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21世纪世界新格局

21世纪世界新格局

中国仅仅凭借能传承五千年至今的文明、而且能够历经游牧、西方、全球化的冲击而一再复兴,就已经证明了它的可持续性的未来


文|宋鲁郑



2016年英国退欧、美国选出特朗普,从而被西方许多学者视为二十一世纪的转折点。只是未来走向何方,谁也不敢预测。确实,一百年前,谁敢猜想中国能够重新崛起?就是二十年前,谁又能想到西方会从冷战后的巅峰如此快的衰败?甚至一年前,谁又能想的到英国竟然能脱欧、特朗普竟然能借助民粹成为美国全球最富强民主国家的总统?

然而,如果以史为鉴,从长远、宏观的角度分析,我们还是能为未来划下大致的轮廓。


一、没有未来的国家:日本、欧盟

日本被淘汰的主要原因是人口问题。即:人口日益加快的减少、严重的老龄化、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死亡率。

日本人口已 经连续9年自然减少,2016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日本人口减少创纪录,人口下降了29.4万人。按目前的速度,到本世纪末日本只有6000万人口左右。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认为,到2115年将减至5100万。目前在东京郊区已经出现人死后无人居住而房子失修、坍塌的现象。

人口减少主要是少子化现象。这导致全国停办的学校正在不断增多。从1990年代开始,日本开始停办公立学校,2003年以后每年超过400所学校关停,仅2011年日本全国有474所学校关闭。

为了应对生源问题,不少包括大学在内的日本高等学府开始违规招生,如2012年日本中央教育审议会法科大学院特别委员会工作组公布报告,日本全国74所法科大学院当中,有18所在录取考生时存在重大问题。

日本是全球人口老化最大的国家,日本从1970年代初,便步入老龄化社会,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占整体人口比例为7.1%,经过40多年的发展,根据联合国的《世界人口展望》,日本已成为世界上老龄化趋势最快的国家,2010年时日本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已经增至23%。预计到2060年65岁以上老人将接近全国总人口的40%。

人口老化导致医疗保健费、养老金、福利及服务费大幅增加。2013年11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全国医疗机构支付的伤病医疗费用总额和日本国民人均医疗费分别首次突破38.585亿日元和30万日元大关。其中医疗费用总额日本政府负担额为14.8079亿日元,已经达到了占38.4%。同时2012年社会保障费达到了26.4万亿日元,超出了25.7万亿日的税收余额,赤字达到1万亿日元。为了应对不断上涨的老龄人口和沉重的社保支出,日本政府从2008年开始一直使用发行国债的方式来填补社保缺口,财政开始面临严峻的可持续性危机。

人口问题导致日本消费、劳动力不足,同时福利成本剧增。这直接限制了日本经济发展。

还有一个国家和日本类似,也由于较为严重的人口问题,而影响到它在未来的全球地位。这就是历史上曾多次决定欧洲的命运,也曾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俄罗斯。

俄罗斯人口于苏联解体前的1991年时达到最高点,当时人口为148,689,000,随后则进入十多年的人口负成长,每年大约减少0.5%的人口,表面原因为生育率下降及大量移民至他国,深层原因则是政治和经济转型同时发生但却以失败告终。至2000年代后期人口减少趋缓,2009年俄罗斯人口15年来首次回到正增长,该年增加23,300人。但仍然处于高度不稳定状态。

俄罗斯成年男性死亡率高于欧洲10倍,成年女性高于欧洲4倍,儿童死亡率高于欧洲平均水准的2倍。 俄罗斯的出生率低于欧洲平均水平,与德国、希腊、意大利等国相差无几。然而死亡率却能与非洲相比。

数据表示:“在世界范围内,人口出生率是死亡率的2.6倍,而俄罗斯则是每分钟有3人出生,5人死亡。据联合国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也门的人口可能超过俄罗斯。

到2009年,俄全国有140万名中学毕业生,而仅计划免费招生的教育机构的名额就有170万,各地的入学考试也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俄罗斯居民自然死亡率在近期不下降的话,到本世纪末,俄罗斯人口可能从目前的1.5亿人锐减到6000万至6500万人。目前新一代俄罗斯人只能更替上一代人的60%。

其次,俄罗斯一直没有一个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经济发展主要依赖能源和其他原材料的出口以及军工。这是从沙皇时代就没有解决的问题。

前苏联在和西方的激烈对抗与封锁中形成了偏重能源和重工业的经济结构,也一直未融入国际劳动分工体系。对能源等原材料的过度依赖,导致在苏联时代,俄罗斯经济就出现了大规模的“去工业化”现象,工业品不仅单一而且质量低劣。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上下形成了路径依赖,既不愿意搞创新,更不愿意冒风险。这大概就是经济学原理上的“能源诅咒效应”。

三是政治制度不管怎么变化,都无法解决对强人的依赖。

1999年最后一天,普京成为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当时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是江泽民。现在中国已经经历两次制度性轮替,进入到习近平时代,而站立在俄罗斯权力之巅的依然是普京。

俄罗斯的政治传统过于依赖强人。纵观整个俄罗斯的历史,无论实行什么制度,只要有强人,国家就强盛。否则国家就衰败。同样一套制度,在斯大林手上,就可以决定欧洲乃至世界的命运,在戈尔巴乔夫手上,几年间就可以令国家解体。同样是民主制度,在叶利钦和普京手上就截然不同。俄罗斯的普京现象也是传统胜过现实政治制度的另一佐证。然而,一个过于依赖强人而不是制度的民族,大起大落式的命运就不可避免。假如现在没有普京,俄罗斯会怎么样?试问二十年以后,没有了普京的俄罗斯会怎样?

如果说经济发展路径依赖难以改变,那么政治路径的依赖恐怕就更无法撼动。

所以,尽管俄罗斯在国际政治中表现强势,西方却并不视其为真正的威胁。奥巴马甚至直接称俄罗斯为‘地区大国’。”

相对于日本和俄罗斯,欧盟则更为难解。

首先人类历史上,欧盟这种邦联形态的国家组成模式本就不可持续。或者解体,如前苏联解体时成立的独联体,或者走向一个统一的国家,如独立后的美国。

目前看,欧盟解体的可能性要大于进一步统一的可能性。

这主要有四大原因:一是欧盟先天设计不足。有统一的货币政策,但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虽然有条约规定的财经纪律:财政赤字不能超过GDP的3%、国家债务不能超过GDP的70%,但实际运作中完全成了废纸一张。因为财政支出不但被认为是一个国家的主权权力,而且还受各国选民无止境的福利要求制约。

二是各成员国条件差异太大。语言不同、民族性格不同、文化不同、而且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所以大量的东欧民众纷纷涌向英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地区,直接导致英国的退欧。比如南欧国家注重享受,甚至借债、造假维持不可持续的高生活水平。而在北欧和德国,却高度勤奋、节俭和注重纪律。结果南欧等发生经济危机,德国则为救助设置了苛刻的条件。内部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受到冲击。

三是无法解决几乎同时发生的经济危机、恐怖袭击、难民危机、种族危机、民粹主义崛起。

这些危机同时发生的原因不是一句话两句话所能解释的,但最根本的还是制度:它既是问题产生的根源,也在问题产生后毫无解决之力。比如大众民主选不出优秀的领导人,二流政治人物上台后要么执政无方,要么惹烧身。萨科奇非要推翻隔海相望的卡扎菲政权,奥朗德非要主动的向伊斯兰国宣战,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直接导致了恐怖袭击和难民危机。

四是历史上阻挠欧洲统一的两大力量英国和俄罗斯依然存在。

自罗马帝国之后,欧洲曾多次尝试再度统一。如法国和德国。但都在英国和俄罗斯的联手阻挠下失败。今天的英国率先退欧,不过是历史上这个角色的重演。苏联解体俄罗斯再度复兴后,则继续威胁着欧洲的外部安全。

除此之外,民族主义在欧洲兴起后,实际上就断绝了欧洲再度统一的心理共识。尽管今天欧盟在力主去主权化,但实际上却极难改变。民粹主义崛起就是明证。

二、有希望和未来的国家:英国、美国和中国。

我们先看英国、美国为什么仍然能在二十一世纪占据一席之地。

首要的是国民勤奋。我2016年从欧洲去美国观选,第一感觉就是各行各业都有一种高效的拼搏精神。超市的营业时间之长甚至都超过中国。这种感觉不是从欧洲去的还真未必如此敏锐。一个国家只要民众勤劳,哪怕制度上有问题,国家也不会坏到哪里。而一旦制度问题解决了,也能很快发展上来。

其次,英、美两国对危机反应敏捷。这应该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共性。英国选择了退欧,美国则选出了特朗普。且不说这种敏锐的反应是对是错,至少它们对问题很敏锐。

英国退欧后不久,我去英国开会,一到伦敦就明白为什么民众会选择退欧:一是经济水平明显高于欧洲本土,它有脱离欧盟的资本和动机。谁愿意和一群落后于自己的国家生活在一起?如果是同一国,哪是责任,别无旁贷,但对其他国家就完全不同。二是在许多方面伦敦远比巴黎要好太多。比如安全,再比如巴黎的脏乱差。假如伦敦不想变成未来的巴黎,最好的选择自然是退欧。三是伦敦街头虽然也有不少外来族群,但相对于巴黎则实在是少太多,尤其是穆斯林。

其实英国对危机早有反应,只是没有退欧这么震撼。比如2011年2月,首相卡梅伦就表示英国多年来推行的文化多元政策助长了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使本土伊斯兰恐怖主义滋长。“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已经失败。

可资对比的是德国。虽然早在2010年10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公开表示“德国试图建立多元文化社会的努力已经彻底失败”。然而,默克尔却支持广纳难民政策,甚至当主要信仰伊斯兰的难民酿成多宗强奸及性侵犯个案时,媒体基于政治正确而无进行大篇幅报导相关事件。明明知道问题的存在,却选择完全不同的政策,这就是英国为什么有未来,欧盟却没有的很重要原因。

美国的种族危机、恐怖袭击、经济危机远远要小于欧盟,但却立即选出特朗普当总统。虽然现在就对特朗普的政策成败下结论还早,至少他是在针对问题施政,而不是如同默克尔一样。

三是对穆斯林移民控制极为严格。英国退欧后更不用说,外来移民进入的大门已经基本关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虽然是移民国家,但他们一向只要两类人:技术移民、投资移民。即有知识的或者有财富的。这两个条件就把绝大多数穆斯林挡在外面。

在国际人道接收难民上也相当苛刻。美国不过才宣布接收一万人叙利亚难民,这和德国上来就是就是百万不是一个级别。特朗普上台后还暂停了这项政策。同时还针对几个穆斯林国家一而再的发布禁穆令。加拿大突然改变政策接收难民也不过才3万人,而且遇到国内很大阻力。能否真的执行也是未知数。

四是创新能力强。这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移民社会,鼓励冒险;专利法健全,有效保护创新者的利益;研发投入高,则自然产出也大;市场规模大,能为创造提供足够的回报,从而抵消创新过程的高成本。

五是盎格鲁.萨克逊民族建立的世界体系:英国历史上建立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三大殖民地,虽然它们都早已成为独立国家,但种族、文化上的渊源和密切的联系则仍然牢牢维系。这样一个凭借血脉和文化结合起来的体系,是任何其他文明所没有的。除英国外,其他国家均资源极其丰富,假如未来世界能源短缺,互相支持将是它们必然的首选。

当然,美国自身也有许多难解的挑战。比如黑人和主流社会的冲突、非传统白人日益成为少数、中产阶级不断萎缩并已不到50%、体制日益僵化并退变成无效率的“否决体制”。尤其是在一个移民组成的国家,假如美国梦不在,其向心力和凝聚力就会丧失,是否会步前安排不如后尘真是无法排除。如果美国无法化解,也再难跻身一流国家行列。

最后一个有希望的国家是我们中国:仅仅凭借它能传承五千年至今的文明、而且能够历经游牧、西方、全球化的冲击而一再复兴,就已经证明了它的可持续性的未来。如果和现在西方对比的话,它所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危机中国一个都没有:经济危机、种族危机、难民危机、恐怖袭击、民粹主义上台。甚至中国都是今天唯一一个没有卷入外部一场或两场战争的国家。这些都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要的,中国人勤奋,节俭,量入为出,重视教育。这些儒教伦理是中华文明能够持续并且能够一再崛起的重要原因。事实上,中华民族来到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文明都能迅速发展起来,更何况中国自已。改革开放之初李光耀就对来访的邓小平表达过类似的结论:海外华人当初离开祖国的时候都是中华主体民族的弱势和边缘人,都能创造如此的辉煌,更何况拥有如此之多优秀人才的中国本土。

其次便是中华民族的实用理性传统。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生活上,中国人衡量一切的标准是结果,是实践,不是抽象的理论。这种务实本性成为中华民族能够克服危机和挑战的主因。比如中国不会因为李世民和朱棣的继位缺乏合法性而否定他们的功绩。同样缺乏合法性的王莽被否定的根本原因还是他治国无方。在中国的历史上,不会出现西方众多精英学者毕穷生之力研究一个针尖可以站多少仙女,也不会因为争论耶稣是有神性(上帝之子)、人性(母亲是人类)还是人神双性而争论以致于诉诸战争。

1997年当东南亚金融危机冲击香港时,政府果断干预。当时西方一边倒反对,认为违反经济自由主义原理。但中国并不为任何本本主义所动。二十一世纪初,中国银行呆坏账已经到了理论上破产的程度,但中国动用外汇储备等多种方式化解了问题。这种做法,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上是找不到的。正是由于中国的这种实用理性,在面对问题时,可以不受任何框框束缚,迅速应对。这和西方今天一切以价值观、理论来衡量现实而不是根据现实改变已经无法适应、解释现状的理论。

就是日本、俄罗斯、欧盟无法解决的人口问题,中国也照样迎刃而解:既可以计划生育,也可以放开二胎。如果还不行,就会进一步鼓励。以我在法国生活十多年的经历,虽然西方官方总是批评中国的计划生育,但普通民众还多抱理解支持的立场,甚至认为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只是他们的政府出于宗教、人权、民主理念的束缚而不能实行,而且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批评中国。欧盟面临的种族危机,其实只要实行中国的计划生育就很快得到缓解:本土白人自动计划生育,其他少数族裔利用福利政策多生多育,不仅占用巨大资源,而且还拒绝同化并要以自己的人口增长优势成为这片土地未来的主人。既然本土民族都自愿计划生育,为什么就不能上升到政策层面以缓解种族失衡问题呢?

三是中国由于规模巨大,竞争激烈,从而为创新提供了条件。应该说,中国文化不鼓励冒险,从这个角度讲,创新能力有其弱点。而且中华文明不喜抽象偏实用的特性也限制了纯粹基础理论的研究。但中国巨大的规模为创新提供了回报的平台,消减了创新的风险,激烈的竞争又迫使不得不进行创新。所以中国的创新能力虽然落后于美国,但仍属世界一流国家行列。所以放眼全球互联网企业,只有美国和中国各领风骚,财富杂志五百强中的六大互联网企业,中美各拥三席,欧洲完全是空白。

当然对于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通过继承、借鉴和创新,已经有了一个适合自己的制度模式。即:一个政治中心(一党领导)、人才长期培养和选拔,这是对传统的继承;任期制是对西方的借鉴,年龄限制则是中国独创。

一党领导,可以避免委托代理风险、制订长期的发展战略,全国选拔和长期的培养可以在产生成本不高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的选出最优秀的人才,不仅可以避免民主制度的政治平庸化还能避免大众贪欲,定期更替则可以带来新的血液,更避免政治强人的出现。

当然,中国模式还处于发展中,依然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困难,仍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创新。但其旺盛的生命力、活力和有效性已不容置疑。随着历史的发展,它只会以更大的成功得到更多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