be part of the answer.)。

 


 VOICES 2

I’m sure people cried when they heard about the demolition. We can’t try to have a modern Nigerian architecture when we don’t even understand historical Nigerian architecture

我相信,当人们听说这座房子被拆掉的时候,一定哭了。如果我们连历史性的尼日利亚建筑风格都不懂,就无法试图拥有现代尼日利亚建筑风格。

——索拉·阿肯唐迪  “1995年遗产”项目负责人(Sola Akentunde, Legacy 1995, an NGO)



“1995年遗产”是尼日利亚一个非政府组织,曾于2011年为地处贝宁湾的尼日利亚第一大城、西非著名水上城市拉各斯的一家酒吧做过结构评估,以便进行修复。该酒吧名叫“伊洛卓酒吧”(Ilojo Bar),由一个回国奴隶建造,迄今已有162年历史。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6月17日至23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铲平历史》(“Bulldozing history: The most ancient buildings in Nigeria’s commercialcapital are under threat”, The Economist, June 17th-23rd 2017, pp.39 & 40)。

据报道,由于缺乏保护和修复的资金,许多老建筑惨遭不测。受到推土机严重威胁的是一批在拉各斯岛上的巴西·葡萄牙式公馆,它们由19世纪后期从美洲返回的奴隶们建造而成。这些“解放者”(emancipados)的后代们大多无力继续住在破败不堪的居民楼里,一旦某个年高德劭的人去世,房子就成了可以典当出去的惟一财产。

这种毁坏最不堪回首的例子就是去年9月拆除伊洛卓酒吧。那家人几经受挫,最终还是成功将酒吧拆掉了,尽管这个酒吧在尼日利亚独立之前就已被列为国家遗址。

尼日利亚是非洲文明古国。公元8世纪扎格哈瓦(Zaghawa)游牧部落在乍得湖周围建立的卡奈姆-博尔努(Kanem-Bornu)王国存续了一千多年。1472年葡萄牙入侵。16世纪中叶英国入侵。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将南北尼日利亚合并,称“尼日利亚殖民地和保护国”。1960年10月1日宣布独立,并成为英联邦成员国。1963年10月1日成立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



VOICES 3

On average, Africans need a visa to travel to 54% of the continent’s countries; it’s easier for Americans to travel around Africa than it is for Africans themselves. So far, the AU has issued its single African passport only to heads of state and senior AU officials

平均来说,非洲人在本大陆54%的国家旅行都需要签证;美国人走遍非洲,比非洲人自己还容易。截至目前,非盟仅向国家元首和非盟高级官员签发了单一的非洲护照。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6月10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申根之梦》,副题为《非洲人在自己的大陆上行走还过于艰难》(“A dream of Schengen: It is still remarkably hard for Africans to getaround their own continent”, The Economist, June 10th 2017, p.41)。

文章说,根据非盟相当长期的预测,到2063年,非洲将成为“一个无缝疆界的大陆”(a continent of seamless borders),人员、资本、货物和服务将从南非到突尼斯、从塞内加尔到索马里之间自由流通。然而,至少现在,非洲人穿越边界还是一种痛苦的经历。一家非洲超市连锁店报告说,每周要仅在一个国家就为肉、奶和其他货物的进口许可证花费2万美元,每辆卡车每天在边界被拦截要交纳500美元。战争摧残的中部非洲仍是最封闭的地区,东非和西非最为开放。



VOICES 4

Never mind visas, some African countries make it hard to get a passport

先不要说签证了,有些非洲国家获得护照都是难关重重。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6月24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没有证件,不能通行》,副题为《别说签证了,有些非洲国家获得护照都难关重重》(“No papers, no passage: Never mind visas, some African countries makeit hard to get a passport”, The Economist, June 24th 2017, p.40)。

文章说,想要旅行的非洲人,在试图得到签证的时候,长期经受着巨大的烦扰,不仅去富裕国家是这样,到其他非洲国家也是这样。乌干达人如今在去外国使馆之前都面临新障碍。6月12日,政府说因为需求太旺,没有新护照了,需要定量配发,并且只发给急诊病人,或为政府出差或去留学的人。其他任何人,都必须等,也许要等好几个月。

直到去年,津巴布韦人为了不失去排队中的位置,往往要在护照办公室外睡好几个晚上。尼日利亚出现了“护照荒”,因为印制护照的公司缺乏特制的油墨,并与政府就工本费讨价还价而放慢了制作速度。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公民或许怨气最大,一本护照要收费185美元,而刚果的平均收入是每年680美元,英国和新西兰取消了与南非的免签安排,因为“伪造或通过诈骗取得”的护照泛滥成灾。去年,美国还关闭了一个已在加纳经营了十多年的假使馆,该“使馆”兜售印有星条旗和时任总统奥巴马照片的赴美假签证,每个收费6000美元。

文章称,能办得起护照的大多数非洲人,只要耐心,就能办下来。但对于厄立特里亚人来说,这还不够。就跟旧时的苏联一样,厄立特里亚是世界上罕见的国家之一,要求居民必须首先得到出境签证。它非常勉强地发放护照,但挡不住厄立特里亚人的逃跑。联合国估计,过去十年,约有40万人逃离厄立特里亚,几乎占人口的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