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专家 > “南溪”项目停摆:管窥美欧俄能源博弈

“南溪”项目停摆:管窥美欧俄能源博弈

文/ 石泽 龚婷

美国短时间内难以实现对欧天然气实质出口,其预期可出口的天然气量恐怕也难以撬动俄欧高度依赖的能源关系

       2014年12月1日,普京在对土耳其进行国事访问时宣布,由于欧盟缺乏建设性立场,俄罗斯将终止“南溪”项目建设。这标志着乌克兰危机以来,美欧俄3方围绕天然气日益激烈的能源斗争更趋白热化。据称,在取消“南溪”项目的同时,俄宣布将加强与土耳其的能源合作,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公司”)可能从2016年开始经由土、俄和意大利联合修建的“蓝流”海底天然气管道以优惠价格增加对土耳其的天然气供应。

      “南溪”项目协议由俄气公司和意大利埃尼公司于2007年11月签订,2008~2013年,俄气公司先后与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希腊、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土耳其、匈牙利、马其顿等国签订过境协议或框架性协议,初步形成从俄出发经黑海海底抵达保加利亚,再分成南北两条线路,分别穿越中东欧和东南欧抵达奥地利和意大利的管道格局。

      围绕“南溪”项目的角力被视作是美欧与俄能源斗争的缩影。近10年来,欧盟主导、美国支持的“纳布科”项目一直在与“南溪”项目展开激烈竞争,两者基本呈现零和博弈的格局。前者旨在使欧盟绕开俄罗斯与中亚里海地区(特别是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实现对接,实现进口来源多元化,从而摆脱对俄的天然气依赖。而俄主导的“南溪”项目则是反制欧盟、保障俄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份额的重要举措。“纳布科”项目于2002年由奥地利提议发起,在与俄展开就过境国的多轮争夺后,最后以2009年7月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等欧盟4国与土耳其签订天然气管道建设政府间协议为标志,欧盟初步形成对抗俄的天然气运输格局。然而,由于在价格和消费规模上缺乏竞争力,2013年阿塞拜疆选择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项目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纳布科”宣告失败。

     乌克兰危机以来,美欧对俄制裁加剧,俄通过与乌欧斗气实施反制。欧盟对“南溪”项目频频发难,使俄欧高度依赖而又因乌克兰局势日渐脆弱的能源关系雪上加霜。2013年底,欧盟委员会以“南溪”保加利亚段项目采购不符合欧盟能源市场及反垄断规定向俄保双方发出质询;2014年4月,欧洲议会做出反对“南溪”、寻找替代管道做出决议;6月,“南溪”保加利亚段建设停工。与此同时,以中俄天然气大单签订、俄加速布局对韩日天然气出口、俄印规划油气管线、俄土能源关系拉近等一系列动向为标志,俄罗斯能源出口战略转向东方及南方的趋势进一步凸显。

     作为最重要盟友,美国一直是欧盟对抗俄能源武器的战略协作伙伴。11月底,拜登在大西洋理事会能源与经济峰会上就欧洲能源安全问题发表演讲,他指出,欧洲许多国家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是一个“巨大的战略失误”,欧洲必须保证能源来源、路线及供应方“实现多元化”,加大从北非、地中海东岸以及美国进口天然气的力度,修建更多新的天然气管道及液化天然气设施。事实上,2009年初俄掐断对乌克兰供气后,美欧就强势支持欧洲其他国家向乌克兰反向供气。拜登在讲话中还就欧洲去年以来承诺加快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表示了赞赏,并支持波兰近期提出的构建统一欧洲能源联盟的倡议。奥巴马和拜登近期赴波兰、爱沙尼亚、塞浦路斯、罗马尼亚等国访问,高调支持波罗的海沿岸、地中海东岸及中东欧国家修建过境天然气管道。此外,根据美欧能源理事会2014年12月3日发表的联合声明,美国对欧洲天然气出口前景将使欧洲及其他战略伙伴“收益”,并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及其与能源相关部分的磋商表示欢迎。

作为对抗俄在欧能源市场主导地位的措施,美对欧天然气出口现阶段还仅仅停留在口头承诺阶段。鉴于美国出口量限制、基础设施及管道缺乏、政策壁垒、地区天然气价格差等一系列因素制约,美国短时间内难以实现对欧天然气实质出口,其预期可出口的天然气量恐怕也难以撬动俄欧高度依赖的能源关系。

     美欧在双边能源理事会联合声明中重申“能源不应该作为政治工具”的立场。然而,能源的武器属性在美欧俄3方博弈中的突出作用不言而喻。随着美欧制裁俄进一步加码,近期卢布跳水式贬值,俄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3方对峙外溢到能源议题上的斗争恐将更加激烈。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